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更新

香港缺乏跨境破產的法定制度,相反,新加坡於2017年採納了《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跨國界破產示範法》。值得注意,香港約四分之三上市公司在海外註冊成立。儘管許多債務重組涉及在香港經營業務的內地公司,但內地與香港之間的跨境破產或重組事宜亦無互惠安排。

取而代之,香港公司法庭應用和完善承認外地破產程序的原則。在最近兩宗案件中,法庭總結了這些原則,包括:

• 外地破產程序是「集體破產程序」;及

• 外地破產程序在公司註冊的國家啟動。

Re Takamatsu [2019] HKCFI 802似乎是香港法院首次承認日本註冊公司在日本強制清算,並向在日本委任的破產受託人提供協助。在Re Joint Provisional Liquidators of Hsin Chong Group Holdings Ltd [2019] HKCFI 805一宗中,法院承認一間香港註冊成立並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在百慕達委任的臨時清盤人並向其提供協助。

在這兩宗案件中,法院均提到有關承認外地破產程序申請的標準做法
(以及《實務指示》3.5 - 提交公司法庭的書面申請)。為協助下達承認令及指引從業者,法院還在判決中隨附承認令的標準格式。

一旦獲得承認,香港法院將將根據具體情況,向外地破產管理機構提供不同程度的協助。然而,按照互惠的基本原則,協助程度必須符合破產管理機構所在地和香港的法律。為了說明這點,兩宗案件的命令第2段的內容如下(括號為不同之處,以便參考):

「[受託人] [聯合臨時清盤人]可以行使[他] [他們]根據[日本] [百慕達]法律及香港法例的權力,如同[他們]根據香港法例獲委任為[清盤人] [臨時清盤人] ......。」

Re Takamatsu一案,法官承認日本採用民法體系。然而,由於日本的清盤程序屬於集體破產程序,日本破產受託人的地位和權力與在香港任命的清盤人的地位和權力相似,因此承認並不受阻。香港法院日後是否會在缺乏同等程序的情況下,承認日本的民事再生程序,則是另一回事。

這些案件進一步說明,香港需要在法定制度方面取得進展,授權法院承認並向外地破產管理人員提供協助。與此同時,新加坡高等法院採納了《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跨國界破產示範法》,首次承認美國破產程序為本地公司法下的主要外地程序(Re Zetta Jet Pte Ltd [2019] SGHC 53)。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