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香港的外地律師制度

律師會就香港外地律師制度修訂建議的諮詢結果,備受各界認同。簡言之,主要的修訂建議均不獲採納*。

諮詢於2018年第四季進行,獲本地和國際傳媒關注。傳統以來,香港歡迎多元國際法律人才,與香港作為主要區域資本市場和國際中心的地位相吻合。

儘管現在似乎(實際上)已撤回,主要建議如下。

《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2條 (禁止從事香港法律執業)

建議修訂第12(1)條,以澄清外地律師只能就與律師會簽發的註冊證明書所述的司法管轄區的法律提供法律服務。這似乎引起了外地和國際律師行特別關注,這些律師行的外地律師就涉及跨境事務的國際交易和爭議提供諮詢,而香港則擅長這些事務。

第12(2)條

「外地律師可對以下任何事宜提供意見,或予以處理—

(a) 預計受香港以外的司法管轄區的法律所規限者;或

(b) 涉及國際私法或國際公法,或法律上的衡突者。」

建議修訂第12(2)條,以澄清外地律師可以執業律師身份(除其他事項外)就香港法律提供建議的情況。事實證明,這項建議過於難以進行,並有損於第12(2)條普遍寬鬆的既定性質。事實上,第12(2)條可能是協商程序的核心,連同第12(1)條,外地律師不得就香港法律提供法律服務或提供意見。這項基本原則獲廣泛理解和支持。

但是,這方面維持現狀應令外地律師和他們的監管律師(香港的律師行)停下來思考。被發現違反第12條者若面臨紀律處分,不應感到驚訝。過去,外地律師違反第12條者眾,外地律師在申請註冊時違反個人承諾的情況大增,這是個嚴重的問題。

《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第13條

將香港律師行內律師與外地律師的比例加倍增建議,或許並非培養本地人才的最佳方法,似乎缺乏實際理據。另一項現在已廢除的建議,是把外地律師行改名為香港律師行需時由3年增至5年(《律師執業規則》(第159H章)第2A(2)條)。經歷過這個過程的律師行可以證實,現有制度已足夠嚴謹,香港應著重吸引海外人才和業務,而非阻礙外地律師行來港。

《外地律師註冊(費用)規則》
(第159U章)

唯一獲保留的提議,是增加外地律師行註冊費的申請和續期費用。這些費用的數額已經停滯了二十多年,早就應該增加。建議的費用仍不能反映律師會在審批註冊申請的真正監管成本。

現在是時間把增加費用的建議送交首席大法官,越早獲准越好。所以持份者均在此優質專業的諮詢中發揮了作用。

*編者按:2019年7月5日的「會長的信」和2019年7月《香港律師》的「會長的話」證實了這一點中;兩者都必須細閱。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