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司機的老闆?

10月28日是全球Uber變天的日子;當日,英國勞資審裁法庭裁定Uber司機是合約工人,不是獨立承包商;審裁法庭的判決書往往語帶嘲諷,這次的判決書就指出:「我們認為,倫敦Uber是靠共用平台由30,000家小型企業拼湊而成這個說法,聽來有點荒謬」。

判決

判決有部分是建基於審裁法庭發現的一個事實:Uber把合約條款強加於司機,但合約條款是「假像,歪曲言辭,甚至用上全新的術語」,目的是否認Uber在經營運輸生意。

審裁法庭的分析揭示一個事實:Uber的確在經營運輸生意,其司機透過這門生意提供熟練的勞動力。審裁法庭考慮的因素包括,Uber:進行面試招聘司機;掌控重要資料(例如客人姓名);規定司機必須載客及/或不可拒載;預設行車路線;固定車資;規定司機必須符合實際工作表現管理程序的要求;就有關折扣的爭議作出決定;承受損失風險;處理乘客投訴及保留單方面修訂司機條款的權利。

審裁法庭裁斷Uber司機是合約工人,申索人因而得以根據2015年《國家最低工資規定》(National Minimum Wage Regulations 2015)、1998年《工時規定》(The Working Time Regulations 1998)及1996年《僱傭權利法》(Employment Rights Act 1996)繼續法律程序。Uber打算上訴。不管怎樣,雙方被要求在12月2日之前向審裁法庭提交書面陳述,為將來評定司機的申索做好準備。

見解

英國的裁決對香港Uber有影響嗎?勞資審裁法庭的裁斷不大可能對香港Uber司機有即時甚或重要的影響。儘管審裁法庭的分析源於其考慮到Uber在多大程度上控制其司機,而香港Uber可能也正同樣控制著Uber司機,但是英國的僱傭條例和香港的有很大差異。例如:

  • 香港僱傭法只規限兩類工作人士:僱員和獨立承包商。香港法例不存在 「混合式」(hybrid)合約工人。
  • 香港沒有法例規管標準工時或最低工時,英國卻在1998年通過了《工時規定》。英國審裁法庭詳細考慮了Uber司機的工時「問題」,總結說「Uber司機一身處他的區域範圍內,開著程式,準備好並願意載客,工時就開始計算,而以上一項或多過一項條件結束時,立即停止計算。」這個裁決的目的是讓一方可以根據1998年《工時規定》提出申索。香港沒有相若的法例。
  • 瑞銀的年度《價格與收入》研究發現,在所有71個受訪國家中,香港是全球工時最長的地方。在香港,兼職是香港Uber司機的生活方式,沒有人例外。他們自備謀生工具(他們的汽車)上班,自己選擇時間做兼職。

爭辯指Uber司機在香港法律下不是獨立承包商,就如方枘裝圓鑿,難度可想而知。

Jurisdictions: 

高李嚴律師行 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