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求逮意

《香港律師》的讀者不僅包括香港的法律從業人員,亦有世界各地的法律界人士。期刊的雙語內容吸引了包括中國大陸、台灣和澳門(「地區」)在內的中、英語同業閱讀。

隨著地區內的法律服務市場開放,法律界與說中文的律師互動的機會良多。大多數同業中文水平優秀,語言能力不是問題。相反,互動產生的主要問題,是《法律執業者條例》中barrister一詞的法定中文翻譯「大律師」造成混淆及誤解。

與區內其他司法管轄區不同,香港的法律專業分流。律師分為律師和大律師兩種。仔細看兩個分流取得資格的過程及工作性質和範圍,就可看出詞不達意。

首先,香港對律師和大律師的學歷要求是一樣的,進入在職訓練之前,兩者都必須完成合資格的法律學位和法學專業證書。其次,大律師的在職訓練期比實習律師短。在獲取資格前,準律師必須在律師行完成兩年的實習期;而成為大律師前,準大律師必須在大律師事務所完成六個月的實習期。

律師從事資本市場、銀行金融、併購、房地產建築、家庭和遺囑、爭議解決等多方面的法律服務。

過去一個重要區別,是大律師在較高級法院(即原訟法庭及以上)有出庭發言權,而律師卻沒有這個權利。然而,自2012年起,隨著法律的修訂和引入評估制度,符合條件的律師可以通過豁免或評估獲得出庭發言權,在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以訟辯律師的身份出庭。 律師獲得較高級法院的出庭發言權,可以擔任以往大律師專有的訟辯工作。

除了出庭訟辯外,律師多年來也積極參與仲裁工作。許多律師專門從事某些法律領域,有些專攻的程度與該領域的大律師一樣。

自1996年起,英國已開始接受律師申請出任御用大律師,律師早於1997年就獲此榮譽。在2017/18年度,五名訟辯律師被任命為英國御用大律師。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31A條規定資深大律師的委任資格要求,只有大律師才合資格獲委任。律師會建議修訂第31A條,讓擁有所需經驗及訟辯地位的訟辯律師,亦享有獲委任資深大律師的同等機會,以糾正現時的不合理情況。

法律界兩個分流不僅資歷上沒有區別,它們的學歷、以至工作性質和範圍也接近,甚至一定程度上互相重疊。

然而,用中文介紹律師和大律師時,人們就會對他們的資歷錯誤理解,律師自動被視為比大律師資歷淺。這完全是中文翻譯造成的誤解,對律師絕不公道,尤其是在專業社交場合,律師根本沒有機會糾正誤會。

不幸地,條例已定明這個詞語的官方中文翻譯,必須所有持份者有共識才能更改,這可能是個挑戰。因此,有賴那些看到箇中不公的人士,教育不熟悉法律界分流者,讓他們認識兩個分流的真實地位,彌補翻譯的錯漏。

Jurisdictions: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