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制裁與香港: 《香港自治法案》(摘要)

2020年6月2日,美國國會通過了立法 -《香港自治法案》,該法案授權針對與香港有關的某些個人、實體及金融機構實施經濟制裁及旅行禁令。截至撰寫本文時,該法案已在衆議院及參議院獲得通過,並等待美國總統簽署成為法律。

《香港自治法案》摘要

《香港自治法案》以宣讀國會的調查結果作為開始,其中提及自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及《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通過以來的香港政制發展,一直到2020年初的最近事件。第5、6及7條概述了制裁措施。

第5條—向國會報告

《香港自治法案》第五條規定,美國國務卿必須在法案通過後90天內向國會提交一份報告,識別出任何「對中國政府未能履行其在《聯合聲明》或《基本法》規定的義務正在起到實質作用、已經起到實質作用或企圖起到實質作用的外國人士。」

然後,在30天後,60天內,美國財政部長必須提交一份報告,指出是否有任何外國金融機構「在知情的情況下」與上述外國人士「進行了重大交易」。

第5條下的報告必須持續更新

《香港自治法案》第5(d)條允許美國國務卿在下列情況下將外國人士或金融機構排除在根據第5條提交的報告之外:如果該等人士或金融機構的活動(1)「對違反中國在《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下的義務,沒有產生重大及持久的負面影響;」(2)不大可能再次發生;(3)已經「通過積極的反制措施扭轉或以其他方式減少」。

換句話說,即使報告中包括了外國人士或外國金融機構,但也可以採取措施避免一年後生效的强制性制裁。

第6及第7條—制裁

對於外國人士,第6(b)條授權美國總統禁止或限制在第5條有關報告中點名的外國人士擁有權益的、受美國司法管轄的任何財產的交易。此外,根據《香港自治法案》制裁的個人將受到美國旅行禁令。制裁一開始是選擇性的,但一年後成為强制性,除非某人被排除在第5條有關報告之外。

對於外國金融機構,第7(b)條授權了一個包含10項對其制裁的「菜單」,該等制裁包括:(1)禁止美國金融機構向其放貸;(2)禁止擔任美國政府債務的一級交易商;(3)禁止擔任美國政府資金的儲存庫;(4)限制外匯交易;(5)限制銀行類交易;(6)禁止或限制在美國法律管轄下的財產交易;(7)限制從美國向該外國金融機構出口美國商品、科技或服務。(8)對美國人投資於該外國金融機構的債務或股權的限制;(9)對公司高級管理人、負責人或大股東的美國旅行禁令;及(10)根據第6(b)條對該外國金融機構的高級管理人作出制裁。

關於外國金融機構,美國總統必須首先對第5條有關報告中包括的金融機構實施第7(b)條中所述的至少5項制裁。制裁可能立即實施,也可能在報告發布後一年內實施。兩年後,美國總統必須實施第7(b)條列出的全部10項制裁。

對香港的影響

與其他國會制裁法案相比,《香港自治法案》中所述的制裁似乎可能允許實施比典型的資產凍結或代理賬戶制裁更寬鬆的制裁。白宮可能會選擇通過採取法規,將制裁的適用範圍縮小到特定類型的交易,從而進一步限制制裁的範圍。然而,該法案的措辭足够寬泛,也允許實施更嚴厲的制裁。

–Wendy Wysong
–Susan Munro
–Ali Burney
–Nick Turne
Steptoe & Johnson HK LLP

編者按:這是一篇名為《勝者自慎—香港法院駁回逾期執行仲裁裁決的企圖》("U.S. Sanctions and Hong Kong:Summary of the Hong Kong AutonomyAct")的文章摘要,該文章通過《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並於2020年7月張貼在《香港律師》的網站上。

Jurisdictions: 

高偉紳律師行顧問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