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時提醒:處理工傷相關的意外索償案件時需要注意的一些程序事項

相信很多處理人身傷亡索償案件的法律從業者都會同意,這類案件不少都有較大機會庭外和解而無需到達審判階段。然而,即便如此,我們都需要提醒自己處理這些意外索償案件時,依然需要在案件初步階段便充分及花時間準備,並以案件將來在法庭審訊接受試煉的準則來研判。

高等法院在最近一宗案例HCPI 523/2016 便探析了一些可能頗為常見的程序事項,法律從業者不得不察。

案件的事實背景

簡而言之,原告人為一位女士,受聘於被告人經營的超級市場。她在意外事發時,與另外一位工友一起將一個盛載貨品的膠箱,從卡板上搬到手推車上的一隻空箱子,因而弄傷了她的背部。

在僱員補償個案案件在雙方同意下取得判決後,原告人在本案起訴被告人,控以疏忽與/或違反法定責任與/或違反僱傭合約。

就本文而言,案件的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法庭指出了一些訴訟雙方應該更好地處理的程序事項,而這些事項可能在這類案件正正是頗為常見的:

事項1.意外調查報告被遮蓋了

很多時候,當我們向政府機構索取文件時,取得的文件往往是基於私隱考慮而被遮蓋後的版本,一如在本案裡勞工處所提供的意外調查報告,同樣是被遮蓋後的版本。

在本案,法庭指出訴訟雙方應該向勞工處索取未經遮蓋的意外調查報告,原因是裡面可能載有很多對法庭有用的資訊。

(關於私隱考慮,可參閱 Chan Yim Wah Wallace v New World First Ferry Services Ltd HCPI 820/2013 (unreported)一案及香港法例第486章《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第60B條)

事項2.意外調查報告被內的照片印刷模糊

一如其他種類的訴訟,印刷模糊的照片應該在審訊前找出並更正。在工傷引起的人身傷亡索償案件中,勞工處提供的意外調查報告及裡面的照片通常都是黑白打印的,有時候印刷模糊。

這樣的情況下,訴訟雙方應該在審訊之前的一段時間及早採取合適行動,因為勞工處處理提供清晰版本的意外調查報告及照片往往需時。

事項3.重要證人未被傳召

當意外調查報告指出了可以就意外責任作供的人士,這位人士應當被傳召出庭作供,除非有好的原因無需他出庭作證。

在本案中,意外調查報告指出了原告人的工友,他們包括在本案意外一同受傷的工友,或曾提供或參加該超級市場的職業安全及健康訓練的人士,或與意外當時一同在該超級市場當值的工友。這些都是可以就責任誰屬問題作供的證人。法庭認為不傳召他們出庭作供是是「不尋常」及「難以解釋」的。

事項4.醫療證明書(病假紙)上前後矛盾的差異

當原告人提供的醫療證明書上有顯著差異,而這些差異可能影響到原告人作供時的可信性或令其存疑時,訴訟雙方應向主診醫生要求其披露診治原告人時的即時記錄的醫療短箋或便條。

在本案中,原告人曾向被告人再次提交了之前已經提交過的醫療證明書,而在後來再提交的醫療證明書是經修改的,其中添加了一些症狀。就此差異,法庭認為訴訟雙方都沒有下向主診醫生要求其披露即時記錄的醫療短箋或便條,是「令人驚訝」的。

本問要點

本案對所有從事工傷及人身傷亡訴訟從業者帶來一個適時的提醒,其中尤其是:

  • 在案件早期階段需要審核文件證據的質素並盡早跟進
  • 尤其在責任受爭議的案件中,需要找出案件的關鍵證人並向他們取證
  • 就證據的前後矛盾差異,需要特別謹慎處理及考慮是否需要採取合適的行動
Jurisdictions: 

香港執業律師

陳柏豪律師專門處理意外及災難事故引起的人身傷亡索償,及工傷賠償案件,其團隊在任何時候亦在處理大量相關案件。除此以外,陳律師亦對處理刑事抗辯及商業訴訟有豐富經驗。私人執業的同時,陳律師亦由香港政府律政司委任為外聘檢控官,常在法庭擔任刑事案件的檢控工作。

忙碌的法庭工作以外,陳律師不時受邀到客戶公司、公益機構、及政府部門分享法律知識及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