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監會TCOB

跟本篇「業界透視」一樣,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2018年年終的訴訟報告或許可以「Taking Care Of Business」作(次)標題,這或會令證監會執行部的一些高層人士產生共鳴。

年終報告有多個「亮點」。

終審法院就SFC v Lee & Ors [2018] HKCFA 45案,考慮了《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300條的適用範圍,作出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簡而言之,在涉及證券交易或其他受監管交易中作出涉嫌欺詐或欺騙行為。

終審法院認為,根據第300條的原意及目的,「交易」一詞應具有廣泛的含義,泛指交易中從事欺詐行為屬於違法。「交易」一詞包括通過濫用內幕消息而採取為了獲利或避免損失的行動。例如,開立證券交易賬戶和提供證券交易的指示。

鑑於有關股票並非在香港上市,故此上訴人在上訴案中的行為沒有抵觸該條例第291條(內幕交易),然而,該宗交易仍被懷疑是以欺詐或欺騙手段進行。

因此,若有人有份參予涉及證券或受監管的任何交易,而有關交易的內幕消息在香港境內遭披露或濫用(不論有關證券是在香港或在海外證券交易所上市),則該人士會面對以下風險:(i)在香港被刑事起訴;(ii)證監會根據第213條提出民事法律程序;或(iii)以上兩者。

SFC v Yiu&Ors [2018] HKCFA 44案,終審法院的主要考慮是,按照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的事實裁決,兩名主要答辯人依賴第271(3)條作出抗辯在法律上是否正確,即稱為「無罪目的」抗辯。在允許證監會就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和上訴法院的裁決提出上訴時,終審法院不贊成所謂「閉門解決」的辯解,因為第271(3)條下提供了免罪依據,從而限制了「無罪目的」抗辯。

SFC v Cheng [2018] HKCA 590案中,上訴法庭接納證監會的上訴,並將有關事宜發回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以確定被告人是否已「處理」有關股份。該案可作為環境證據的例子,可能會引起對被指控「交易」的推斷。上訴判決還重申了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調查的審判性質,其中重點不在於舉證責任,而在於證監會提交案件,及在於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如何根據民事證據標準以確定問題所在。

這些案件代表證監會取得重大成功,還有助於說明證監會的執法重點。幾年前,市場監管機構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以追捕被指控的違法者為目的,無論這些違法者潛伏在世界的任何地方。正如有些業內人士說 -「taking care of business」。

編者註 – 另見證監會的另一宗成功案例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Hong Kong Ltd v SFC [2018] HKCFA 42。

本欄所提供的資訊僅屬一般資訊,並不構成相關法律的完整陳述,亦不應被依賴為任何個案中的法律意見或被視作取代法律意見。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