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MeToo–專談工作場所的不當行為

僱員的不當行為和欺詐行為所包含的活動範圍可以很廣泛,由缺勤到內幕交易、盜竊及財務報表欺詐,統統包括在內。這些行為上的過失通常不被察覺,只偶爾才有告密者將過失曝光,或者要不是僱主設有穩健的內部監控,根本無人知道。

行為、文化及問責性

隨著#MeToo運動興起,人們重點關注怎樣才算是「合宜」的工作場所行為,金融機構及相關監管機構日漸聚焦於僱員的行為,慎防他們行差踏錯。「行為、文化、問責」比起過往更加是企業永遠合用的口號。

• 利益衝突

國際間出現過多宗矚目事件,令人關注到不當行為或在工作場所出現的不當行為。2017年3月,英倫銀行(Bank of England)前首席營運長兼副行長Charlotte Hogg辭職,此前,他被指控沒有申報其兄長在巴克萊(Barclays)任職,而巴克萊是受英倫銀行所監管的銀行之一。英國國會財政委員會批評她未有披露利益衝突,指她的行為「未達到副行長職位所需的很高標準」,Hogg之後下台。無證據證明她故意隱瞞其兄長在巴克萊工作,但她被指沒有理會多次收到的程序提示,多年來並不符合相關的操守守則。Hogg有責任落實守則,守則列明銀行的管治標準,這些標準與銀行所監管機構的適用標準相若。

• 內幕交易

工作場所有典型的內幕交易行為。去年八月發生了一宗新的欺詐案,一家著名投資銀行的技術顧問被揭發一直把內幕消息轉交給女朋友的父親。所轉交的包括關於合併及收購但尚未公布的資料,女朋友的父親根據資料進行買賣。據報,美國代理律師Joon Kim稱:「眾被告人利用投資銀行的知情者,在機密的公司資料公布之前,買賣超過50次,非法圖利數百萬元。」另五名同樣根據資料進行買賣的男子分別在加州、佛羅里達州及新澤西州被捕,並被控從中圖利大約500萬美元。

• 缺勤

在香港,濫用病假的情況在節日期間特別嚴重。雖然無人有理由質疑合理的病假,但接連無故缺勤就有問題了。僱員通常在星期一或星期五無故缺勤,又或者在公眾假期開首或結束的日子缺勤。如果缺勤問題嚴重,公司就得承擔額外保險及使用臨時工人,所招致的成本可以非常龐大。當有僱員被知道以這方式濫用職權,員工士氣亦可能受到影響。

舉報渠道

應付濫用情況的一種方法,是開闢渠道,方便僱員舉報不當行為。與其他很多國家不一樣,香港的立法制度並不全面,沒有給告密者提供保障。反而,各項法律下有不同條文,東湊西拼的,保障告密者免被解僱或恐被歧視。凡披露的事情與貪污舞弊、賄賂、販毒得益有關,僱員受保障免被解僱。同樣地,根據任何香港反歧視條例作出披露或投訴的僱員亦獲得保障。

培養正確的文化

要消滅「壞份子」就得培養一種對僱員的欺詐及不當行為零容忍的文化。

董事局成員及高級管理層應以身作則,謹守公司的操守守則及反欺詐政策。公司亦應定期更新反欺詐應變計劃,並在公司內部廣泛推行,向僱員強調管理層所看重的清廉企業文化。

在經濟好轉的時期,沒有公司負擔得起收益通過不當行為、欺詐或不良行為而損失5%。處理工作場所中僱員的不當行為和欺詐行為的關鍵是,制定嚴格政策,建立清廉的企業文化,鼓勵僱員舉報行為不當的同事。

Jurisdictions: 

高偉紳律師行顧問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