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根據《致命意外條例》及《法律修訂及改革(綜合)條例》作出攤分

陸永雄律師,陳之文律師行

通常來說,當被告人接受為了結某項訴訟因由而繳存法院的款項時,如果該訴訟因由包含一項以上申索,原告人將認為有必要根據《致命意外條例》(「《條例》」)及《法律修訂及改革 (綜合)條例》(「《修訂條例》」)攤分該筆款項。在Hse Fei Lun, the administrator of the estate of Lam Chu Yuk, the deceased v So Suk Yee and Wu Ching Yan Becky [2014] 4 HKC 507一案中,被告人以案情不涉及未成年人的利益,以及兩名成年受養人之間不存在明顯的利益衝突為由,認為法庭大可單由被告人自行攤分和解金額,原告人無必要尋求法庭頒令;原告人就此進行爭辯,尋求法庭頒令攤分。法庭釐清攤分的規定後判原告人勝訴,即根據上述各條例以一項訴訟因由(包含一項以上申索)提出申索的成年受養人(或已妥協的原告人)須按照法庭命令攤分賠償。

但在Hse Fei Lun一案之後,攤分的必要性仍然未有定案,在牽涉細金額的申索中,屬訴訟同一方的當事人甚至就這個必要性發生爭拗。進一步了解案情後,該等問題可能不都那麽明確。成年人不是蠢人,大多數都能有分寸地自行或在律師協助下安排賠償細節,無需法庭介入。由兩人以遺產管理人身份(但沒有任何收益人)提出的小額索償,如涉及的賠償款項為喪葬費港幣40,000元、法定親屬喪亡之痛損害賠償港幣150,000元,以及反映痛苦、苦楚及失去生活情趣的損害賠償港幣20,000元(合共港幣210,000元),案情都是清晰明確的;在這一類情況下,法庭不會認為具有任何攤分理由。特別是,沒有任何成年人或已妥協的原告人是必須循法庭程序解決分派問題的,當考慮到根據《條例》的推定條文第4(2)(h)條所規定的平均分佔親屬喪亡之痛的損害賠償時,更是如此。港幣40,000元及港幣20,000元的餘款不可毫不懷疑地根據《修訂條例》提出申索。合計港幣60,000元由上述二人以遺產管理人身份保留;遺產管理人須以信託方式代受益人持人(雖然這裏沒有收益人)。即使(在其他個案中)有受益人,該兩名(或在其他個案中單一的)無須法庭作出攤分的遺產管理人,事實上擁有不可剝奪的權利,有權善意地酌情將港幣60,000元分給各受益人,法庭相當可能不作絲毫干預。(如果根據《條例》提出受養人索償沒有敗訴,為什麽急於攤分呢?)

表面看來,Hse Fei Lun一案參照《1976年致命意外法案》(The Fatal Accidents Act 1976),指出根據《條例》攤分的規定,但背後卻傾向於證明,如在上述情況顯示的,是(一名或以上)遺產管理人支配賠償的分派,而法庭又不作干預,現時並沒有可以根據《修訂條例》的規定作出的攤分。至於民事訴訟程序第80/15/3段裏面的申索款額,編纂2105年民事訴訟程序的可刻意避開公布根據《修訂條例》作出不必要攤分的訴訟程序,但為了得到更多有關攤分的指引,假若即將出版的民事訴訟程序中載列更多有關本函標題的訴訟程序,我們定必感到萬分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