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和解實務的最新資訊

最近有幾宗案件處理了一些與解決民事爭議有關的重要爭論。

附帶條款和解提議

  • 在附帶條款和解提議的規定下(《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22號命令),包含另一訟費規定代替法院規則(訂明在無需法庭許可而接受建議的情況下)的規定的附帶條款和解提議,不是恰當地按規則組成的建議。和解建議包含「不作出訟費命令不是難得一見的規定。香港大部分原訟庭案例顯示,這種建議(內含訟費替代規則)不符合附帶條款和解提議的規定(Choi Tak Man v Chan Yuk Lan Didi,HCA 600/2015,2017年10月30日,引用Wong Yim Man Anthea v Wong Ho Ming Felix,HCA 352/2011,2016年4月22日)。由被告人作出的和解建議是這樣,由原告人作出的也是這樣。
  • 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可以包含訟費規定,不過該規定不應與法院規則訂明的訟費後果有矛盾(關於「MCC Jakarta」,HCAJ 48/2011,2017年11月30日)。
  • 在「除訟費外無損權利」的基礎上,作出不是恰當地按規則組成的和解建議還是可以的(「Calderbank案」),只是得交由法庭決定那個建議可會影響訟費結果。相關個案很大程度視具體情況而定,難有定論。簡單地說,受提議者應仔細考慮清楚才拒絕任何合理的建議。
  • 該等包括訟費替代規則的建議產生一些有趣的問題,在香港,這些問題(可以說)配得較現存的更具權威的上訴判決。

和解協議

  • 就一般法律原則而言,在和解協議的準備工作方面,事務律師對另一事務律師的客戶沒有行使合理水平的技巧和謹慎的一般責任,也沒有侵權法下的一般責任(First Asia Finance International Ltd v Tso Au Yim & Yeung,HCA 2128/2013,2017年11月14日)。
  • 縱然如此,在(例如)訴訟方沒有法律代表的案件中,事務律師應當謹慎行事。此外,如果另一方是有律師代表的,他們應當出席和解談判。

湯姆林命令

  • 湯姆林命令(Tomlin Order)的標準用語是「訴訟各方可隨時申請命令,暫緩訴訟(但為了履行這項命令則除外),各方履行命令附表詳列的和解條件」,當中沒有給法庭提供更改湯姆林命令附表所載協議條件的一般權力(Shum Ho Seung v Shum Foo Hang,HCMP 3134/2016,2017年12月18日)。
  • 法庭確實有更改或撤銷同意令條件的管轄權,不過法庭只在有限的情況下,看得見充分的理由時才會這樣做。
  • 要由法庭更改湯姆林命令附表所載協議條件(而不是命令本身),就必須是(i)命令有訂明權力;及(ii)具備合約法上支持更改協議的情況(這情況可能並不尋常)。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