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覺形勢: 優化香港法律人才的趨勢和意見

香港的哪一個行業領域和增長範疇,在2018-19年對法律人才有最殷切的需求呢?聘用和留住頂尖法律人才的最佳方法又是什麼呢?香港的法律專門人才招聘公司Michael Page的經理Marta Verderosa為我們帶來這方面的最新資訊。

美國法官Milas Hales有過這樣的名言:「優秀的律師必然有用武之地。」這說法確是最適合形容今天我們所看到的一個正在急速發展的法律市場,尤其是在亞洲其中一個最繁忙、競爭最激烈的城市裡。

對於在香港從事物色專門人才工作的前線人員來說,吸引和留住優秀律師就是他們所熱衷的工作:這份工作,是與這個經濟體中最具聰明才智、最具改革動力的人士相交。

作為法律人才物色的供需管道,專門招聘人員對這行業性質的改變及所爭逐的頂尖人才,有著他們的獨特看法。以下是我們所觀察到在不久將來會出現的一些趨勢,以及我們就如何在一個競爭激烈的市場,吸引和留住頂尖人才所提出的一些意見。

資本市場暢旺

在討論香港經濟的同時,如果不提及資本市場這一範疇的話,有關的討論將顯得毫無意義—這情況也同樣適用於討論法律人才方面。事實上,資本市場對人才的需求,也形成了對能說中文的資本市場律師的殷切需求,而我們預期這一趨勢在2018年一整年仍會持續上升。

由於2017年度的首次公開招股及外國直接投資市場恢復景氣,這也為權益資本市場的律師帶來了好消息。假定在本年我們享有環球增長、相對穩定的地緣政治,以及市場信心,那麼我們預期這一趨勢將會持續。

去年12月,港交所宣佈它在上市平台的開放方面將會向前跨進一大步:容許未取得收益和盈利的初創企業上市;容許擁有加權表決權或是「重心」在大中華區的企業進行第二上市。由是之故,我們預期國際、中國及香港的律師事務所在資本市場律師的招聘策略方面將會更為進取。

對監管範疇律師需求大

此外,我們也預期在監管領域方面將會有重大的舉措實施。關於「歐盟金融工具市場規則II」(歐盟的一個監管架構,下稱MiFID II)及其對金融服務提供者所產生的影響, 社會上已經有過許多的討論。MiFID II於今年一月開始生效,其新產品治理規則,雖然只適用於MiFID II企業, 但人們預期非MiFID II企業(例如總部設於亞洲的企業)亦必須遵從,因為倘若它們與MiFID II企業有生意往來,亦將會間接受到影響。

同樣地,金融科技的持續增長以及它所帶來的連鎖反應(其要求香港企業自行產出或引進支付系統、網絡安全、資料私隱及白領罪案專家), 亦將促使對監管範疇的律師需求大增。

聚焦於航空業

香港市場的一個新興範疇是航空租賃,因此對飛機融資和結構融資律師的龐大需求應會持續。過去數年,香港政府一直致力推動香港成為國際飛機租賃中心,以期吸引更多飛機租賃企業到來開展業務。

由於《2017年稅務(修訂)(第3號)條例》的實施(它在六個月前已實行了一個專門稅務優惠制度),使這一目標現時更為接近事實。它所針對的市場是亞太區的出租人,而這一新制度被認為是資產擁有者決定選擇何處為其投資地點的一項關鍵考慮因素(尤其是對那些考慮申請上市的出租人而言)。因此,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給予密切關注的範疇。

提供更大的工作生活平衡

在吸引和留住頂尖法律人才方面,是否能夠提供工作生活平衡和目標感,繼續是員工福利待遇方面的一項極受重視因素,而那些能夠提供靈活工作安排的律師事務所,將會因此取得重大回報。

無可否認,目前只有少數較進步的律師事務所和跨國企業在試驗此等安排,但我們樂於見到其所產生的成效和正日益受人關注。

根據我們過往的經驗,在正式工作以外有其它愛好和興趣的律師(包括在職母親),他們往往是積極進取的一群(儘管他們之中有許多人一直被排除在人力資源隊伍以外)。在香港這樣一個由應聘者主導的法律市場,建立能順應他們需要的架構和政策,從而留住這些具有豐富經驗的人員,確實是具有策略性的意義,而藉著聘用頂尖人才來強化企業品牌,也是一項深具價值的營銷工具。

內部人才的開發

由於香港經常是一個爭奪頂尖法律人才的市場,因此我們建議客戶推動更多內部人才培訓,包括根據未來數年的預期市場狀況,實施有效的人才增長和培訓計劃。

簡單而有效的人才挽留方法,包括:制訂「專業發展計劃」;鼓勵員工接觸新業務範疇;和提供更多直接與客戶接觸的機會。所有這些措施都是富有成效的,尤其是對於渴望尋求工作上多元化和更廣泛學習機會的年輕一代人才來說。

認真實行培訓與輔導

在一個頂尖人才享有眾多選擇的市場中,律師事務所過去一年的重點是放在制訂更具成效的學習和培訓計劃方面。香港在這方面的發展尚未完善,但我們看到它正在產生積極的轉變—而我們向客戶傳遞的信息是:運作的方式要從「管理」轉為「培訓」。

此等情況中需要關注的其中一項重要事情,就是律師在早期的事業階段,儘管曾經接受過良好的技術培訓,但這些技術在目前也許已經不符實際需要。幸運的話,他們也許偶爾會獲得資深律師或合夥人的指導—但很少律師事務所會為他們安排專門的培訓人員或培訓計劃。因此,我們認為不僅初級律師需要獲得提供培訓機會,就是中層的律師和合夥人,事實上也有接受進一步培訓的需求。

業務開拓培訓

未來分辨一位律師是否優秀的重要因素,最終可能是要看他們所擁有的軟技能—而對於現代律師來說,努力投身於工作和所具備的商業敏銳度變得越來越重要。

雖然在律師事務所中,業務開拓只屬於某一級別以上人員的責任,但對於有志成為合夥人的律師來說,他們也應當在這一方面獲得持續的栽培。因此,律師事務所如果能夠將營銷培訓作為律師培訓發展計劃的一部分,它便能夠更有地管理這一過渡期,使整個團隊額外得益—最後,並能確保公司有效地完成自身的定位和信息發放。

Jurisdictions: 

Michael Page Hong Kong,經理 ﹣ 法律業

Marta擁有5年法律招聘經驗,在Michael Page Hong Kong專注於私人執業。她在招聘各執業領域律師方面擁有豐富經驗,從新獲取資格律師至合夥人級別均有涉獵。她旗下4名招聘人員為香港律師行、國際企業及金融機構客戶招聘合格的法律專業人員。Marta以優異成績取得法學碩士學位,加入Michael Page之前曾在一間全球領先的保險公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