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司法機構的數碼化(第一篇)香港法院首次批准利用虛擬資料室送達法律文件的背後故事

引言

在跨境訴訟的背景下,特別是就欺詐申索而言,「馬雷瓦強制令」(Mareva Injuction)是一項全球性的資產凍結令,是打擊國際欺詐的法律核武器。然而,香港及其他普通法管轄區的商業訴訟律師都知道,向外國被告人送達有關法庭文件時,往往會遇到實際困難。而當試圖向外國司法管轄區的涉嫌欺詐者送達緊急法庭文件時,這些困難就會更加明顯。

Hwang Joon Sang and Future Cell Plus Co. Ltd. v. Golden Electronics and others [2020] HKCFI 1084一案中,高浩文法官以准許查閱虛擬資料室資料的方式引入「送達」,這是一種對香港提供「送達」的新模式:具體地說,這是為了避免一些與欺詐申索相關的高昂費用及低效率問題。

批准利用虛擬資料室「送達」法律文件的判決

在Hwang Joon Sang案判決之前,原告在涉及多名被告的複雜欺詐案中申請全球「馬雷瓦強制令」時,需要支付文件紙質副本的「送達」賬單(通常通過快遞),而費用從數萬元到數十萬元不等。此外,在外地司法管轄區「送達」法庭文件時,原告人需要聘請外國律師完成「送達」,這既耗時又昂貴。

通過准許查閱虛擬資料室資料的方式來提供「送達」,為現有方法提供了一種很有前途的替代方法。高浩文法官在他的判決理由中在第36段指出:

「在某些方面,提供通往虛擬資料室的鏈接可被視為類似於包含文件的信封或包裹,而使用鏈接的進入代碼或密碼類似於打開信封或包裹的方法。顯然,鏈接和進入代碼將以一種很多人(即使不是大多數人)也會發現比紙質副本更方便的形式提供對文檔的隨時查閱。這將以一種快速、高效和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實現這一點…」(已添加强調)

香港法院已經允許通過使用電子郵件進行「送達」。高浩文法官在少數其他案件中允許使用Facebook Messenger或WhatsApp Messenger提供「送達」;這兩種都是私人「送達」的渠道,用於發送文檔或發送指向文檔的鏈接。但正如高浩文法官指出的那樣,使用虛擬資料室是一種獨特而創新的方法:

「在這案件,朴完基大律師提出我應該更進一步。他讓我參考HHJ Waksman QC(作為高等法院法官)在CMOC Sales & Marketing Ltd v Persons Unknown and 30 Others [2018] EWHC 2230(Comm)一案中(第191段)的英國判決。在該段中,法官指出他較早前批准了一項涉及使用虛擬資料室、向被告送達文件的制度。他形容這是訴訟的『創新特色』。」

高浩文法官信納,在適當的情況下,類似的「送達」模式在香港也是合理的。法官覺察,根據第1A號命令第2條規則,法院在行使其任何權力時,獲授權落實規則的基本目標,而根據第1A號命令第1(1)條規則,法院獲授權透過積極管理案件來促進該等基本目標。

案件背景簡介

本案的原告聲稱,多名詐騙者將原告的資產轉移出香港。原告對被告持有的銀行賬戶中的資金提出擁有權申索。

本訴訟於2019年8月通過令狀開始,首先對前6名被告發出臨時強制令,後來也對其他20名被告發出臨時強制令。原告還獲得了文件披露命令,其中找到了涉及幾名被告的交易。在撰寫本文時,目前有28名被告,而這個數字預計還會繼續增加。大多數被告居住在外國司法管轄區,亦有明確的迹象表明,其中一些被告試圖避免及/或拒絕「送達」的法庭文件。

不出所料,鑒於案件的性質,各方(包括銀行)之間製作、打印、重印及交換的文件數量非常龐大;而試圖向每一名外國被告送達如此大量的文件是相當昂貴的(而且不環保)。

利用虛擬資料室「送達」如何在實踐中發揮作用

必須指出的是,這種新的「送達」方法仍然要求原告首先以另一種法院批准的方法「送達」每一名被告。正如法官在其判決理由中指出的那樣,「要確保每次擬議的「送達」方法都得到或仍然得到法院的授權,仍然是重要和必要的。」

一旦法庭授權使用虛擬資料室作「送達」,律師須致函有關各方(被告人),解釋該法律函件的性質,並提供進入虛擬資料室的詳細步驟,包括虛擬資料室網址的鏈接。此函件可以通過以下法院批准的方式遞送:

  • 通過郵遞/挂號郵遞方式遞送紙質副本;
  • 通過已知的收件人使用過的電子郵件遞送電子副本;及/或
  • 通過即時通訊軟件服務(如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 Messenger、微信)遞送電子副本(如果法院已批准使用私人通訊軟件服務的話)。

結論

研究表明,近年來,網絡欺詐案件數量激增,法律糾紛主要內容涉及虛擬交易的比例越來越大。在未來幾年,我們可以預期類似Hwang Sang Joon一案的跨境商業欺詐案數量將大幅增加。

高浩文法官在此案中的判決表明,香港法院願意適應日益虛擬化性質的法律糾紛,並提供靈活性,以應對日益跨境化的商業欺詐申索。

當然,當涉及到允許使用虛擬資料室提供「送達」時,可能沒有「一刀切」的方法。然而,這項裁決已為採用新的「送達」模式、將更多科技融入我們的法庭實務,以及為挽救更多的樹木做好了準備。

–香港朱喬華事務律師
–Liberty Chambers大律師朴完基 
–Liberty Chambers大律師莫倬原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Liberty Chambers 大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