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被責「非常的無知無能」

控辯雙方拉鋸近十年之後,Chun Sang Plastics Company Limited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 &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18] HKCFI 661案終於審結,向警方索償利潤損失的原告人獲判給損害賠償,而警方則被狠批「非常的無知無能」(simple ignorance of the law),「頭腦簡單,完全不懂法律」(simple ignorance of the law)(非法檢取貨物是根本原因)。

背景

警方接到懷疑開空頭支票的投訴之後,一意孤行,指控原告人處理贓物,更因為提出指控而檢取涉案貨櫃,原告人結果損失慘重,公司聲譽一落千丈。經調查後,原告人獲證明是真誠買家。警方因為非法管有及扣押貨櫃,在高等法院被判敗訴。

裁斷1:輕率判斷案情

警方單憑片面之言,幾近於無的證據,貿然行事。眾投訴人應獲指示透過民事訴訟程序申索賠償,警方錯認因由而導致無辜的原告人入罪。

裁斷2:扣押貨櫃並不合理

警方亦無視《盜竊罪條例》(第210章)第28(1)條的規定,根據該條,警方必須有手令才可以檢取贓物。不用多言,申請手令定必需要披露所有關於貨櫃擁有權的文件(近似民事案件的詳細而坦白的披露)。不過,全部都是對原告人有利的證據。另一方面,眾投訴人堅稱自己是貨主卻被連番否定。因此,警方會知道或理應知道,即使申請手令,也不會申請得到。法庭由此看來,推斷眾投訴人選擇不走正路,結果基於錯誤理解,反而試圖以《警隊條例》賦予的固有權力作為合理解釋。高等法院並不贊同。

裁斷3:過分保護自己

更糟糕的是,警方竟提議原告人跟案中多名投訴人平分貨價,法官孫國治指責警方只是希望把一手造成,越鬧越複雜的情節合理化。此外,律政司給予警方的意見自相矛盾,既指示毋須扣押貨櫃,同時又表示暫時不能發還。在判決書,這種矛盾再度被解釋為出於「防禦保護」之心,卻協助及教唆警方做錯事。

裁斷4:警方根本不負責任

高等法院認為,警方嘗試加入眾投訴人的申索,以求明哲保身,原告人雖然其後獲判勝訴,但已經因此而飽受噩夢煎熬。律政司協助警方作出不當行為,視法庭命令如無物,不遵從命令發還貨櫃。用法官孫國治的說法,是「袖手旁觀」。

粹言

這宗案件有發聾振聵之效,尤其提醒公僕(及其外聘代表)三件事:

  • 務要仔細研究並依循相關法例及指引
  • 一時衝動可能就騎虎難下。只在取得必要並且明確的資料後,才開始行動。
  • 坐而起行。時效消失可使訴因失效。此案兩名被告人甚至因為不作為而構成漠視法庭命令。
Jurisdictions: 

助理律師,羅本信律師行(香港)

香港事務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