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舶管理公司的申索及海事司法管轄權

Steven Wise合夥人,Smyth & Co 與 RPC 聯營

香港高等法院海事司法管轄權包括就供應予船舶作操作或維修用途的貨物或物料而提出的申索(《高等法院條例》第12A(2)(1)條)。一家船舶管理公司如出資替船東或船舶的轉管租約承租人預支燃料(船用燃料)費用,便可因此而具有對物的申索權,並可扣押船舶以強制執行其申索。

然而,船舶管理公司及船東或船舶轉管租約承租人之間的帳目將涵蓋許多不同的項目。某些項目將明確地屬於海事司法管轄權之內,如燃料、船員工資等,其他如保險等事項則會明確地屬於該司法管轄權之外。上訴法庭在最近一宗判決中表明,如果船舶管理公司有帳款來抵償其部分但並非全部的申索,在援引法院海事司法管轄權之前,便須小心撥出該筆款項到非對物的申索。

The "Ruby Star"[2014] HKEC 2125一案中,上訴法庭推翻一審判決([2014] 1 HKLRD 1154),裁定該船舶管理公司到訴訟最後期才撥出該筆款項。

這問題以稍迂回的方式出現。船舶管理公司的合約是與船舶轉管租約承租人簽訂的。該轉管租約承租人選擇不為申索提出辯護,但註冊船東在訴訟中插手干預,質疑該扣押。

在一審時,吳家輝法官裁定該管理公司與該轉管租約承租人之間沒有「流水帳」(這種做法不會引起對物的申索),而且該管理公司到最後一刻仍有行使其撥款的權利。基於事實,法官裁定該管理公司在送達申索陳述書的「更詳盡清楚的詳情」(Further and Better Particulars)時才撥款。在這一點上,該管理公司表示得很清楚,帳款已用於結算燃料費以外的開支。由於該申索的主體屬於法院的對物司法管轄權內,即使它也構成一般的帳戶餘額的一部分,但仍維持扣押的裁決。

在上訴中,該註冊船東改變策略,抓住了原審法官的裁斷,即簽發令狀之前沒有撥款,因此而爭辯道,在扣押時,我們無法說明導致該船舶被扣押的債務是否對物的申索。這對該扣押而言是致命的,因為正如上訴法庭強調,海事司法管轄權必須在訴訟開始時(也即是發出令狀之時)存在。

與原審法官的裁斷相反,這使該管理公司認為,它在令狀發出之前已撥出帳款以結算燃料費以外的其他費用,而且該「申索陳述書的更詳盡清楚的詳情」只是澄清哪個對物的申索已由撥款抵銷。然而,上訴法庭駁回了這項陳詞,認為該陳詞與原審法官的裁斷指該管理公司保留了其撥款的權利直到最後一刻,即是直到送達「申索陳述書的更詳盡清楚的詳情」之時並不一致。因此,當發出令狀時,便不能說該管理公司的申索屬於法院的對物司法管轄權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