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朽的愛?

名曲《Tainted Love》(意譯:腐朽的愛)有一句的中文意思大概是:「我倆的愛似乎不會有好結果」。

香港不但有「電話騙案」、「網上情緣」和「網上裸聊勒索」(2015年11月《業界透視》)等騙人招數,而且最近有案件的當事人之所以損失巨款,就是因為高院法官在Karla Otto Ltd v Bulent Eren Bayram [2017] HKEC 378(高院民事訴訟2011年第821號)所說的「投入戀情以致所託非人」*所致。

是項判決之所以有趣的原因有很多,判決的背後是一個警世故事。

某位「Otto女士」與第一被告人有過一段感情關係,那時後者明顯獲准管理原告人公司其中一個網上銀行賬戶。二人的關係結束之後,原告人要求獲歸還由該銀行賬戶撥款支付的款項,其中一部分似乎最終存入了第二被告人的銀行賬戶;第二被告人是香港公司,第一被告人是第二被告人唯一的股東兼董事。

由於第一被告人被斷定是以原告人公司實際董事的身分行事,他負有受信責任,因此被判有責任歸還款項給原告人,第二被告人(實際上由他控制的公司)同樣有此責任。

法庭授予原告人的濟助(除了獲償還款項之外)相當全面,值得我們留意;例如法庭命令作出宣告、交出第二被告人由第一被告人管有的股票或簿冊及紀錄、以及以《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29條(「原訟法庭可命令作出補救」)為依據,命令第一被告人辭任第二被告人董事一職。

判決中亦有指第一被告人可能是利用有問題的「醫生紙」試圖押後審訊(亦見2013年10月《業界透視》「以視像系統作供及「醫生的筆記」)。

這個警世故事的教訓是,商業關係和感情關係通常不會並存而相安無事的。

此外,不用參照任何具體案例也當知道,任何人都不應容許另一人管理自己的銀行賬戶。時移勢易,現在不只做生意的需要在適當的盡職審查,我們連交朋結友、投入感情關係之前也需要如此。事實上,不這樣的話,就有可能招致金錢上的損失,也有可能要就另一人被指歹毒之事,負上責任。


* 亦請參閱Chu Wen Jing Jennifer v Sin Hon Wai [2016] HKEC 2474(高院民事訴訟2016年第10、6及121號)。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