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激怒、重審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譚浩南一案(FACC 3/2017),無爭議的是,上訴人(案發時18歲)殺死他的女朋友,她身上有64個傷口。上訴人聲稱,他殺死死者的時候喪失了自我控制。他以《殺人罪行條例》(第339章)第4條的規定為依據,在謀殺罪的檢控中以「激怒」作為部分抗辯。陪審團以6比1大比數裁定上訴人謀殺罪罪名成立。

提出的爭論點

控方容許上訴人上訴至終審法院,理由是原審法官作出總結詞時,錯誤引導陪審團。爭論點是,終審法院如果判上訴得直,將定罪撤銷,但沒有以誤殺罪取代被定的罪行,案件應否重審。

決定

上訴人和答辯人向終審法院提交共同案由述要,以終審法院早前在港特別行政區 訴 梁耀強(2017)20 HKCFAR 1的判決作為依據。在梁耀強案,主審法官指引陪審團在案中特殊情況下,考慮「激怒」這個抗辯理由的客觀元素的時候,當如何處理案中的爭論點,也就是一個普通人會否作出申請人當時的作為。終審法院考慮這個給予陪審團的指引。終審法院考慮涉案背景及第4條的目的,以及法律上減輕發狂失控殺人的懲罰性結果的相關政策,對第4條作出恰當解釋,推論第4條的「作出被告人當時的作為」是指「以任何方法殺死受害人」(to kill the victim by whatever means),而不是用被告人所用的同一方式殺死受害人。譚浩南案上訴獲判得直,上訴人謀殺的定罪被撤銷。關於重審與否的問題,終審法院認為,雖然這次將會是上訴人第三次受審,再有拖延他就會再被羈留,不過命令重審是合乎公正原則的。

重點精華

譚浩南案,陪審團在法律上不可推論:(1)雖然被告人事實上是被激怒至喪失自我控制,(2)但報復程度不成比例,因此(3)在評定「激怒」抗辯是否成立時,所問的客觀問題定當以不利被告人的答案回答。案件存在着陪審團採用不當推論的實際危險,在這情況下,終審法庭裁定應當給予陪審團合適的指引,以抗衡該等風險。這個重要的特別指引被遺漏了(當時還未有梁耀強案的終審裁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