衞度尊 (下稱「答辯人」) 前為衞度尊律師行 (被介入的律師行) (下稱「該律師行」) 的律師

•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第二及第三版)(「《指引》」)第2.03、6.04、14.02條原則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8條

• 《會計師報告規則》第8 (2)條

• 《律師帳目規則》第10、10A、11條

• 《律師執業規則》第2 (c)、(d) 及 (e)條

•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附表1第1條

•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8 (1) (a)條

紀律聆訊日期:2017年11月6日

裁斷及命令日期:2018年6月26日

上訴聆訊日期:2019年5月24日

判決理由及訟費決定日期:2019年6月3日

紀律程序

律師紀律審裁組(下稱「審裁組」)於2017年11月6日就答辯人的以下各項申訴裁斷屬實:

第一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律師會於2011年9月14日、2012年3月28日、2013年5月10日、2013年8月21日、2013年9月6日和2014年6月24日的去函查詢作出及時和滿意的解釋或答覆,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二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該律師行的主管,沒有依會計師報告的會計期屆滿時起計不超過6個月內,即不遲於2011年10月31日,把2010年5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期間的會計報告交付予理事會,因而違反了《法律執業者條例》第8條、《會計師報告規則》第8(2)條及《指引》第2.03條原則。

第三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根據《律師帳目規則》第10(1)條的規定備存所需的妥為詳細記敍的簿冊及帳目,因而違反了《律師帳目規則》第10條。

第四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根據《律師帳目規則》第10A條的規定擬備每月比較清單及對帳表,因而違反了《律師帳目規則》第10A條。

第五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律師會於2012年3月2日及2013年7月11的去函查詢作出及時和滿意的解釋或答覆,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六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全面及從速地回覆前當事人或其代表的來函,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七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律師會於2012年2月13日的去函查詢作出及時和滿意的解釋或答覆,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八項申訴

就第六及七項申訴的事實,答辯人違反了《律師執業規則》第2(c)、(d)及(e)條。

第九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律師會於2012年9月5日及2013年6月3日的去函查詢作出及時和滿意的解釋或答覆,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十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律師會於2013年8月19日的去函查詢作出及時和滿意的解釋或答覆,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十一項申訴

答辯人多次沒有依理事會定出的時間和地點出示該律師行的簿冊及帳目供律師會的監察會計師查閱,因而違反了《律師帳目規則》第11條。

第十二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根據《律師帳目規則》第10條的規定備存所需的妥為詳細記敍的簿冊及帳目,因而違反了《律師帳目規則》第10條。

第十三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律師會於2013年6月6日的去函查詢作出及時和滿意的解釋或答覆,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十四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該律師行當時的合夥人,沒有履行對當事人的專業承諾,把業權契據和文件退還給該當事人,因而違反了《指引》第14.02條原則。

第十五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該律師行當時的合夥人,沒有履行對當事人的專業承諾,把業權契據和文件退還給該當事人,因而違反了《指引》第14.02條原則。

第十六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該律師行當時的合夥人,沒有履行對當事人的專業承諾,把業權契據和文件退還給該當事人,因而違反了《指引》第14.02條原則。

第十七項申訴

答辯人沒有就律師會於2014年5月8日的去函查詢作出及時和滿意的解釋或答覆,因而違反了《指引》第6.04條原則。

第十八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該律師行當時的主管,沒有繳付香港律師彌償基金有限公司(「公司」)於2013年7月30日的帳單,金額為港幣1,593元,該數額為2010/2011年度彌償供款中扣減的款額的調整,因而違反了《律師(專業彌償)規則》附表1第1條。

第十九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該律師行當時的主管,沒有在指定時間內向公司提交最後會計期間,即2011年1月1日至2012年4月23日的最終總費用收入報告,因而違反了《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8(1)(a)條。

第二十項申訴

答辯人作為該律師行當時的主管,沒有繳付公司於2014年1月17日的帳單,金額為港幣88,434元,該數額為未繳供款,因而違反了《律師(專業彌償)規則》附表1第1條。

第二十一項申訴

就第十八、十九及二十項申訴的事實,答辯人違反了《律師執業規則》第2(d)條。

審裁組於2018年6月26日作出以下命令:

(1) 就第一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2) 就第二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0,000元。

(3) 就第三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5,000元。

(4) 就第四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5,000元。

(5) 就第五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6) 就第六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7) 就第七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8) 就第八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0,000元。

(9) 就第九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10) 就第十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11) 就第十一項申訴:

(a) 譴責答辯人;

(b) 自本裁定的日期起三年內,答辯人必須符合以下條件才可作為律師執業;

(i) 不能獨資經營或作為律師行合夥人執業;及

(ii) 必須受一名具備不少於15年經驗且具有良好信譽的全職律師監管,才可作為律師
執業。

(12) 就第十二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20,000元。

(13) 就第十三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14) 就第十四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50,000元。

(15) 就第十五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50,000元。

(16) 就第十六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50,000元。

(17) 就第十七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2,500元。

(18) 就第十八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5,000元。

(19) 就第十九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5,000元。

(20) 就第二十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40,000元。

(21) 就第二十一項申訴,答辯人被罰款港幣10,000元。

(22) 答辯人支付律師會檢控員、審裁組書記及律師會的費用,費用由審裁組評定。

代表(紀律程序):

徐伯鳴、陳鴻遠、劉永強律師行的劉永強律師代表
律師會

答辯人缺席聆訊

審裁組書記姚定國先生

林靖寰先生(主席)

蕭一峰先生

陳嘉敏女士

上訴

律師會於2018年7月17日就審裁組作出的罰則提出上訴許可申請(編號CAMP 115/2018),於2018年10月2日獲得批准。

判決理由和訟費決定(CACV 502/2018)於2019年6月3日
下達。上訴法庭撤銷了審裁組的罰則並命令:

1) 暫時吊銷答辯人的律師執業資格三年;

2) 答辯人在停牌期滿後三年內必須符合以下條件才可恢復執業:

a) 不能獨資經營或作為律師行合夥人執業;及

b) 必須受一名具備不少於15年經驗且具有良好信譽的全職律師監管,才可作為律師執業;及

3) CAMP 115/208和CACV 502/2018的訟費,由法院評定並歸予律師會。

代表(上訴):

Nicholas Hunsworth訟辯律師按徐伯鳴、陳鴻遠、劉永強律師行的指示代表律師會

答辯人缺席聆訊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