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注意的事情

香港競爭事務委員會似乎是政府2019至2020年財政年度預算案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報告顯示,在本財政年度,「競委會」將收到納稅人約一億五千六百萬港元的金錢 - 與2018至2019年度的修訂撥款相比,明顯增加了17%。此外,還對「競委會」的訴訟費用提供了一次性重大的資金支助。

有些人提出疑問,自2015年12月《競爭條例》生效以來,香港市民和納稅人花了金錢後究竟得到什麽。

  • 在撰寫本文時,大家正在等待競爭事務委員會對各公司指控違反第一行為守則﹙反競爭協議﹚各案件中的頭兩個案件的判決。到現時為止,這兩個案件已導致了若干非正審判決。特別令人感興趣的是競爭事務審裁處關於何謂適當的舉證標準﹙即民事還是刑事標準﹚的裁決。
  • 第三個正在由競爭事務審裁處審理的案件,據稱也涉及違反第一行為守則。在本案中,除三家公司外,還對兩名個人採取了執法行動。與其他有關監管的趨勢一樣,競爭事務委員會已將調查重點轉向個人。
  • 大家也可以預見,香港的監管機構,例如消費者委員會、私隱專員和競爭事務委員會,在規管方面會有更多合作。這點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的趨勢相同。此外,我們亦預計不同司法管轄區的不同競爭事務規管機構會加強合作,特別是在東南亞及與內地的跨境合作。
  • 據悉,競爭事務委員會正在檢討其對該等被指參與卡特爾活動的公司的現行寬容政策。許多人認為,目前的寬容政策不足以鼓勵公司自我舉報,因為﹙按目前情況﹚只有第一個「舉報人」才有資格獲得寬容處理,以及對第三方承擔民事責任的機會依然存在。鑒於其加強了對個人行為的監管,傳出「競委會」正在為個人制定寬容處理的政策的報道也就不足為奇了。
  • 競爭事務委員會據悉也正在制定一項獨立的合作與和解政策。如果這是真的,事態的發展將受許多人歡迎。就香港的情況而言,談判、和解、合乎比例給予合作者寬免,以及提高建議罰款的透明度,均有很大的探討餘地。

編者按:2019年4月29日競爭事務委員會已出版「為從事合謀行為之業務實體而設的合作及和解政策」。

Jurisdictions: 

監管及合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