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進未知的領域

我換上潔白的制服,腰上綁上圍裙,看看鏡子,就是這樣了!我終於踏出糕點師生涯的第一步。那是我在巴黎FERRANDI L’ecole de Gastronomie 的第一天。

美食世家

入讀FERRANDI前的道路很漫長。美食烹飪對我來說是與生俱來,我的父母40多年前移居英國,在蘇格蘭昔德蘭群島開了島上唯一的中餐館。我就在那裏出生,在廚房長大。我媽媽負責煮所有中菜。我自小就在五味雜陳的環境中長大。四歲那年,我們南遷至漢普郡開設中餐外賣店,當時來說是嶄新的生意。我記得週末的晚上,父母把我放在櫃枱下面,我聽到客人在揭菜單,就這樣在父親的叫喊聲和母親的炒菜聲中睡著。我想那個年代英國華人的生活大多是這樣。

我看英國電視長大,特別喜歡看烹飪節目。最欣賞Delia Smith在電視上教觀眾如何做完美的海綿蛋糕。我會盯著媽媽食譜內的甜品,幻想它們是真的。我做的第一個甜品是難吃極了的香蕉蛋糕。我們是個典型亞裔家庭,家裏沒有焗爐,只有電飯煲和煤氣爐。我以為微波爐和焗爐是一樣的,食譜說焗25分鐘,我就用微波爐高熱焗25分鐘,結果香蕉蛋糕變成黑焦。這個小小的挫折未能打擊我的鬥志,之後我在媽媽協助下專心做亞洲甜品,農曆新年時會蒸鬆糕和花生角仔。

法律與截然不同的路

我媽媽未讀過書,但像大多數亞裔父母,對子女寄予厚望。家人認為我一定要上大學,成為專業人士,問題只是當會計師、醫生或律師。眼見父母的苦心栽培(及追看Ally McBeal),我選擇了讀法律。我是家中第一代大學生,讀法律的第一人。雖然我用心學習,但對烹飪的熱誠並沒減退。在大學裏,我終於有一台焗爐。我會舉行甜品派對,首次看到別人吃到我做的甜品時面上的喜悅,那種滿足感深深吸引著我。

正如大多數專業,法律界一旦入行便很難離開。法律學院畢業後,我考取了LLM學位,然後返港在香港大學修讀PCLL,後來當實習律師,再獲取律師資格。我一路繼續做餅,實習律師的經驗令我網上搜查技巧了得,上網尋找甜品食譜之餘,亦進一步鑽研食譜背後的科學和技術。我會接生日蛋糕的訂單,享受朋友說蛋糕漂亮好吃一刻的無比成功感。

我相信生命是一趟旅程,到十字路口要作出選擇,走上不同的路。其中一個十字路口是我去紐約度假時,在朋友建議下去了一所法國烹飪學校附屬的餐廳吃飯。烹飪學校的學生為客人做菜。當晚的食物無可挑剔,令我意識到,要做廚師不一定要自小在米芝蓮餐廳當學徒。我去專業烹飪學校學習廚藝,還為時不晚。

離開法律工作去上烹飪學校的決定不易,部分因為烹飪學校所費不菲,我得儲錢,但主要是因為我害怕走進未知的領域。我有穩定的專業工作,在社會上備受尊重,而糕點師傅在香港並不是顯赫的職業。當我告訴別人我的理想時,他們會問:為何要「貶低」自己?但是,我知道如果不踏出這一步,我會後悔,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烘焙和創造。留在法律界我會財政穩定,但我不會開心。經過一年的認真考慮,我報讀了法國最好的烹飪學校之一:巴黎FERRANDI | L’Ecole de Gastronomie的密集全面糕點課程。我會在世界烹飪首都生活一年,學習甜品製作藝術。

烹飪學校

FERRANDI的課程為期5個月,之後學校安排我們在所選的酒店或糕點店實習6個月。

課堂通常由上午8時開始,首先清潔消毒廚房,待主廚來示範如何做某款甜品,然後我們就跟著做。課程模仿專業廚房的工作環境,不像有些烹飪學校有助理處理基礎工作,我們就像廚房員工一樣,必須自己清潔、點貨、顧焗爐和回答主廚的指令。每日最後大清潔後(消毒地板、清潔冰箱、焗爐和洗碗盆,確保明天有足夠用料),課堂約下午4時結束。

在學校的時間轉眼飛逝,我有機會認識不同背景和國籍但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們正職有老師、平面設計師、會計師、藥劑師,甚至職業摔角手,我們有著一個共同興趣:糕點製作。

實習期

我們認為在學校學習已經不易,怎料實習更加困難。我在巴黎Hôtel Barrière Le Fouquet’s酒店實習。這是一家位於香榭麗舍大道上的五星級酒店,設有一家米芝蓮星級餐廳Le Diane。第一天進入廚房,我就應接不下,廚師不斷用法語喊叫,雖然我懂一點日常法語,但他說話速度快,又夾雜廚房專用語,同一件事每個人用的字都不同,我還未準備好。實習的第一天,一切必須如時完美完成,因為客人吃飯時間快到了。在限時內為宴會鋪上百個甜品,壓力大透了,但我覺得很好玩。忙碌的工作結束時,廚房裏每個人都互相拍背鼓勵。在專業廚房和幾十年經驗的人一起工作,給你食譜沒有的指示,學到的東西比學校多得多。

返港

在巴黎的一年很快過去,我參加了FERRANDI的畢業禮。我在世界上最美麗、最神奇、最浪漫的城市渡過了一年,是時候回港。

不過,巴黎只是跳板,我現在有一年的糕點知識,渴望把知識付諸實踐。我在巴黎學到,如果你對某件事情充滿熱情,就永遠都覺得知識不夠,總是有新技巧、新口味可以學習。

我在米芝蓮兩星餐廳Caprice找到工作,在法國糕點師Nicolas Lambert的指導下,我的糕點技巧更上一層樓。糕點製作需要堅持不懈地不斷嘗試。我在Caprice的經驗很寶貴,不僅因為從才華橫溢的廚師身上學習,而且因為在廚房裏說廣東話,我也結識了許多香港糕點師傅。

在Caprice工作期間,我想探索自己的創作,而不是複制行政主廚的創作。於是我創立了自己的品牌CAKED_by_Isabelle。我為活動設計和製作甜品,利用多年的糕點知識和技巧,為客戶製作漂亮而口感豐富的糕點。

過去兩年,我的生活起了變化,得到不少機會,偶爾或會身心俱疲,但為了當中的成功感,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仍與法律界的朋友和舊同事保持聯絡。有時會想,假如當初沒有離開,也許現在當企業內部律師,或私人執業。不過,我沒有後悔讀法律和執業。它讓我學懂了許多生活技能,遇到終身摯友。現在我很快樂,不是因為我賺很多錢,不是因為我位高權重,而是因為我找到熱愛的東西,勇於踏進未知的領域。我希望其他人也會意識到 - 他們也可踏進未知領域,跟著生命走。正如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Paulo Coelho說:「記住我們的夢想,為它們而戰。只有一件事讓你的夢想變得不可能:恐懼失敗。」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