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屬處女羣島及開曼羣島對於公司無力償債的規定:「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的重要性何在?

過去數年,愈來愈多商人和投資者在英屬處女羣島及開曼羣島成立離岸控股公司,藉以在中國及亞洲其他地區持有或投資資產。這種安排在成本及稅務方面固然有好處,但同樣重要的是,當事各方從一開始就應當認識到英屬處女羣島及開曼羣島兩地的公司無力償債機制及權利之間有何分別。

筆者在本文中概述上述兩個司法管轄區的公司無力償債驗證標準和規定,並探討近期一宗甚為重要的英國最高法院案例BNY Corporate Trustee Services Ltd v Eurosail-UK-2007-3BL plc [2013] 1 WLR 1408(下稱「Eurosail案」)可能帶來何等影響。

《2003年英屬處女羣島破產法》規定,凡一間公司的負債超過其資產(一般稱為「資產負債表」驗證標

準)或一間公司無力償還到期債項(一般稱為「現金流」驗證標準),該公司即屬破產。當考慮一間公司的負債時,有必要考慮「目前或未來、確定或或然、固定或流動」的負債。這些用以決定償債能力的驗證標準,基本上反映了英格蘭及威爾斯的情況。

另一方面,開曼羣島的公司法簡單地規定,一間公司如無力償還債項,即屬破產。該法例載有一項認定條文,其規定之一是,假如「證明並令法庭信納[一間]公司無力償還其債項」,則該公司須被認定為無力償債。與英格蘭及威爾斯或英屬處女羣島不同,開曼羣島的法例並無明文提述「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而事實上,普遍認為只有「現金流」驗證標準而非「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適用於開曼羣島。

由此而生的問題是:開曼羣島不採用「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會否對投資者及債權人帶來任何實際的好處或壞處?Eurosail案在多個重要方面均具啟發性,包括對英格蘭法例下「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的確切意思進行分析。


Eurosail 案

Eurosail是雷曼兄弟集團於2008年9月倒閉前不久設立的眾多單一目的實體的其中一個。它曾發行分成不同優先級別的貸款票據,其訂明一旦Eurosail根據英國《1986年公司破產法令》(下稱「《破產法令》」)第123(1)或(2)條被認定為無力償還到期債項,則出現「違約事件」。在未出現違約的情況下,優先級別最高的A1票據最遲須於2027年償還,其他票據則最遲須於2045年償還。

隨著與Eurosail簽訂掉期協議的兩間雷曼兄弟公司變成無力償債,Eurosail的資產亦出現虧絀。儘管Eurosail設法繼續償還其債項,但A3票據持有人認為這是違約事件。假如這批A3票據持有人的看法正確,則這實際上意味著他們在收取該等票據的款項上將有權與A2票據持有人享有同等權益,而非按遞減的優先次序排在A2票據持有人之後。

《破產法令》第123(1)條列明一間公司被認定為無力償還其債項的五種情況,包括法院信納該公司無力償還其債項。《破產法令》第123(2)條進一步規定,假如證明一間公司的資產值少於其負債額(包括或然及預期負債),則該公司亦被認定為無力償還其債項。Eurosail案的判決主要討論涉案情況是否符合第123(2)條,即「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

英國最高法院現已表明,「現金流」無力償債及「資產負債表」無力償債等字詞不得按字面解釋。

Walker勳爵詳細回顧《破產法令》第122及123條的立法史及早於《破產法令》的判例法,然後指出,有關條文的變動旨在強調的其中一點,是「現金流」驗證標準所關注的是現時到期及於合理可見的不久將來不時到期的債項。至於超越合理可見的不久將來的債項,「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將成為「唯一明智的驗證標準」,因為「任何嘗試運用『現金流』驗證標準的做法都只會流於憑空臆測」。

對於「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Walker勳爵認為,「是否通過以『資產負債表』為基礎的無力償債驗證標準,得取決於關乎個別案件情況的可用證據」。具體來說,Walker勳爵在覆檢上訴法院對「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的分析時,認同上訴法院法官Toulson對該驗證標準的如下陳述:

「本質上,第123(2)條要求法院審視有關公司的資產並就預期和或然負債作出適當撥備,然後判斷是否已證實無法合理地預期該公司有能力償還該等負債。假如已證實此點,則即使該公司現時能夠償還其到期債項,其仍將被認定為破產。負債愈遠期,便愈難證實此點。」

與此同時,Walker勳爵斷然拒絕接納上訴法院民事庭庭長Neuberger勳爵所曾採納的「無可挽回」驗證標準,並強調該表述「不應獲普遍用作解釋第123(2)條的效力」。

根據涉案事實,最高法院裁定,Eurosail的償債能力要到了接近2045年 — 即有關票據的最後贖回日 — 才可予以確定。該等債務票據乃根據複雜的文件發行,而該等文件訂明數個機制,允許關乎本金的負債遞延至最後贖回日。在此期間,要預測幣值及利率的變動,即使並非純屬推測,也相當困難。因此,最高法院不信納Eurosail最終將出現虧絀,並維持上訴法院的判決,即Eurosail並非無力償還其債項。

對英屬處女羣島及開曼羣島的影響

從公司及債權人的角度來看,「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的存在,提供了多一個途徑,以評估一間公司的償債能力。

按最簡單的分析,開曼羣島缺乏法定的「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意味著債權人將不能單憑債務人公司的負債超過資產而令該公司進入破產清算。在無法取覽公司最近財務資料的情況下,當然難以證明公司無力償還到期債務。反之,即使一間英屬處女羣島公司可能暫且有能力償還其到期債項,該公司的債權人仍可訴諸「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辯稱該公司無力償債。現已在Eurosail案中得到認同的另一層面的分析,將很可能獲英屬處女羣島法院納入考慮範圍,因為英國最高法院的判例在英屬處女羣島具有一定說服力。

誠如Walker勳爵所述,就預期及未來債項而言,在決定一間公司是否無力償債時,運用「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將帶來更大的確定性;相反的觀點會指出,假如沒有「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則在分析一間公司於何時無力償債時,該公司的預期及未來負債不會獲納入分析之列。

開曼羣島的法例雖然沒有訂明法定的「資產負債表」驗證標準,但在闡述誰人可針對一間公司提出清盤呈請時,確有規定「任何債權人(包括任何或然或預期債權人)」有權提出清盤呈請。這意味著開曼羣島法院在釐定一間公司是否有能力償還到期債項時,至少有空間可考慮該公司的未來負債。因此,就債權人是否有權針對一間公司提出清盤呈請而言,英屬處女羣島與開曼羣島之間的差異實際上可能不像驟眼看來般巨大。

然而,儘管Eurosail案的判決可被看作是認同有需要在提出呈請前分析任何潛在財務問題背後的商業現實,但實際上,鑑於在運用相關驗證標準時可能出現額外的複雜性,因此英屬處女羣島與開曼羣島的債權人及清盤人現在都可能更難以履行他們一般負有的證實公司無力償債的舉證責任。

 

作者 張曉薇律師 滙嘉開曼羣島律師事務所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