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及「不就訟費作出命令」

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最近在Wong Yim Man v Wong Ho Ming [2016] HKEC 930案裁定,被告人的書面和解提議不完全是《高等法院規則》第22號命令(「和解提議及款項繳存法院」)所指的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原因是該和解提議載有關於訟費的規定;準確地說,載有「不就訟費作出命令」的規定。

判詞其中一段(第15段)相當重要,現引述如下:

「第22號命令第20條規則規定,凡被告人為整項申索的和解而作出的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或附帶條款付款,在無需法庭許可的情況下被接受,除非法庭另有命令,否 則原告人有權獲付他截至送達接受通知書的日期的法律程序的訟費。值得注意的是,這條規則不受附帶條款和解提議中任何已獲原告人接納的訟費規定所規限。」

這個判決甚有意思,但提議者,也就是被告人卻難免感到有點失望(除被告人以外,還會有其他人感到失望)。以附帶條款和解提議的方式提出和解提議的情況有很多很多。以「庭外和解,訟費自負」為基礎的提議經常被視為本身有「不就訟費作出命令」的規定;被告人不願意就「勝訴無望」的申索支付原告人的法律費用就是一例。

我們有充分理據去接納被告人包含訟費規定的提議是符合第22號命令的提議。擴濶附帶條款和解提議的機制會便利和解選擇,並且符合法庭規則的根本目的及法庭的案件管理責任(《高等法院規則》第1A號命令第1(e)條規則及第1A號命令第4(f)條規則)。但對於某些初審法官來說,把本身有訟費規定的和解提議當作附帶條款和解提議似乎是做過了頭。

考慮到有關附帶條款和解提議的規定對香港民事程序規則的重要性,在Wong Yim Man案提述的某些案例欠缺清晰,令人遺憾*。第22號命令的規定在2009年4月生效時,被認為是一種有利和解「選擇」的模式轉移。然而,用過度機械式或不一致的方法應用第22號命令,會削弱命令的規定並且產生不確定因素。

唯一可以寄望的是Wong Yim Man案中被提出的論點有一天被帶到上訴法庭席前,越快越好。同時,正如我們在2016 年4月的業界透視(「Calderbank提議 – 作用尚存(而且作用頗不錯」))提到, 有些法官支持更多使用舊式的Calderbank 提議,他們的明智做法(現在)看來是有其優勢的。


*  事實上,一些在Wong Yim Man案提述的案例是難以明白的(即使考慮到上下文)。

Jurisdictions: 
標籤: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