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訟保密權–轉向壞的方面去

正當香港有排解糾紛的律師或他們的當事人以為到英國也許安全之時,英國上訴法院頒發WH Holding Ltd & Anor v E20 Stadium LLP [2018] EWCA Civ 2652案的判詞。

上述判詞是接續SFO v ENRC Ltd案的上訴判詞頒發的(上述判詞在去年年底頒發),那份上訴判詞恢復訴訟保密權到一般原則的基礎之上(2018年10月及11月份「業界透視」)。那些原則在香港應該不具爭議性,兼且由於承傳自普通法,與香港有莫大關係。

很多人會以為,英國上訴法院在WH Holding案的判詞是在此背景下作出的。長話短說,上訴法院(不贊同下級法院的判決)裁定,被告人(公司)董事會成員和持份者之間的某些電郵不受訴訟保密權保護,那些電郵是在打算進行訴訟時發出的,內容與商討解決糾紛的商業建議有關。儘管大體而言,那些電子郵件看似是為了進行訴訟這個主要目的(特別是為了和解)而產生的,但因為不是為了進行訴訟而「索取資料或意見」時產生,法院認為它們不享有訴訟保密權。

雖然(逐份文件的)保密權的聲稱取決於相關事實,但由於電郵看來相當可能是為了商討解決糾紛的和解建議而發出的,所以難以依循法庭的某些論據。

本文撰寫時,WH Holding案敗訴方看來不會上訴。然而,英國最高法院早應澄清整個法律專業保密權(訴訟保密權和法律意見保密權)的範圍。與此同時,捲入糾紛的各方得小心行事以保周全。舉例說:

  • 盡快聘用法律顧問,越快越好。「法律意見」有廣泛的解釋,一旦延聘了律師,法律意見保密權就應當適用;
     
  • 當事人(公司法團)應當心用甚麼方法指示律師和傳播法律意見。在英國,這是因為就確定保密權而言,「當事人」在涉及公司法團的情況是按狹義解釋的。在香港,以基本風險管理為由和保密之故而小心傳播法律意見是明智之舉;
     
  • 文件如果有內容受到保密權保護,而那些內容不能抽離於相關但不受到保密權保護的內容,應給預設為一份可聲稱受到保密權保護的文件。文件如果有內容受到保密權保護,而那些內容明顯可以從相關但不受到保密權保護的內容過濾出來,應給預設為一分需要修訂(那些)受保護部分的文件;
     
  • 按照一般原則,只在有需要時才建立文件。

原則上,法庭只要得到所有相關資料,就能夠為糾紛作判決;在WH Holding案,上訴法院擔憂訴訟保密權破壞這個原則。英國樞密院和上議院分別在B & Ors v Auckland District Law Society & Anor [2003] UKPC 38案和R v Derby Magistrates' Court, Ex p B [1995]UKHL 18案嚴正指出,法律專業保密權不受任何相互對立的政策所規限,當中所指的,是一般的法律專業保密權,不只是法律意見保密權(與那兩宗案的案情無關)。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