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屬處女群島、百慕達及開曼群島獨立的資產凍結令

隨著在亞洲區使用的百慕達、英屬處女群島及開曼群島公司持續增多,越來越多客戶向我們求教一個問題:沒有事先在上述離岸司法管轄區提起實質法律程序,能否取得有助外地法院法律程序進行的臨時資產凍結令?問題的答案是「能」。本期業界透視為你概述每個司法管轄區的適用法例。

英屬處女群島

英屬處女群島沒有一條法例賦予法庭司法管轄權發出有助外地法院法律程序進行且獨立的資產凍結令,與英格蘭和威爾斯及香港的情況並不一樣。英屬處女群島法庭發出這種命令的權力源於普通法。

2009年Bannister法官在Black Swan Investment ISA v Harvest View Limited (BVI HCV (Com) 2009/399 (2009)) (「Black Swan案」)作出判決以前,Diplock勳爵在英國上議院法庭的The Siskina案([1979] AC 210)的判詞,一直被理解為只有在英屬處女群島法庭現有的法律程序才有可能申請凍結資產令。在Black Swan案,Bannister法官採用Nicholls勳爵在樞密院Mercedes Benz AG v Leiduck案((PC) [1996] AC 284)的裁決中所用的論證方式,裁定英屬處女群島法庭應有準備向法人發出獨立的禁制令,凍結法庭具有司法管轄權的資產,以期協助外地訴訟人執行他們有可能最終在外地法律程序中取得的金錢判決。Bannister法官亦裁定,有充分政策理由解釋為什麽英屬處女群島法庭應有準備作出這種命令。

東加勒比最高法院上訴法庭在Yukos CIS Investments Limited et al v Yukos Hydrocarbons Investments Limited案(HCVAP 2010/028(2011))(「Yukos案」)贊同Black Swan案的判決。

百慕達

與英屬處女群島一樣,百慕達法庭發出有助外地法律程序進行且獨立的資產凍結令的司法管轄權源自普通法。在ERG Resources LLC v Nabors Global Holdings II Limited案([2012] SC (Bda) 23 Com.),首席法官Kawaley確定普通法在百慕達的地位,裁定百慕達法庭有權發出獨立的資產凍結令,支持在百慕達法庭對相關被告人具有個人或地域管轄權的任何國家進行的外地法律程序。Kawaley法官引用Black Swan案和Yukos案並予以贊同。

開曼群島

《2014年大法院(修訂)法》第3條在《大法院規定(2008年版本)》新添加第11A條,現在,隨著第3條制定之後,開曼群島大法院發出非正審且獨立的凍結令濟助的司法管轄權有了法定基礎,與英格蘭和威爾斯及香港的情況一樣。

申請人需要說服大法院:(i)當時或者將來會有法律程序在外地司法管轄區展開;並且(i)根據任何法例或在普通法下,展開的法律程序可產生能夠在開曼群島予以執行的判決,大法院才會根據第11A(1)條發出命令。

這些新條文最近在Classroom Investments Inc v (1) China Hospitals Inc and (2) China Healthcare Inc.(2015 (1) CILR 451)中被考慮和引用。這宗案件就第11A條的施行提供有用的指引。

Jurisdictions: 

滙嘉開曼群島律師事務所

匯嘉開曼群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