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綜複雜的無國界世界

隨著社會和經濟環境變化,法律專業不斷演進。過去20年,全球法律服務市場變化的影響,可能比過去二百年更為廣泛和深遠。

世界與全球化的聯繫越來越緊密,進一步加劇了影響。要一個司法管轄區的改變不影響其他司法管轄區,即使並非不可能,亦會非常困難。

其中一個對律師行業務結構的重大改變,是某些司法管轄區准許非律師管理、擁有和控制法律執業。讓我們概述這個改變如何開始及業界的反應。

人們往往以為英格蘭和威爾斯是准許非律師擁有、管理和控制律師行的全球先驅。事實上,澳洲新南威爾士於1994年開始准許有限度跨領域執業(MDPs),律師行獲准成立MDPs,前提是律師必須佔MDP的淨收入最少51%和大多數投票權。競爭管理局認為這些限制是反競爭的行為,在競爭管理局施壓後,這些限制於1999年12月解除。其後在2001年,相關法例進行了修訂,律師行可成立法團,並允許法律執業以具法團地位的律師行(ILPs)形式執業。ILP是從事法律執業的公司,不論公司是否也提供非法律服務,但必須任命最少一名律師作為法律執業的主管,負責管理法律服務,確保這些服務遵守法律規定的律師專業義務。因此,律師行能夠成立ILP或MDP、獲取外部投資或讓非律師參與公司的擁有權。

在英格蘭和威爾斯,替代性商業結構(ABSs)在2011年10月落實。ABS的定義廣泛。簡而言之,ABS是一種律師行,律師和非律師共享公司的管理和控制,為公眾提供保留法律和其他服務,允許100%外部 (即非律師)投資和擁有律師行。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引入ABSs是整個監管改革計劃的一部分,旨在讓受監管實體有更大的自由度管理法律服務的提供和商業模式,以提高靈活度和促進競爭。

除了澳洲、英格蘭和威爾斯接受ABSs和外部投資者外,新加坡亦准許非律師持有法律實體25%由外部擁有。新加坡的決定估計旨在滿足國際商貿日益變化的需求,確保新加坡的監管制度跟上澳洲、英格蘭和威爾斯法律服務市場的變化。相關委員會的報告指出,澳洲、英格蘭和威爾斯的新ABS模式對新加坡的監管結構構成「壓力」,來自這些司法管轄區的公司期望以類似總辦事處的形式註冊。委員會還指出,若新加坡排除外國的商業結構,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及後或會發現競爭地區決定採取更自由的模式。這清楚說明了一個無國界世界的錯綜複雜。

此外,在丹麥,律師可與特許會計師、稅務顧問、審計師、專利代理人和財務顧問有限度合作;在荷蘭,律師可與公證人、稅務顧問和專利代理人組成MDP。在布魯塞爾,MDP只能與會計師組成。西班牙的情況稍有不同,律師可與相符自由職業的任何人士組成MDP。西班牙亦准許律師行由高達25%外部投資組成。然而,這個趨勢亦面對強烈的反對聲音。美國、加拿大、德國、奧地利、法國和歐洲律師協會(CCBE) 均表達對律師行外部投資者的反對。

不同司法管轄區的反應各有不同,但各地的主要關注均是保護法律專業的核心價值。

考慮進行這個變更的司法管轄區,必須首先確保已採取足夠的保障措施,確保新結構下的法律執業將保持高操守標準,恰當保障客戶。在英格蘭和威爾斯引入ABSs的同時,亦進行了歷史性轉變,從個人的監管模式過渡至實體和結果為本的監管制度,以便利新結構的運作。

作為國際法律服務中心,香港與世界各地供應商保持密切聯繫,互動頻繁,法律界非常清楚無國界環境的挑戰。這些經驗非常寶貴,有助我們反思本地法律環境的未來方向。

Jurisdictions: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