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件透露的選擇

《香港律師》多有文章論述關於香港大型商業訴訟的電子文件透露問題。這些問題是許多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共有問題,而這些司法管轄區都有制定民事程序規則,就開審前交換由訴訟一方管有的相關文件作出規定。

主要的問題關係到正在忙於處理大量電子文件披露事宜的訴訟人士及其律師,他們的處理方式與訴訟相稱,並且有助法官履行其處理案件的責任。

這些是最近在倫敦Commercial Court Rolls Building舉行的一場研討(General Counsel 100 Disclosure Seminar)中所討論的議題。

鑒於倫敦商業法庭(London Commercial Court)的「標準披露」程序和香港高等法院的「披露」程序有相似之處,有幾點值得我們注意(包括以下例子):

  •    在文件浩繁的大型訴訟中,訴訟各方 應考慮選擇「菜單」(m e n u ) 會否合用,藉「菜單」(例如)把電子文件透露限制於某些重要爭論點之內,或者分階段管理電子文件透露*;
  • 有一個有意思的想法:在適當情況下, 利用案件管理指示去規定證人陳述書先於電子文件透露。每份證人陳述書會附上證人提及的文件(正如在香港的一般做法)。之後,相關性的問題主要會依據證人陳述書(而不是在訴訟人士的申訴答辯書見到的法律語言)來確定*;
  • 在商業訴訟中,訴訟人士的代表律師越來越需要在第一次個案處理會議舉行之前,一早為電子文件披露做準備, 就如案件審理法官越來越需要具備處理受爭議論點的經驗,也越來越需要趕上電子文件披露的科技一樣;
  • 有意見認為,在倫敦,與電子文件披露分不開的沉重且成本高昂的責任,可能令一些人士掉頭走,放棄提起商業訴訟。

有了電子文件披露試驗計劃(依據實務指示SL1.2)之後,香港商業案件審訊表中的訴訟各方及法律從業員就有等著他們去汲取的經驗了。

毫無疑問,這些議題可以在2016年9 月21日在香港舉行的「2016企業律師年會」場外討論。

- 施德偉高級合夥人,Smyth & Co與RPC聯營

* 見(例如)高等法院實務指示SL1.2第5段及第20段;以及《高等法院規則》第24號命令第2條及第15A條規則及第38號命令第2A(2)-(3)條規則。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