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發出有關使用航拍機的指引

Mark Parsons合夥人及Peter Colegate律師,霍金路偉律師行

無人駕駛飛機(「無人機」,普遍稱為「航拍機」)系統在香港日漸普及;3月29日,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公署」)發出指引,是公署第一次針對這現象進行的工作,也是香港第一次有監管機構就無人機的使用進行實質的監管工作。

這指引來得正是時候。估計香港目前有5,000部無人機,預料隨着價格下降,以及個人和企業逐漸認識到無人機的潛在用途,數量將會增加。無人機系統技術亦日新月異。製造商現在正試驗多種無人機系統,包括能夠收集熱能圖像的、提供電訊服務的、測量環境的,甚至是同時安裝多種不同的感應裝置以收集「大數據」的無人機系統。

無人機系統的潛在用途引起有關方面極為憂慮對無人機的監管,但目前監管規定非常有限,個人私穩的重要問題尚未解決。香港要更廣泛地展開有關無人機系統的爭論,公署刊發指引是第一步。

香港的無人機系統監管制度

香港民航處負責監管重量超過7公斤的非閒暇用途無人機。放飛重量不超過7公斤純粹作閒暇用途的無人機,歸類為無線電控制模型飛機,民航處無須監管。

預期會有越來越多人使用無人機系統,這帶來基本監管規範的問題。香港的城市密度和獨特的地理特性使得安全問題極為重要。民航處規定,香港機場5公里範圍內、超過地面以上300呎及能見度少於5公里,均不准放飛用於商業用途的無人機。現時亦有規定,發行員必須證明他曾接受放飛儀器所須的訓練,才合資格放飛航拍機。飛行計劃亦須於起飛前至少28天提交民航處。

有關個人私穩的問題

民航處的規定明顯是針對飛行員資格和安全問題而制定。現在不清楚的是,民航處在發出許可證時,有沒有責任考慮個人資料私隱的問題。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專員」)去年在專員網誌中表示,他關注到隨着無人機系統的使用增多,香港有需要加強保障個人私隱權。專員認為,無人機帶來獨特的私隱問題,因為航拍機能夠「在遙遠的有利位置收集解像度高的清晰影像(通常是長時間、持續及隱蔽地),讓人可以秘密地持續高空監察目標人物。」

專員的新指引進一步鞏固這方面的意見,並具體建議一些無人機系統操作員應採取的合規措施,包括進行私隱影響評估,使之作為飛行計劃的一部分;減少使用航拍機收集個人資料,盡量減至只收集基本需要的數量和種類;採取措施確保遺失航拍機時數據安全。專員亦建議一些方法,提醒公眾無人機正在收集個人資料,比如在機身安裝閃燈以顯示無人機正在進行攝錄,以及透過社交媒體或其他途徑,預先宣布無人機會進行拍攝。

專員已經個別地呼籲科技商致力把私隱及資料保障融入其產品和服務中。作為熱切追求「保障私隱 全面貫徹」(privacy by design)這概念的擁護者,專員認為,維持一個保障私隱的環境極為重要。

在藍天下想想如何監管放飛無人機

公署有關在香港使用無人機的指引引起一些有用的討論,而討論的是大有可能在未來數年相當重要,但也相當複雜的規管範疇。在香港這類高密度的城市化地區中,無人機對個人空間的影響顯而易見。確保在香港放飛無人機符合公署規定的方法,會是將來需要關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