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怡蓁律師對高爾夫球的熱愛

週一至週五,她在辦公室為客戶提供法律服務。週末,她幾乎總是在高爾夫球場打球或指導其他球手。對陳怡蓁律師而言,生活總是圍繞著法律和高爾夫球。

陳律師在香港執業超過27年,是梁陳彭律師行的顧問。她亦是香港高爾夫球總會的球例副主席、錦標賽委員會主席及女子亞洲高爾夫巡迴賽賽事總監。在2000年初,她是香港首位華人女子高爾夫球裁判。

陳律師20年前開始打高爾夫球,廣闊的綠色球場令她對高爾夫球著迷。

她說:「當你在18洞高爾夫球場上散步時,周圍有綠色植物,你可以放鬆心情,暫時忘掉現實,專注於打球。打高爾夫球可以放鬆四個小時。法律工作有時會很乏味。」

也許是法律工作的這個方面,促使陳律師尋找更多變化的嗜好。

陳律師說:「與網球場或籃球場不同,每個高爾夫球場都獨一無二,各有特色。高爾夫球是一項特殊的運動,有長、短桿,一桿能打球打出20碼或200碼,揮捍前需要徹底思考。它不只關乎技術,亦要用腦。」

從高爾夫球裁判做起

她說:「打高爾夫球多年達到一定水平後,你可能會想參加比賽。雖然比賽球例很多。」

陳律師決定學習球例,她認為學習球例會令她成為更好的高爾夫球手。

她說:「了解球例不僅可以在比賽中幫助其他人,還有助自己比賽。我從學習球例中受益匪淺,因為我可以學到保持冷靜,如何處理不同的情況。」

她對高爾夫球的熱情和學習球例,最終促使她成為高爾夫球裁判。她於2000年往馬來西亞吉隆坡的球例學校,並於2002年前往蘇格蘭聖安德魯斯裁判學校修讀。取得資格後,她成為第一位華人女子高爾夫球裁判。

香港公開賽於2001年成為歐洲巡迴賽的一部分,那時陳律師開始與歐巡賽的裁判一起工作並學習。

她表示:「通過與這些世界級的裁判並肩工作,我學習到他們如何處理不同的情況,獲益良多。這與業餘比賽非常不同。大多數香港的賽事都是為業餘選手而設,但香港公開賽是歐巡賽的一部分,是一項專業賽事。」

今天,她不再是唯一的女性裁判。

她說:「我剛開始時,沒有其他女性裁判。後來,我的一些朋友考取了裁判資格,現在已有五六人。」

最好的時光

陳律師從高爾夫球員到裁判,經歷了許多事情,留下了許多回憶。

她說:「擔任女子亞洲高爾夫巡迴賽的裁判,讓我有機會到訪我從未涉足的國家,如印度。我還去過台灣、日本、泰國等。」

對於陳律師來說,最好的回憶是遇到世界上最好的高爾夫球手,這些經歷仍然令她熱血沸騰。

陳律師說:「2007年泰國皇家盃有代表歐洲和亞洲的隊伍參賽,我見到了Henrik Stenson、Robert Karlson、Lee Westwood、Darren Clarke、Tonjai Jardee和Jeev Milkha Singh等一些著名職業球員,我興奮極了,特別是見到當時亞巡賽的頭號球員Jeev Milkha Singh。」

她說:「在香港公開賽,你通常會被分配到一個位置觀看球員比賽。但是在這場比賽中,你可以跟隨球隊去不同的球洞看他們的表現。每隊都被分配了一名裁判。我有機會從近距離看到這些職業球員如何處理每一桿,與我們業餘球員又截然不同。」

傳遞訊息

她說:「作為一名狂熱的高爾夫球手,當然最好是參與打球。可以與朋友一起享受打球。我不是特別出色的球員,我只有俱樂部的水準。高爾夫球對我來說只是一項休閒活動,但我也很喜歡為這項運動作出貢獻。」

陳律師擔任高爾夫球裁判,已從實習生發展到訓練其他人。她現在向高爾夫球手和裁判提供有關高爾夫球例的講座和研討會。

她自己亦打球,但看到頂級球員的精湛球技,是這項運動為她帶來喜悅的一大部分。

陳律師補充道:「我喜歡看職業球手,尤其是看到本地高爾夫球手在世界舞台上取得進步和成就。」

她對這項運動的貢獻從與高爾夫球手合作到舉辦大型賽事。她從多年參加不同比賽中吸取經驗。有一次,她在威爾斯擔任歐巡賽的客席裁判。

陳律師說:「透過參加這些國際賽事,了解他們的組織方式後,我籌辦了2015年的香港女子公開賽。」

香港女子公開賽現在已舉辦第四年,吸引了來自包括日本、韓國、澳洲、中國內地、台灣和香港等16個國家和地區的球員在粉嶺香港高爾夫球會進行比賽。比賽獲中國女子職業高爾夫球協會、台灣女子職業高爾夫協會和亞洲女子高爾夫巡迴賽的認可。

她努力協助高爾夫球手走上職業道路,其中一位年輕女選手是現年24歲、在香港出生的高爾夫球手陳芷澄,她現在是世界級的職業球員。

陳律師說:「芷澄在2016年勝出香港女子公開賽,讓她獲得2016年夏季奧運會的入場卷。我們培養了一名奧運選手。香港女子公開賽助芷澄成為職業高爾夫手。」

籌辦錦標賽的過程無疑有起有落,甚至比她的法律工作更具挑戰性。

陳律師說:「我畢業後一直執業至今,所以我很熟悉我的法律領域。籌辦比賽是我不熟悉的事情,這讓我以不同的方式看世界。」

「作為律師,人們來找你幫忙,受到尊重。作為籌辦者,你要找人幫忙。兩者的角色剛好相反。」

陳律師說,她花了六至九個月的時間籌辦賽事。

「一開始必須找到裁判機構和贊助商,令排名積分得到承認並簽署合同。」

陳律師說:「我籌辦了三年的比賽,奠定了基礎,現在已經把工作交給了其他人。籌辦比賽並非易事,但看到結果就會感到滿足,覺得辛勤工作得到了回報。」

法律與高球

陳律師的滿足感不僅來自參與體育運動,還來自幫助他人,這與她從法律工作中獲得的滿足感並無二致。

陳律師說:「擔任裁判是一種服務,和做律師一樣,幫助別人解決問題,無論是客戶還是高爾夫球手。」

她補充道:「你可以幫助球員。高爾夫球例很複雜,只有少數人徹底了解球例。如果球員遇到問題,他們需要裁判來指導他們解決問題。」

陳律師說,她的生活很簡單,要不在辦公室,要不在高爾夫球場。

陳律師說:「我其實沒有其他愛好。自從成為裁判以來,我所有假期和業餘時間都奉獻給裁判工作。」

有時候,在工作和高爾夫之間取得平衡可能是個挑戰。

「有一次,我要留在威爾斯十二天,時差很大,多得現代科技,我可以遙距工作,聯繫秘書,獲得其他律師的協助。但時差讓我很難與香港的同事合作,因此,當他們再次邀請我擔任客席裁判時,我唯有拒絕。」

不過,這並沒有阻止她擔任裁判。 她現在選擇參加亞洲賽事,那麼時差的問題便不大。

陳律師將她擔任裁判的成就歸功於其法律背景。

陳律師說:「多年的法律訓練有助我解決爭議。我曾被任命裁判官三個月。這些訓練和經驗讓我在解決糾紛方面有優勢。我會提出問題,然後重覆情景。」

她指出:「法律訓練是邏輯訓練。在解決糾紛時,你會逐步查看案件,找出根本原因。這使我能平靜地處理糾紛,在遇到任何爭議時,將我的法律訓練應用於案件。」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