编者的话 2019年7月

仲裁是一個經協商以達成一致的過程;只有當事人雙方同意將其爭議提交仲裁時,才能進行仲裁。關於申請仲裁中的臨時濟助方面,雖然仲裁員可能有權根據適用的仲裁法和規則下令採取臨時措施,但仲裁的一方當事人可以選擇向法院申請,因為許多司法管轄區的法院有權批予臨時濟助以支援仲裁。但是,如果一項申請針對的不是屬於仲裁的第三方,並且不能對這樣的命令提出上訴,那該怎麼辦?因此,仲裁專欄分析了最近法院處理這種情況的兩項判決。

另一議題,我們已承認香港兒童的福利是至關重要的。雖然如此,如果一個孩子或一個脆弱的成年人由於家庭虐待而死亡或遭受了嚴重的傷害,那該怎麼辦?任何被控犯罪的人均被假設無罪,除非控方已使法庭確信被告人犯了無合理疑點的罪行。不過,哪些成年人或家中的照顧者應被起訴?在受害人可能無法發言和作證的情況下,控方如何履行這一責任?刑法專欄概述了2019年5月發表的關於這方面的諮詢文件。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知識產權的專欄。香港在2009年推行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後,對民事訴訟制度進行了全面檢討,其目標包括確保當事人之間的公平對待,並減少民事訴訟中不必要的開支和延誤。然而,在這個年代,例如假冒偽劣產品可以迅速和容易地生產和銷售,在現行制度下有關知識產權的爭端可能會導致知識產權的減少。該文章探討了2019年5月生效的新《執業指引》,以確保知識產權案件得到有效處理。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navin.g.ahuja@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