訟費評定和訟費

閱讀香港律師會每週發給會員參閱的通告是有好處的。通告載有對律師執業有影響的重要資料。有些通告的標題看起來較為專業,但是,這些通告裡面有重要的資料。最近一份標題為「High Court Taxation – Consolidated Circular, Updated April 2018」(高等法院訟費評定 – 綜合通告,2018年4月更新資料)的通告(18-241(PA))就是一例。

除了通知會員高等法院評定訟費的常規之外,通告有提到律師的每小時收費率(第10段);適用於2018年1月1日或之後完成的工作的每小時收費率已經調高(請亦參閱2018年1月《業界透視》的「追回律師每小時收費率」、會長2018年1月致會員的信)。

已調高的收費率是香港民事訴訟制度的重大發展,訴訟人和承保人必須正視。法院關於實際追回收費的決定,往往少有作為先例的價值。

律師的每小時收費率是給法庭作指引用的(通告第10段),忙碌的法律執業者很容易忽略這點。訟費評定官可根據每宗案件的情況,將收費率調高或調低到他認為合適的水平——雖然收費率是重要的基準,也是一個起始點(2018年之前的收費率「範圍」已成過去)。

通告第11段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提醒:

「現提醒會員,法院只會判給以律師與當事人議定的收費率計算的訟費。因此,向法院提供這樣的協議或律師事務所的聘用函是一件重要的事,文件應當在收到指示後立即交給當事人,內容應當包含下列各項的詳細資料……」。(斜體後加以示強調)

接續第11段的是一份可增補的列表,當中包括指示的詳情和所提供服務的詳情,還有費用賺取者及任何支援人員的收費。

至於大律師的費用,預先支付款是妥善的做法(《香港律師會專業守則》原則4.07及12.04)。

送出委聘書(不得超過接獲指示後七天)在刑事事件中是硬性規定(《律師執業規則第5D條》)。在民事事件中,送出委聘書是妥善的做法(例如《香港律師會專業守則》原則4.01及5.01)——可以預計得到送出委聘書會變成硬性規定的時間。

欠缺委聘書(當中包括定期檢討律師使費率的規定)很可能引起訟費評定上的困難。例如,收取方追回的金額不能超逾他們對本身律師負有的法律責任(「彌償原則」)。欠缺委聘書(妥為註明日期的)產生一個問題:收取方的律師如何提供能夠證明與當事人有訟費協議的證據呢(更別說提出追回已調高收費的理由了)?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

 

助理律師,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