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訟辯律師關於家庭糾紛的工作

家庭糾紛向來被稱為不討好的執業範疇,因為家庭事務律師的主要工作是化解夫婦之間許許多多深層次的分歧。因此,家庭事務律師最終只會是「收拾殘局」的說法算不上有欠公允。

家事法的實踐亦經歷過大變,例如家事法庭法官人數增加兩倍、民事規則及程序在家事法庭的應用增加。在很大程度上,後者是最近為了符合民事常規及程序而努力整合不同家事法例的影響所致。不過現在依然是實質上只有數條法例及規則,法律執業人員因而相對地較容易自行熟習。

家事法庭目前每天有十名法官開庭。眾所周知,家事法官孜孜不倦地努力工作,專職審案之餘,還騰出時間寫判決書。儘管如此,訴訟各方仍得經過冗長的輪候時間,案件才獲審理,在很大程度上,這是由於他們無法在早期達成和解所致。

事務律師當然有接受訟辯訓練的機會,特別是審訊前聆訊(例如排解金融糾紛及子女糾紛所規定的審前聆訊)的訟辯訓練機會,因為與大律師相比,他們更頻密地在家事法庭出庭。家庭事務律師如果想成為專家,就應當擔任客戶的訟辯律師,如此,他∕她就能夠觀察家事法官的查訊及行使酌情決定權的方法,這些實用的學習經驗單靠判決書是學不來的。

訟辯律師的一大優勢是,他∕她每天處理客戶的案件,對案件瞭如指掌,具備聯想相關事件或里程碑事件的能力。而吸引客戶的亮點,當然是客戶可以從訴訟開始時準備他們的法庭文件,直到在庭上辯護他們的立場,案件審結,全程交由同一名律師處理。這樣的安排也節省了訟費,因為客戶不用額外付費聘用大律師。

無可否認,客戶對事務律師的信任和信心是細緻入微的,因為客戶處身人生中的艱難時刻,很多時靠賴事務律師給予情感上的支持。家庭事務律師同時兼任輔導員的角色可不是聞所未聞的事。

可能有高淨值客戶認為必須由資深大律師給他們的案件作辯護,但這種想法往往取決於對方法律團隊可有資深大律師。這很可能是門面的問題,不過,己方法律團隊的規模比對方的較小的話,客戶有時也會覺得安排不周。資深大律師固然給法律團隊帶來寶貴的專業知識,因為訟辯是一種藝術,是一種不能從課本和判決書學得到的藝術。因此,對於有抱負的事務律師來說,這是學習專家所長的好機會。

毫無疑問,家事法事務十多年前已經開始逐漸受到重視,加上夫婦財富增加,於是吸引具有經驗的大律師加入。這令年輕律師難以參與「巨款」(big money)案,不過,大律師的加入不應阻礙他們處理涉款較少(但絕不是較不重要)的案件,從中攫取經驗。

財富可能造成複雜的財務結構,但夫婦解決婚姻破裂所產生的問題時,所面對的問題始終是大同小異的――將來照顧子女的安排就是最佳例子。現時,跨境婚姻在我們社區之中亦非常普遍,當要處理婚姻問題時,域外強制執行命令將會成為爭論點。

事務律師因為定期接待客戶,瞭解他們面對的問題,所以具有一種優勢。正因如此,當要落實法庭命令的條款而考慮合適方法時,他們能夠更妥善地想出務實的解決方案。同時兼任訟辯律師的話,事務律師能夠向客戶提供更為全面的服務,也就有可能更早解決糾紛,因而無需要進行昂貴並耗時的訴訟。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