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許海外大律師及不利的訟費令

我們在2015年9月業界透視(「大律師公會就以專案形式作出的認許所進行的修訂指引」)報導過,香港大律師公會去年修訂關於海外大律師就個別案件在香港申請認許為大律師的實務指引。其中一項叫人有點訝異的是,倘若大律師公會拒絕同意某項申請,而該申請其後被法庭駁回,新指引明確保留大律師公會要求申請人支付訟費的權利。

高等法院法官最近在Re Application of Mr. David Perry QC [2016] HKEC 638(高院雜項案件2015年第1830號)考慮到這項指引。

Re Perry QC案,申請人(他對香港很熟悉)就個別案件申請認許為大律師,目的是(除了別的以外)向兩名已被裁判法院定罪的上訴人提供法律意見,並代表二人針對定罪出庭上訴。其中一名被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114(1)(b)條定罪的是一間公司(自稱「經營某類受規管活動的業務」);另一名被定罪的是位女士,她是相關法團的高級人員,就相應的法律責任被定罪(第390(1)條)。

上訴的其中一項主要爭論點涉及第114(1)條所訂罪行必需具備的犯罪意圖(如有)。申請人解釋他提出申請的基礎是,上訴人的上訴衍生詮釋條例的複雜問題,會(除其他以外)嚴重影響香港法律或產生異常困難或複雜的問題。他的申請遭大律師公會和律政司司長反對。

大律師公會在法庭進行聆訊前致函申請人的律師,表明強烈反對以及一旦他的申請被法庭駁回,大律師公會會向法庭要求由他支付訟費。在Re Perry QC案提及的大律師公會致申請人律師函件中有一段值得一看,現摘錄如下:

「再者,本會無法提出理由支持某法律團隊以義務性質參與訴訟,而為的就只是對本案一類完全沒有理據的申請提出抗辯。請你留意,倘若如本會所料,你申請認可失敗,本會執行委員會會要求法庭作出對你當事人不利但恰當的訟費令。本會執行委員會亦會保留向法庭申請要求由你的當事人或者須就浪費訟費負上責任的一方按更高訟費利率支付訟費的權利。」

是項就個別案件申請認許為大律師的申請被法庭駁回。不過法庭拒絕批准大律師公會的訟費申請。考慮到所有情況,是項申請缺乏理據,但(考慮到所有情況)不至於成為作出不利申請人的訟費令的理由。事實上,律政司司長代表大律師的想法較為慎重,他指出在這類訴訟程序中,法庭只應在「特殊情況」才作出不利申請人的訟費令。

就個別案件申請認可為大律師不是少見之事,並且這類申請不應該以對訟式訴訟進行審理;申請結果取決於批准申請是否符合更大公眾利益。這使人對大律師公會致申請人律師的函件所用的語氣產生疑問。義務申請人(御用大律師)與延聘他們的律師處境相似,他們都應該是行事果敢的。


* 編者註:有人說,這類法律程序中判給訟費的權力偏袒一方(即是判敗訴的申請人,不是大律師公會支付訟費),大律師公會習慣了要求訟費,如果說法正確,這情況就需要深入研究。見– Re Perry QC案第39段;《大律師(認許)規則》(第159AA章)第3(2)(b)條;及2016年White Book第二冊E1/52A/4的評論。申請人(御用大律師)應採取合適的「保護」,譬如要求他們設法代表的準當事人(就任何不利訟費令)作出彌償保證。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