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所實行的以及在香港擬議法例下的法定審裁計劃

自英國的法定審裁制度根據Housing Grants, Construction and Regeneration Act 1996(下稱《1996年英國法令》)成立後,香港政府亦於2015年6月1日發表了一份擬議建造業《付款保障條例》(「SOPL」)諮詢文件(以下簡稱《諮詢文件》),而當中的內容,包括實施一項與英國所實施的類似的法定審裁計劃。

本文的撰寫,旨在陳述一宗英國案件Harding (t/a Harding Contractors) v Paice [2015] EWCA Civ 1231的裁決,對上述在《1996年英國法令》下實施的法定審裁計劃所產生的影響,以及其對擬議《付款保障條例》下的審裁計劃所具有的潛在意義。

英國所實行的制度

上述案件所涉及的相關法律條文,是The Scheme for Construction Contracts (England & Wales) Regulations 1998中的《附表》第一部分第9(2)段(以下簡稱 「第9(2)段」)。該項條文規定,倘若有關爭議與先前提交審裁的爭議相同或重大相同,而審理該爭議的審裁員已就該項審裁作出了裁決,該名審裁員便必須辭去其現行職務。

此外,《1996年英國法令》規定,承建商若已就一筆它認為到期應付的款項向其僱主發出了通知,該僱主可據此發出所謂的「少付通知」,表明它打算支付較該承建商所要求支付的為少的款額。如果該僱主並沒有發出有效的「少付通知」,它必須在最後付款日期或以前支付該筆通知款額,並且不得在有關的審裁程序中,就該承建商關於一筆款額已到期並要求支付的指稱提出爭議(參見《1996年英國法令》第110A及111條)。

Harding案的事實背景

各名僱主是上述案件的答辯人,而承建商則為該案件的上訴人。

2013年3月,締約雙方簽訂了一份建造合約。2013年10月,上訴人就兩組到期的中期付款,向各答辯人提起兩項審裁程序並在當中獲得勝訴,而該合約亦於2014年1月終止。

2014年8月,上訴人將它的期終賬目送交各答辯人,而當中顯示,各答辯人應向上訴人支付397,912鎊另加增值稅。上訴人向各答辯人發出一項審裁通知,要求它們支付整筆在該份期終賬目中顯示為到期應付的款額(下稱「第三次審裁」),而各答辯人所作的回應,是向上訴人發出一項「少付通知」。

在第三次審裁中,上訴人提出了兩項替代性的濟助: -

  • 裁定各答辯人由於未能送達任何有效的「少付通知」,因此必須向上訴人支付397,912鎊﹔
  • 裁定397,912鎊是各答辯人應當向上訴人支付的適當款額。

該案的審裁員裁定,各答辯人所發出的「少付通知」無效,它們需要向上訴人支付397,912鎊,並且無需裁定關於估值方面的問題。

各答辯人在2014年10月14日送達一項審裁通知,要求審裁員就合約價值、變動、利潤損失、對欠妥善的工程作出扣減及/或抵銷等項目作出裁定。(下稱 「第四次審裁」)。

2014年10月21日,上訴人以在第四次審裁中提出的所有爭議點,均已於第三次審裁中作出了裁決為由,要求法庭向各答辯人頒發禁制令及作出宣告,禁止它們提起「第四次審裁」。該項要求其後被法庭駁回。

各答辯人於是繼續提出進行第四次審裁,其後並獲得勝訴,但由於審裁員的明顯偏袒,因此無法將有關裁決付諸強制執行。各答辯人於是擬在另一名審裁員的席前,就同樣理由提起第五次審裁。

提出上訴

本案是上訴人就其頒發禁制令及作出宣告的要求被法庭駁回後所提出的上訴,其理由以下: -

  • 原審法官在闡釋第9(2)段的意思是犯錯﹔及
  • 原審法官在分析第三次審裁所作裁決之範圍及效力方面犯錯。

第9(2)段的規定

原審法官所作的解釋是﹕只有當一項先前提交審裁的爭議已由審裁員實際作出了裁定,第9(2)段的規定方可適用。上訴法院同意這一說法。

上訴法院裁定,在考慮有關爭議是否與先前提交審裁,並且已獲作出裁定的該項爭議相同或重大相同時,不能單靠察看向第一位審裁員提出的該等爭議是什麼,而是也必須察看該審裁員就該等爭議作出了什麼裁決。歸根結底,第二位審裁員須審視什麼餘下事情,端視第一位審裁員作出了什麼裁決。

上訴人所提出的上訴理由因此被駁回。

第三次審裁所作裁決之範圍與效力

上訴人認為,在第三次及第四次審裁中提出的該等爭議(即是承建商根據該等與終止合約後的期終賬目有關的條款,所應當享有的權利範圍方面的爭議),乃相同或至少重大相同。上訴人亦聲稱,即使審裁員所作的裁決是根據「少付通知」的論點,而並非以自下而上的估值作為依據,有關爭議始終已獲得了有效裁定。上訴法院駁回了上訴人的說法,而法官們的看法是,上訴人在第三次審裁中向審裁員所提起的爭議,涉及兩項替代性的爭議點,即是﹕一項涉及合約方面的爭議點(有關該「少付通知」的有效性),以及一項涉及估值方面的爭議點。由於第三次審裁並沒有審理任何關於估值方面的問題,故各答辯人有權將有關爭議提交該最終沒有付諸強制執行的第四次審裁進行裁決。

根據擬議《付款保障條例》所作的判決和相關情況

該案的判決,主要涉及兩項在英國的審裁計劃下的爭議點。第一,該等仍未被裁定並且相關的爭議(儘管其曾在較早前的審裁中提出),可以在較後進行的審裁中再次提出。

第二,而且十分重要的一點是,儘管已有關於「少付通知」的法律規定,亦儘管先前已在審裁程序中,就無效的支付通知的效力問題作出了裁決,但有關估值方面的問題,並非必然不可提交予其後進行的審裁程序審理(即使它們涉及同一筆款額的支付)。

該項判決所具的含義,與擬議《付款保障條例》所規定的看來一致,亦即是說,在應得款額方面所強調的應當是實質而非形式。

與《1996年英國法令》不同的是,擬議《付款保障條例》並沒有類似的「少付通知」規定。後者建議讓有權根據合約要求另一方作出支付的締約方,有權透過法定付款申索(下稱「付款申索」)來要求該另一方作出支付。付款一方可以透過送達付款回應,就有關的「付款申索」作出回應,並對「付款申索」中列明為到期應付的款額、存在爭議的款額、以及擬在到期應付的款額中進行抵銷的款額作出確認(下稱「付款回應」) (參見《諮詢文件》第17頁)。倘若「付款申索」存在任何爭議或不獲受理,有權獲得支付款項的一方可以提請審裁(參見《諮詢文件》第20頁)。

更重要的一點是,根據擬議《付款保障條例》,未能在「付款申索」送達後30曆日內送達「付款回應」的付款方,將不會自動變為須支付「付款申索」中所提述的整筆款額,但它亦不能要求在 「付款申索」的到期應付款額中作出任何抵銷(參見《諮詢文件》第22頁)。因此,假設申索一方提請審裁,付款的一方仍有權在審裁期間就法律責任及申索款額提出抗辯理由。

有關該建議的理據,在《諮詢文件》中述明如下:

  • 假如「付款回應」沒有及時送達,會自動導致「付款申索」的整筆款額變為到期應付款項,對付款一方而言過於苛刻,因為他可能僅因錯過行政限期而須支付錯誤計算的或誇大的申索款額。
  • 申索提交審裁後,審裁員可以考慮所有關於申索一方是否有權獲取所申索款額的論點。這應可減低付款一方須支付申索一方本應無權獲取的款項的風險。

(參見《諮詢文件》第23頁)。

上訴人基於較早前一項以行政理由為依據而作出的審裁裁決,向英國上訴法院提出拒絕讓該案的僱主提出估值方面的實體性問題,但這項要求為該法院所拒絕。英國上訴法院的此舉,明顯是一項實現更公平結果的舉措,而且亦與擬議《付款保障條例》所尋求達成的目標一致。

擬議《付款保障條例》不僅引入一個更快速解決爭議的審裁制度,而且亦通過不對未能送達「支付回應」這一過失施加懲處,以及容許支付方在審裁程序中為其案件作出實體性的抗辯,從而尋求達致一個更公平的結果。

Jurisdictions: 

Des Voeux大律師事務所大律師

在2015年梁先生獲認許為大律師,並作為承租人加入Des Voeux大律師事務所。在他的實習期結束後,他到倫敦的Keating大律師事務所作知期的延續實習,主攻建築法。

梁先生的執業範圍廣泛,包括不同領域的諮詢和代訟工作,包括商業、公司、無力償還、建築、土地、信託及遺囑認證。他也就各種商業事宜提供諮詢,並參與在香港進行的一個國際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