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名拖欠強積金供款被判監的公司董事

根據《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強積金條例》」),任何僱主無合理辯解而沒有適時支付強制性供款,即屬犯罪,最高可被處罰款450,000港元及監禁四年。

《強積金條例》2012年經修訂後,任何僱主無合理辯解而沒有遵守法庭命令,不支付尚欠的強積金供款及附加費,即屬犯罪。一經定罪,最高可處罰款350,000港元及監禁三年;如該罪行屬持續違犯的罪行,另每日罰款500港元。如僱主是公司,而公司某人員(董事或經理)知道或應該知道法庭已就罪行作出命令,須推定該罪行是在該人員的同意下犯的,或可歸因於該人員的疏忽。該人員會被視為觸犯同一罪行,被判處同一懲罰。有兩種情況可以推翻推定:一、有足夠證據帶出有關該人員有表示同意或疏忽的爭論點;二、控方沒有提出足以排除合理疑點的相反證明。

上文提到的2012年修訂是回應公眾要求的修訂之一,以更有效辦法應付拖欠供款的情況。《僱傭條例》2010年經修訂後,訂明任何僱主沒有支付勞資審裁處或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判給的款額,即屬犯罪;立法會在修訂《強積金條例》的過程中,參考了這項修訂,認為強積金制度適宜加入類似條文。

在一宗最近的案件中,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針對一間公司(僱主)提出民事索償,追討公司未繳清的2015至2016年度強積金供款及附加費 ,合共380,000港元左右(「欠繳款額」)。雖然該公司其後支付了部分款額,但在2017年6月認罪之時,欠繳款額尚餘大筆款項未有支付。被告人,即公司董事,因為沒有遵行支付欠繳款額的法庭命令,被判處監禁21天。

雖然已不是第一次有僱主因為拖欠強積金供款,違反《強積金條例》而被定罪,但這是第一宗有公司董事被判監禁的案件。

這罪行不是嚴格法律責任罪行。僱主只要確立「合理辯解」,解釋得到不遵行法庭命令的原因,就可避免招致法律責任。現在沒有關於甚麼可以構成「合理辯解」的硬性規定,因為何謂「合理辯解」很視乎案情而定。不過,以下列舉幾個僱主或其人員可以用作抗辯的例子。

  • 僱主由於陷入困境而拖欠供款,但能夠證明自己正在合理並認真地盡力挽救公司,那麼,法庭在決定僱主是否有抗辯理由的時候,就有可能考慮僱主盡過的努力。
  • 僱主能夠證明自己有一套有效的管理系統,定期檢視人力資源,而拖欠供款是行政疏忽造成的「一次性」錯誤,亦可能有助僱主脫罪。
  • 有證據證明有人員已經做了他∕她能夠做的,以求避免或補救遭違反之事,例如指示在公司帳戶撥出預算費支付逾期供款及附加費,或指示其他僱員記錄並遵行任何針對公司作出的法庭命令,或取得合用的法律意見,這樣,該人員就有可能不因為公司違法而招致個人法律責任。
Jurisdictions: 

孖士打律師行,合夥人

孖士打律師行,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