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許「適當」的人為大律師

Re A案(HCMP 2079/2016,2017年6月16日)是一宗關於某人申請認許作為香港大律師的案件,法庭在案中以認許申請作為背景來考慮「適當」一詞的意思。

申請人是一名年青人,他2010年(當時是學生)在裁判法院席前被定罪。申請人所犯罪行似乎涉及一些嚴重情節;他因為所犯的罪行被判短期監禁。

申請人在另一專門行業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修讀法律,最後成為見習大律師。他申請資格證明書的時候,向香港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披露自己曾被定罪(及若干其他有關細節)。執行委員會其後發給他認許資格證明書。數個月後,申請人提交動議通知書,要求法院認許他為香港高等法院的大律師並予以登記,律政司司長對此不表同意,所持看法與大律師公會的並不一樣。法院也不同意。

這宗案件有多個有趣的地方。

這是個罕有的例子,極少有人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1)條申請認許(不是根據第27(4)條以專案性質認許海外大律師)是會受到爭議的。特別的是,兩方都說不出任何舊有例子是申請人根據第27(1)條申請認許,而大律師公會與律政司司長對認許申請的看法並不一樣的。

案件亦另有用處,就是歸納了某些決定申請人是否法院所認許適當作為大律師的人時用得上的一般法律原則。雖然事實不同,情況各異,但是這些一般原則可以廣泛應用到其他只收納適合及廉潔的人為會員的專業界別。

這類案件顯示一個情況,就是保障公眾利益與原諒申請人過往過失是有矛盾的。不是每名罪名成立而被判監禁的人都定必會失去成為律師的資格。可能會有讀者指出,(譬如說)涉及某種襲擊或擾亂公共秩序的罪行有別於與性質較嚴重或有人不誠實的罪行,兩者不能一概而論。

案件亦帶出一個爭論點,就是申請人要在多大程度上向監管機構披露所犯罪行及任何隨之而來的紀律程序。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助理律師,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