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東的局限法律責任的訴訟及限制基金

The Eleni案(HCAJ 189/2013,2017年5月9日)源於一宗海上撞船事件。涉案船東設立了限制基金,對限制基金提出索償設有特定的最後限期,在The Eleni案考慮的,是《商船(碰撞損害法律責任及救助)條例》(「《條例》」)(第508章)第7條 (「訴訟時效」)對特定最後限期限的相關性。判決裁定,申索人不一定要對限制基金提出索償,在某些情況,兩年內發出令狀,也是妥當地守住了《條例》第7(1)條的兩年時效期。

The Eleni案的判決是對船東的局限法律責任訴訟的性質進行一次覆檢,讀來有趣。在某些情況,不爭議法律責任的船東及∕或承租人,可以要求法庭宣告,按照《商船(限制船東責任)條例》(第434章),其法律責任是有限的。涉案限制基金設立之時,《條例》應用《1976年海事索賠責任限制公約》(在授權法例附表 2列出),其後以最新的1996 Tonnage Convention取而代之。

因此,「局限法律責任的訴訟」通常是由船東提出的,目的是限制其在重大海上事故的法律責任,重大海上事故包括碰撞或貨物滅失,例如多個貨櫃從船上落入水中。根據制度,船東向法庭繳存款項,以換取對其法律責任作出限制。擔保金額是根據船舶登記的總噸位,按計算單位(或特別提款權)計算。

船東的局限法律責任的訴訟以發出對人訴訟令狀開始,令狀會被送達受事件影響的申索人,最後以法庭發出或拒絕發出「局限法律責任的判令」結束。法庭裁定船東是否享有局限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申索人(例如貨物擁有人)只在非常有限的情況下,才能夠反對設立限制基金。要是法庭作出責任限制判令,判令會包括(除了別的以外)規定對基金提交申索(被稱為「轉交的申索」)的行政期限。限制基金是在船東向法庭繳存款項作為基金時設立的,利息自事故發生當日起計算。

船東限制基金的制度是重要的。正如在The Eleni案的判決所提到(第12段):

「一旦基金設立了,船東不再有興趣爭議任何人的申索,因為他的責任只限於他已經支付的金額,正因如此,所有瓜分基金的申索人有權爭議另一人對基金提出的申索。情況與互爭權利訴訟相似,互爭權利訴訟把各申索人帶到法庭,由各申索人解決互爭權利訴訟標的事項的權利。」

Jurisdictions: 

RPC,賀敦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