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妥善保障受傷僱員

Kong Hoi Lam v Cheung Yuk Kwan [2015] HKEC 2563一案的判詞中,包華禮法官「請求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勞工處處長及所有負責維護勞工權益者,從速審視《僱員補償援助條例》(第365章)並採取適當行動。《僱員補償援助條例》的條款,令我們不能自稱擁有一流的法律制度。」

律師會對《僱員補償援助條例》濟助付款計算方法的規定同表關注。我們呼籲從速審視《僱員補償援助條例》及條例下僱員補償援助基金(「基金」)的運作。我們強烈建議盡快修訂條例,以確保受重傷的僱員獲得適當補償。

《僱員補償援助條例》於1991年起草,旨在讓受傷僱員在無法從僱主或保險公司追討僱員補償或普通法損害賠償時,可按法定計劃獲得補償。

不幸地,基金遇到一些財政困難,條例因而在2002年進行了修訂。根據修訂,無法向僱主追討普通法損害賠償的受傷僱員,只能向基金申請濟助付款,而濟助付款不包括法律費用和利息。這種對受傷僱員不利的付款機制,猶如懲罰受傷僱員。由於濟助付款不包括法律費用,因此扣除這些費用後,受傷僱員的實際獲得金額大幅減少。在Kwan Kam Pui v Fung Man & Ors [2014] 6 HKC 361一案中,雖然受傷僱員獲判800,000港元賠償,但扣除法律費用500,000港元後,最終只獲300,000港元。

另一個問題涉及僱員受重傷的案件。若損害賠償金額超過150萬港元,則濟助付款最初只一筆過支付最多150萬港元,餘額按月支持,每月上限為10,000港元或事故前的工資款額,以較高者為準。一筆過付款及按月付款的限額如此低,實際上剝奪了僱員應得的濟助付款。由於受傷僱員每月獲取款額低,加上他們受傷後預期壽命縮短,他們可能在取回濟助付款全數前已逝世。

此外,以一宗案件的數字為例,獲判的損害賠償為1540萬港元,採用《僱員補償援助條例》的付款機制,受傷僱員獲最初一筆過付款150萬港元上限,餘額1390萬港元,按月付款計為28,000港元(由於該僱員受重傷,因此有權在每月上限10,000港元以外獲得額外款項,或相等於意外前月薪,以較高者為準)。粗略計算,按月付款40多年才能全取1390萬港元。濟助付款不包括利息。支付期如此漫長,令人擔心歷年通脹對損害賠償的實際金額有所影響。

早於2013年已有建議改革《僱員補償援助條例》,但政府的回應是,當時基金的財務狀況不宜對條例進行修訂。

基金目前的財務狀況已明顯改善。截至2017年3月31日,基金的淨盈餘為837,981,067港元。2016年及2017年財政年度的累計盈餘分別為92,182,632港元及124,311,640港元。可以合理地假設,2018年和2019年的盈餘約為每年100,000,000港元。如是者,基金現有超過1,000,000,000港元。目前每月10,000港元的付款上限和150萬港元的最初一筆過付款在17年前訂立,絕對不足以應付受重傷者的需要。

律師會要求立即上調濟助付款限額至每月85,000港元及一筆過付款上限至8,000,000港元。由於基金每年保持經常盈餘,調整付款上限不應對基金的可行性和可持續性產生任何不利影響。

現有的濟助付款形式明顯造成不公,必須盡快糾正,以確保《僱員補償援助條例》能妥善保障受傷僱員的利益。律師會將繼續進行宣傳工作,推動盡快改善保障受傷僱員的賠償機制。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