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釋以律師身份行事的法定資格

最近,我們收到不少有關規管向公眾提供公益法律服務的查詢。

先談基本要求。以律師身份向公眾提供法律服務,不論有償或無償服務,有關人士必須擁有律師資格。《法律執業者條例》第7條闡明了以律師資格行事的條件:他的姓名當其時列於律師登記冊上;他無被暫時吊銷執業資格;他具有有效的現行執業證書;及他正遵從適用的彌償規則,或獲豁免,無須遵從該等規則。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7(d)條有關彌償的條件,請參考《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6及第7條。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6(1)條規定,「除第7條另有規定外,每名在香港從事執業業務的律師,或被人向公眾顯示為在香港從事執業業務的律師,均須具備與維持彌償。」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已列明「執業」及「彌償」的定義。我們經常收到查詢,問及律師以個人身份提供公益法律服務時,這些條文是否適用。

律師會認為,《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界定
「執業」的定義,並非工作是否有收取費用,而是該工作是否向公眾顯示其身份,且具一定程度的正規性和規律性。一位律師作為香港律師行的合夥人或僱員,並以該身份向公眾提供公益法律服務,而彌償公司已根據《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9條向律師行發出收據,則屬符合《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6條。

另一方面,若律師以獨立於律師行的身份提供公益法律服務,或不在律師行工作的律師以個人身份向公眾提供公益法律服務,而服務正式及定期,例如正式參與公共法律諮詢計劃,將被視為執業的律師,將根據《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6(1)條被要求「具備與維持彌償」。然而,在這些情況下,律師無權獲得《律師
(專業彌償)規則》規定的彌償。

《律師(專業彌償)規則》第7條已註明向理事會申請豁免遵守第6條的途徑。

律師會第16-609號通告列載了有關此類豁免申請的指引。設立指引時設想的情況涉及慈善機構和非政府組織舉辦的免費法律諮詢計劃,個別律師在無償的基礎上向公眾提供法律諮詢。考慮豁免申請時,理事會將考慮所有相關情況,考慮因素包括專業彌償的保障水平是否與《律師(專業彌償)規則》規定的方式和程度相似。律師會認為,公益法律服務的公共保障不應低於有償法律服務。

該豁免並非旨在涵蓋公司或非政府組織專門僱用律師,並安排該內部律師僱員向公眾提供法律服務,作為該公司或非政府組織的工作之一。若律師受僱於公司或非政府組織,他或她則被視為內部律師,必須遵守律師會《專業守則》Practice Direction N,規定內部律師只可向其僱主,而不可向公眾提供法律服務。

在這種安排中,重點不是律師受僱於公司或非政府組織期間是否獲頒執業證書,而是公司或非政府機構會像律師行一般行事,但不受現行規則規管。《法律執業者條例》第51條禁止法人團體或其任何董事、高級人員或受僱人所作出作為,而該等作為的性質或所作出的方式是刻意暗示該法人團體是合資格或獲法律承認為合資格以律師身分行事的。

律師會支持業界會員向公眾提供公益法律服務,為社區作出貢獻。然而,接受免費法律服務的公眾必須受到與有償法律服務同等的保障。提供公益或付費法律服務的律師,標准或監管合規方面的要求,不應有任何區別。

Jurisdictions: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