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2015年保險 法》及其對香港保 險市場的影響

英國《2015年保險 法》及其對香港保 險市場的影響

英國《2015年保險法》(以下簡稱《英國法令》)將於2016年8月生效,展示著一個多世紀以來英國保險法的最根本變化。香港保險公司所承保的許多保險及再保險合約,由於經常涵蓋國際性風險(並受英國法律所明確規管),因此處理保險法實務的香港律師對《英國法令》若能有切實的了解,這將會為他們帶來莫大的裨益。

對風險作出公允陳述的新責任

保險合約是以誠信責任,以及在立約之前所須履行的資料披露責任作為基礎。因此,保險公司在答允為投保人作出承保前,投保人需要首先向其披露一切對相關風險構成影響的重要事實﹔而所謂「重要」事實,是指在決定是否就有關風險作出承保、應收取多少保費、各項承保條款等方面,足以影響一名審慎的承保人作出其判斷的事實。投保人在並無披露相關重要事實的情況下,促使保險公司與其訂立了保險合約,保險公司在這情況下,可於其後宣告該份保險合約於一開始便屬無效(即是說它從來沒有存在過),從而將該份合約撤銷。

資料披露責任的內涵是,投保人掌握了所有與該等風險有關的資料, 但保險公司對有關情況卻是一無所知,而必須依賴投保人所提供的資料來進行承保評估。投保人在立約前需要履行的資料披露責任,主要是為了防止投保人藉它所處的地位來從中圖利。然而,此等情況 也讓保險公司在立約前的階段,處於一個被動位置。另一方面,該等「若非全有,便是全無」的嚴厲補救措施,雖可使保險公司獲得解除賠償責任,但也會導致投保人完全得不到賠償,從而使該法例偏向維護保險公司的利益。

為了糾正此等偏差情況,《英國法令》遂以一項新制訂責任來取代投保人的資料披露責任。該項新制訂責任要求投保人須「在風險方面作出公允陳述」。因此,投保人必須:

(i) 披露其所知悉或理應知悉的一切重要事實﹔或

(ii) 投保人若未能做到這一點,便必須向保險公司提供充分資料,程度達至足以讓一名審慎的承保人察覺到其需要作出進一步查詢,以識別有關的重要事實。

因此,該項新訂的責任包含一項主要責任(如上面第(i)段所述的),以及在未能履行該主要責任時的退一步安排(如上面第(ii)段所述的),而該主要責任其實即是現行的資料披露責任。然而,投保人倘若因為未能披露重要事實,從而違反了該主要責任,它可以以該退一步安排作為基礎。即是說,他可以證明它所作的風險陳述已提供了充分資料,使一名審慎的承保人察覺到有作出進一步查詢的必要。此舉可促使保險公司在立約前的階段扮演一個更為主動的角色,就投保人所提供的資料作出查詢,並繼而作出進一步查問。然而,為了確保有關法例不會反過來,變成過於偏重投保人的利益,《英國法令》亦因此規定,投保人「必須以合理清晰,並以一名審慎的承保人所理解的方式」來就有關風險作出公允陳述,從而避免投保人為了完成其責任,胡亂地將大量資料硬塞給保險公司。因此,該法例所欲達成的目的,是投保人所作的風險陳述,與保險公司所作的承保評估,構成一個更具協作性和不偏倚的進程。

此外,就投保人未能就有關風險作出公 允陳述的情況,《英國法令》制訂了一系列補救措施,以取代目前在解除賠償責任方面的「若非全有,便是全無」的唯一補救措施。投保人違反其應履行的責任,如果是出於蓄意或罔顧,保 險公司仍然有權解除合約。然而,投保人的違責假如並非出於蓄意或罔顧,則保險公司所採取的補救措施,便應當與有關的陳述假如是公允時,它理應採取的補救措施相稱。例如:

• 保險公司在該情況下仍會承保有關風險,但是會收取較高的保費﹔那麼, 保險公司可以根據投保人本應支付的保費,以及它目前實際支付的保費, 按比例減少對投保人所作的賠償﹔

• 如果保險公司是根據不同的合約條款( 而非保費)作為其立約依據,在這情況下,它可以視該合約猶如載有該等合約條款﹔或

• 如果保險公司在有關的情況下,並不會與投保人立約,那麼它可選擇解除該合約,並拒絕作出任何賠償,惟必須將投保人的保費退還。

此等新訂立的補救措施,也許是《英國法令》所帶來的最重大變化。由於它糾正了以往在保險法方面的偏差情況,因此應是一項受歡迎的法例。

對保證條款及風險緩解合約條款進行改革

保險合約中的保證條款是投保人所作的承諾,是對某一當前事實狀況存在的確認,又或是對在未來某個日子作出某些事情的確認。例如,投保人可以保證:

• 受保險涵蓋的處所將會設置防盜警報系統,而該警報系統將會全時間以全面的方式操作﹔或

• 它會在某個日期或以前落實測量師的建議﹔之後,它會持續遵守該等建議。

保險合約中的保證條款,是保險公司賴以監控有關風險的條文,以防止投保人 在保險合約的有效期內,作出該等導致風險增加的行為。現行法例規定,投保人如違反保證條款,保險公司將自動獲得解除在有關合約下的賠償責任,以期藉此遏止該等違約行為的發生。然 而, 這項措施所導致的嚴厲後果,經常招致司法界的批評。從保證條款被違反的那一刻開始,保險公司的賠償責任將自動獲得解除,而此舉導致投保人無法對其違約行為作出補救。此外,投保人要求獲得賠償的損失,即使完全不涉及該被違反的保證條款,但保險公司依然有權將相關保險合約終止。

《英國法令》旨在改革與保證條款及與其他風險緩減條款有關的法例,從而對所存在的偏差情況作出糾正。

投保人如違反保證條款,保險公司將自動獲得解除在相關合約下的賠償責任。這項法規在《英國法令》第10條下被廢除,取而代之的是﹕投保人如違反保證條款,這僅會導致有關的保險保障在違約期間被中止﹔而一旦有關的違約情況獲得糾正,投保人將可重新獲得保險公司提供保障。然而,對於在違反保證條款之前,或是違約情況已獲糾正之後所蒙受的損失,保險公司仍須承擔賠償責任。

第11條的規管範圍並非僅僅針對保證條款,而是廣泛地適用於保險合約中的風險緩減條款。在這一範疇的風險緩減條款,是「保險合約的其中一項條款(但並非界定整體風險的條款),而遵守該項條款, 將可降低.﹕(a)遭受某一類別損失的風險﹔(b)在某一地點遭受損失的風險﹔ [或](c)在某一時間遭受損失的風險。」此外,第1 1條規定,倘若根據相關保險合約,所遭受的損失應可獲得賠償﹔ 可是,投保人並沒有遵守合約中的某項風險緩減條款。在這情況下,投保人如果能夠證明「它沒有遵守該等條款,對於在發生損失的環境中所實際發生的損失,事實上並不會加增其發生的風險」,那麼保險公司便不能獲得解除該等損 失下的賠償責任。換句話說,投保人所違反的風險緩減條款,如果與其所遭受的實際損失完全無關,那麼保險公司便不得以投保人違反該項條款為由, 拒絕向投保人作出賠償。例如,某項條款假如規定投保人必須在其處所設置可操作的防盜警報系統,但投保人沒有如此行,而投保人後來在一宗火警中遭受了與盜竊風險無關的損失,在這情況下投保人的索賠權利不應受到任何影響。

然而,這項新制訂的第1 1條目前存在若干含糊不清的地方。例如,在其適用情況中,它訂明「在整體上對風險作出界定」的合約條款。但一項對「整體風險」作出界定的合約條款,其含意實令人難以確定。此外,對於「某一類別...... 在某一地點......在某一時間」所遭受的損失,第1 1條適用降低此等損失風險的條款,這進一步使它難以應用於實際情況。在這新制定的《英國法令》的所有條文中,第11條是其中一項最容易產生混淆(並因此需要進行澄清訴訟)的條文。

欺詐性索賠

當有欺詐性索賠的情況出現,保險公司有權採取的補救措施,是否僅限於拒絕對該欺詐性索賠作出支付,還是可以更進一步地將有關合約完全解除(從而不僅可以拒絕支付該項欺詐性索賠,而且還可以對所有已支付的非欺詐性索賠作出追討),現行判例法在這方面仍然有欠清晰。

《英國法令》已對此等不明確的情況作出了糾正。它賦權保險公司可以拒絕對欺詐性索賠作出支付,並有權選擇將該合約視為已從作出欺詐性行為當日起終止。如果保險公司選擇終止該合約,那麼在欺詐性行為作出後發生的任何事件所引致的損失,保險公司可不需承擔任何賠償責任(但它仍需繼續就欺詐性行為作出前發生的事件所引致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此外,保險公司假如在這情況下終止保險合約,它可以不需將保費返還予投保人。

法例之外再立約

倘若涉及的是消費者保險合約,《英國法令》禁止當事人藉立約而免除遵從該法令,但商業保險合約的立約方則可以藉立約而免除遵從本文所述的《英國法令》規定。

保險公司如欲「在法例之外再立約」, 便必須恪守下面的「透明化條款」:

• 在訂立有關合約前,保險公司必須採取充分措施,使投保人關注有關條款﹔及

• 有關條款的含意必須清晰明確。

在確定保險公司是否已遵從有關規定時,投保人的特性和該項交易的情況亦須一併列入考慮範圍之內。

《英國法令》對香港的保險公司具有什麼含義?

《英國法令》適用於所有在2016年8月12日後訂立,並受英國法律規管的保險與再保險合約(並涵蓋其各種不同形式)。因此,該法令在香港保險市場的適用, 會即時涉及在2016年8月後訂立,並專門以英國法律作為準據法的保險與再保險合約。香港所承保的保險合約,許多 均與國際貿易有關,又或是專門就國際性風險提供保障。因此,該等保險合約通常會以英國法 律作為準據法,而香港的保險公司若承保受英國法律(及其律師) 規管的保險與再保險合約,便必須了解《英國法令》所帶來的影響。

英國並非首個朝著這一方向對其保險法進行改革的司法管轄區。澳大利亞及新西蘭早已有類似的立法。另一方面, 英國有意在其保險法改革方面更上一層樓,計劃通過立法,讓投保人就其根據保險合約提出的索賠,倘若遭到保險公司在作出賠償方面的不合理拖延,有權要求保險公司給予損害賠償。因此,長遠而言,在亞太區中實行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例如香港、新加坡及馬來西亞), 也許需要考慮採取與英國及其他司法管轄區相同的路徑,以確保其保險法框架得以維持與國際標準恆常接軌。故此, 香港的法律專業人員若對《英國法令》有周詳的認識, 此舉可有助其作好準備,在必然出現的爭議到來時,向保險業界提供整全的法律意見。

Jurisdictions: 

美亞保險香港有限公司,法律總顧問

Gregoire先生是美亞保險香港有限公司的總法律顧問,負責公司所有的法律、監管和公司管治問題。他同時也作為美國國際集團在亞太區商業事務的法律顧問。Gregoire先生是香港大學的名譽講師,擔任學士後法律證書(PCLL)課程「商業爭端解決」選修科的兼職導師。他在業餘時間寫小說,已出版了兩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