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和被觀看:串流廣播商的用戶行為追踪和內容個性化

在串流平台上觀看電影和電視節目越來越受歡迎。你知道你也可能會同時被觀看嗎?

雖然冠狀病毒病對許多企業和全球經濟造成了沉重的打擊,但封鎖措施和大眾響應「呆在家裏」的做法提高了對在家娛樂的需求,特別是視頻串流服務。自去年2月以來,隨著病毒在各大洲蔓延,「迪士尼+」的全球訂戶數量幾乎翻了一番,達到5,000萬。鑒於串流網站觀衆人數的增加,網絡犯罪分子一直在註冊帶有串流廣播品牌的域名,以欺騙觀衆安裝受感染的文檔或洩露個人信息。當我們很方便的在串流廣播網站上觀看視頻娛樂時,我們應該小心我們的觀看行為也被別人觀看了。

在線行為追踪

與實體錄影租賃服務不同的是,串流廣播商可以觀察和記錄觀衆搜索和觀看的內容、觀看節目的時間、用於觀看節目的裝置、觀看的順序以及特定內容的完成率(即他/她是否看完了一部電影,或者看完了一部電視劇的所有劇集)。

2017年,一家串流廣播商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條消息,稱「致過去18天裏每天看“A Christmas Prince”的53人:誰傷害了你?」另一家串流廣播商於2016年在一塊廣告牌上也分享了其用戶的行為,寫道:「在情人節播放了42次“Sorry”的親愛的人,你做了什麽?」。雖然這些宣傳資料沒有透露有關用戶的身份,但該等資料表明,串流廣播商可以準確地知悉其用戶一段時間以來正在收看或收聽的內容。

此外,在線廣告商經常使用複雜的計算程式來分析互聯網用戶的行為數據,據此建立詳細的用戶檔案,並對他們進行分類。用戶類別的資料可用於發送被認為與用戶相關的營銷材料或廣告。根據普林斯頓大學和芝加哥大學的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研究 (https://tv-watches-you.princeton.edu/tv-tracking-acm-ccs19.pdf),在美國兩個流行的視頻串流平台上,行為追踪是非常普遍。研究發現,與廣告和數據分析功能相關的第三方網域在許多不同的渠道中廣泛進行追踪。

內容個性化

大數據分析現在被廣泛應用於行為研究、趨勢預測、針對合適的受衆或客戶等。通過用戶的觀看數據和數據分析工具,串流廣播商可以全面瞭解和預測訂戶的興趣、偏好和觀看習慣。他們通過計算程式推薦其訂戶可能感興趣的新內容,從而鼓勵觀看更多節目和繼續訂閱串流廣播商的服務。

正如網飛(Netflix)在其博客(https://netflixtechblog.com/artwork-personalization-c589f074ad76)中所說,其個性化推薦系統的主要目標是「在正確的時間將正確的影視目錄呈現在每位訂戶面前」。該公司甚至進一步個性化了串流平台上用於描述影視作品的圖像,以突出影視作品中與特定訂戶特別相關的方面,從而為每個訂戶創建「個性化的推薦和個性化的視覺效果」。

從用戶的角度來看,內容個性化可能會改善觀看體驗,並激發他們看新發行的的、有趣的影視作品。然而,獲獎的電影導演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表達了他對計算程式的擔憂,認為串流廣播商會向觀衆過度提供與他們之前觀看的內容類似的內容。正如他警告的那樣,這可能會讓我們遠離創造性的觀看體驗。

對私隱的影響

當個人用戶受益於娛樂串流廣播商帶來的便利和啟發的同時,他們應該留意被動地留下的數碼足跡。從私隱的角度來看,個人的觀看歷史和對觀看內容的評分可能會洩露他/她的個人資料,甚至是敏感資料,從而令當事人感到驚訝、尷尬,以至心理和聲譽損害。

在美國發生的一宗典型的私隱事件中,一家零售商通過分析一名少女的購物紀錄,在早於她父親得悉前揭露了她的懷孕狀況。在另一宗經典的私隱事件中,一家串流廣播商在一場為了改進其電影推薦計算程式的比賽中,向參賽者發布了訂戶匿名的影片評分數據。該公司不知道有關匿名評分數據可能與其他公開的數據結合起來,從而重新識別訂戶的身份,並揭露他們的政治觀點和宗教信仰。

在訂閱串流廣播前,消費者應仔細閱讀其個人資料收集聲明(即PICS)和私隱政策,以瞭解(1)在使用服務期間將收集何種類型的個人資料,(2)個人資料將用於何種目的,以及(3)個人資料將轉移給誰。消費者可根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條例)反對使用及/或轉移其個人資料作直接促銷之用。

串流廣播商作為資料使用者,在收集和使用個人資料時,應遵守該條例的規定。根據該條例,任何人未經資料當事人同意或在資料當事人選擇「退出」時而使用或轉移其個人資料作直接促銷用途,即屬刑事罪行。違例者一經定罪,可被罰款港幣一百萬元及監禁五年。

個人資料屬於個人。機構,包括串流廣播商,除遵守法律規定外,還應尊重個人資料私隱權,在其私隱政策和實務中保持透明度和可解釋度,並將控制收集、使用和披露其個人資料的合法權利還予個人。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大律師

Jurisdictions: 

大律師,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