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及「不利訟費令」

在撰寫本文時,Re Chow [2020] HKCFI 2020是最新報道的案件,涉及法院有權基於當事人無理拒絕調解而作出不利於他們的訟費命令。這宗案件很好地提醒我們,提出拒絕調解的理由是一回事,而拒絕參與調解則是另一回事。

本案的基本爭議似乎與同居了約10年的當事人雙方之間的聲稱貸款有關。在為期三天的審判結束時,原告要求償還所稱貸款的申索被駁回;而作為「敗訴」方,她被命令支付被告的訟費。原告僅以被告拒絕調解為由,申請變更訟費令。

看來,被告拒絕調解的原因是他認為(事實證明是正確的),他不欠原告任何錢,及基於他對原告的認識,他認為沒有任何讓步的餘地。總之,無論在調解過程中,還是在根本上,被告都不希望在法律責任上作出任何讓步。法院在庭審中直接駁回了原告的申索,認為她的證據「不盡人意」、「前後矛盾」。事實上,法院提到被告 「被拖入一場訴訟,而這場訴訟被認定為毫無法律價值,但却長達4年多,他還花費了大量的法律費用⋯⋯」。

在所有情況下,法院行使酌情權,判令原告支付被告80%的訴訟費(如不同意,則予以評定)。法院決定剝奪被告20%的訟費,這體現了很多常識;法官恰好在處理因關係明顯變質而產生的經濟糾紛方面經驗豐富。

作為「勝訴方」的被告獲批准有限的訟費,這反映了他在該案的理據很充分,他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也反映原告證據的薄弱,以及她對開庭的錯誤判斷。話雖如此,被告拒絕調解(本身)並不是基於充分的理由,因為他可以在不承擔法律責任和沒有訟費令的基礎上嘗試調解。單純地拒絕調解,無論是基於認為沒有讓步的餘地,還是基於任何其他原因,都不可能是合理的。不過,如果有充分的理由不進行調解,則必須在通信中清楚解釋及表達這個理由。

法庭就訟費所作的決定,有助提醒各方關於《實務指示31(調解)》的一般原則,以及各方的行為與法庭就訟費行使酌情權的關係(《高等法院規則》第62號命令第5(1)(e)及(2)條規則,以及《香港民事訴訟程序規則2020》[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2020]第62/5/6號評析)。除考慮調解外,當事人是否提出「不設預定條件和解提議」、「無損固有權益和解提議,但有關訟費除外」或「附帶條款和解提議」,都是需要仔細考慮的問題。

《實務指示31》的實施被推遲到2009年4月「民事司法制度改革」開始後,是「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廣泛諮詢的結果。《實務指示31》的核心是以下基本原則:調解是一個協商一致的過程,而各方的律師(如果他們有法律代表)的作用對這一過程至關重要。作為專業行為,律師有責任為其客戶考慮替代性爭議解決程序(《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原則10.17)。重要的是,在整個過程中,客戶可以依靠他們的法律代表就替代性爭議解決方法作出決定。

–RPC高級顧問 莊偉倫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