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自己,顯示實力

Ricky Mui,Legal & Compliance,Commerce Finance & Contract Division總監,華德士香港分公司

求職者不敷所求,可算是2014年法律市場的一個特別現象。由於中國內地客戶增加,業務往來多用了普通話,導致通曉漢語且相關經驗豐富的求職者成為激烈競爭的對象。爭聘操漢語的法律人才這情況將延續至2015年,特別是在私人執業領域。

在需求炙手可熱的專業領域裡,律師事務所2015年重點招聘的,將仍然是企業金融和訴訟人才。香港聯交所是企業上市的心水選項,2014年位列全球第二大融資中心,首次公開發售股份達115隻。中國內地企業依靠香港作為募集海外資金的媒介,在這趨勢日盛的氛圍下,預料2015年透過首次公開發售交易初始融資所得的資金,將超過港幣2,000億元。這預測將造就企業領域裡開創更多商機,而香港作為亞太區仲裁中心,商業訴訟及監管訴訟中心,也將繼續推動對訴訟人和仲裁員的需求。

為了在這樣的一個競爭市場裡成功吸引求職者,律師事務所需要提供優厚薪酬,我們知道,有些事務所更打破按照等級評定薪酬的僵化規定,以求吸納頂尖人才。從求職者的角度看,發展事業的機會仍然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特別是,年輕一輩的專才應當明白,在不同規模的律師事務所工作是有分別的,他們決定的下一步行動,應當是選擇一份有助他們達成自己長遠事業目標的工作。

決定是否應聘時應當考慮的因素

律師事務所的規模大大影響你日後參與的工作種類和置身的工作文化。在中小規模的律師事務工作所得的經驗,與在大規模律師事務所或大型企業工作所得的相比,可以是截然不同。

工作種類和靈活度

較大規模的律師事務所和大型企業,事事講求專業,中小型規模事務所可不一樣,受僱的律師通常都是樣樣皆能,他們獲分配的工作,種類繁多,範圍廣泛。這就時刻引起員工的工作興趣,也給員工累積全面的工作經驗。

例如,這種分別尤其關乎企業領域的職位,在這領域裡,大多數規模較大的事務所都招聘企業財務律師,專門負責資本市場交易。這些企業律師只會有時負責首次公開發售交易的某個特定範疇,因此無法發展自己在併購、監管或企業管治等其他領域的能力。從另一方面來說,雖然中小規模事務所處理的籌資規模可能較小,但這類事務所交給律師處理的工作,種類更多,層面更廣。

規模較小的事務所編排工作亦往往較為靈活,如公司的著裝規定不太嚴謹,工作環境一般也較為輕鬆。

自主權和客戶聯繫

規模較小的事務所人手有限,僱員要承擔的職責一般較重,履行職務時,高級職員從旁指導的情況也相對較少。初級律師有較大的自主權,也有較多機會接觸客戶,在規模較大的事務所,只有高級律師才可與客戶聯絡溝通。

這個好處有著重大意義,特別對應徵高級律師或大律師職位,且計劃開創一番事業的應徵者而言。中小規模事務所往往更樂意接受相互銷售各種服務,促進客戶關係,以求助高級律師一臂之力。在大多數情況下,規模較大的事務所通常由合夥人負責與客戶聯絡往還。雖然高級律師也會聯絡一些客戶,但他們要將客戶收歸自己名下,一般都相當困難,除非他們有自己聯絡的客戶,否則要建立自己的業務組合,殊不容易。因此,任職規模較大的事務所的高級律師,往往身處樽頸位置,晉升受阻,無法成為大律師或合夥人。

工作動力

在規模較小的事務所裡,每個人都知道同事的名字。這類事務所通常都有足夠且引起員工興趣的工作分配給員工,每名員工在工作上時刻得到滿足感,因此事務所較少出現內部競爭。規模較小的事務所也比較重視僱員的付出和意見,員工對事務所的管理有較大的影響力。在規模較小的事務所工作的律師不會在人群中迷失自我,更清楚自己的方向,更能向上司展現實力,並且贏得應得的讚賞和回報。

事業前景

律師較少,管理架構較簡單,因此中小規模事務所能夠提供更多機會,加快發展事業的步伐,如果表現出色,你更有機會成為合夥人。這與在規模較大的事務所工作的情況大相逕庭;在這類事務所裡,通常都要經過嚴謹的申請程序,才能成為合夥人。選舉合夥人,雖然有時由地方管理層決定,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取決於海外管理層。

薪酬、福利及資源

儘管有例外情況,規模較小的律師事務所由於經費有限,員工薪酬往往及不上規模較大的事務所,福利也不那麽全面。資源有限,意味著規模較小的事務所,傾向不太講究辦公室裝潢,設施配套也相對較少。規模較小的事務所可能無法聘請後勤人員,例如律師助理和私人助理,因此律師有時可能要做一點自己的行政工作,包括他們自己的日程管理、存檔工作及其他非計費工作。此外,規模較小的律師事務所要維持財務穩定和業務增長,可以依靠的就只是三五個客戶,因此流失一個大客,便可能對收益和業務前景造成影響。

專業聯繫和接觸層面

在規模較小的事務所裡,通常都沒有高級律師或導師提供在職訓練,因此,新加入的律師必須儘快做到融匯貫通,以求早日站穩陣腳。在僱員不足十人的事務所工作的律師,可能覺得自己花上大量時間一個人埋首工作,失去社交應酬、建立人際關係、尋求發展和支持的機會,也失去交流知識的機會。

為較小的中規模事務所工作的另一弊端,是負責處理複雜的國際交易和協議的機會有限。這類事務所提供的訓練,可能並不那麽全面,也不那麽周詳,事務大小和複雜程度也比不上國際事務所涉獵範圍之廣。這就是說,你將來更難轉投國際律師事務所,原因是這類事務所通常徵聘的,是曾經在其他相若規模的律師事務所工作的人才;因此,事業發展是有限制的。

但也有例外。例如,律師如果在蜚聲國際的律師事務所工作過,其後轉到一間領先但較小的中規模地區律師事務所工作,之後又重回舊路,為一間規模較大的事務所工作。假如他們不是十分資深,又能解釋轉職原因,詳述累積的經驗或者曾經處理過的事務,便大有機會在市場裡求職轉工。

商議薪酬

專業人士一旦決定了自己有興趣求職的公司類型,準備申請工作時,便得學一點議薪的技巧。

搜集資料 –你有什麼過人之處,為什麼?

商議薪酬的成功關鍵,在於未開始商議薪酬已經蒐集資料,且越多越好。議定薪酬之前,你需要自己在市場進行仔細調查。

你可以做的一些工作包括:

  • 在線查閱市場研究,例如顧問公司和招聘公司的薪酬調查及指引,用市場薪酬作為衡量自己薪酬的標準。
    • 根據華德士2015年的全球薪酬調查(Robert Walters Global Salary Survey 2015),位於香港的美國律師事務所聘用的法律專才,1至3年工作經驗的,平均年薪為港幣105-160萬元;4至6年工作經驗的,平均年薪增至港幣155-230萬元;8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平均年薪為港幣200-240+萬元
    • 至於美國律師事務所以外的國際律師事務所聘用的法律專才,1至3年工作經驗的,平均年薪為港幣850,000元–135萬元;4至6年工作經驗的,平均年薪增至港幣120–190萬元;8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平均年薪為港幣150–200+萬元
  • 與在相近機構或律師事務所工作的朋友談談,也能約略知道現時的薪酬水平。
  • 與招聘機構傾談;招聘機構可以聯絡其客戶(通常是人力資源部,有時是部門經理),直接商討薪酬級別。
  • 留意招聘板,看看以你的專業年資(PQE)在其他類近職位可得的薪酬,也能讓你了解整體的薪酬情況。重點是精選公司內外相近的職位為例子,證明你的看法,並且要言之成理。
  • 如果你是職位的最佳人選,有應徵其他職位,接受過面試,不要怕,即管讓公司和招聘機構知道,因為這會產生一種催迫感,加快處理你的申請。如果那些其他職位的薪酬更為優厚,商議薪酬時,你便能借此抬高身價。

了解公司的表現

面試前先了解公司最新的業績是相當重要的。你必須自己搜集資料,查閱公司網站、最新通訊、年報以及供公眾人士在線查閱的資料,以加深對面試公司的認識。

一些主要考慮的問題:

  • 公司去年有否創下盈利新高?公司的財務表現是否不能達標?
  • 公司過往12個月有否多次裁員?
  • 這職位是否用來替代舊有職位?抑或是由於增長或擴展而增設?

上列全部因素都會影響公司打算給予高∕低過按市場比率計算或按市場比率計算的薪酬。

多認識市場的整體狀況

你必須知道下列所有問題的答案,知道了答案,你便會清楚你能夠要求的薪酬水平,也明白市場的實際情況:

  • 現時欠缺能力與你相當的應徵者嗎?
  • 業內的整體薪酬是否持續上升或下跌?
  • 市場內是否有很多適合你發揮才能的職位?

例如,在企業金融∕併購和訴訟(建築、船務、監管、商務)等業務範疇裡,中級律師是市場現時最渴求的招聘對象。金融服務業裡,具有基金、衍生工具和債券資本市場經驗的應徵者數目有限。你如果在任何一方面具有經驗,便有很大機會能夠在商議薪酬時要求較高增幅。

薪金以外是否有得有失

儘量不要誤墮數字假象,不要因為薪高便感到滿足。你一定要計一計薪金,因為新工作可能增加你的開支。例如,往返新寫字樓或新工作點的路程可能遠了,也可能失去其他福利。當然,情況可能是相反的。你新得的薪酬可能較你理想的為少,但卻可能有其他福利,例如更多年假、公司車、更完善的醫療保險計劃、健身會籍或其他額外津貼。

事業有長足發展,有機會晉升為大律師或合夥人,也是極為重要,在一些情況下,應徵者為求肯定得到發展事業的機會,寧可接受薪酬一樣甚至可能更低的工作。

但要緊記,你日後生活所靠的就是這份工資。因此實際賺取的薪金越高,你的財務狀況便越加穩固。

有關香港法律市場和薪酬走勢的更多資料,請瀏覽華德士在線招聘專頁:http://www.robertwalters.com.hk/recruitment-insigh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