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成為獲俄 羅斯許可的首家外國仲裁機構

2019年4月25日,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成為獲得俄羅斯政府根據俄羅斯聯邦仲裁法批出許可證處理仲裁的首家外國仲裁機構。

這是俄羅斯涉外糾紛仲裁的重要一步,也為俄羅斯和亞洲的仲裁使用者開創了新的機會。近年來,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在俄羅斯仲裁使用者中的受歡迎程度顯著增加。因此,俄羅斯政府批出許可證是切合時宜的,這無疑會導致與俄羅斯有關的國際糾紛的各方更多利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服務。

無證機構與可執行性風險

俄羅斯《仲裁法》(自2016年9月1日起生效)要求所有仲裁機構取得俄羅斯政府的許可證。如屬無證機構,由該機構處理的任何仲裁都不會被視為「機構仲裁」。俄羅斯法律規定,凡根據俄羅斯法律歸類為「公司糾紛」的一系列不同類型的糾紛(若需要仲裁時),須進行「機構仲裁」。這些糾紛包括與俄羅斯公司有關的併購後糾紛,包括由股份購買協議、股份質押協議和股東協議引起的糾紛。雖然有人爭辯說,外國仲裁機構不受該《仲裁法》的約束,即使沒有許可證,也可以處理在俄羅斯境外開展的涉及「公司糾紛」的仲裁,但這一問題仍未在法院經過考驗。因此,這類案件的外國仲裁並非沒有風險。

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家俄羅斯仲裁機構獲得了所需的許可證,因此,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授予許可證是一個重要步驟,為各當事方將某些類型的「公司糾紛」提交給一個備受信賴的國際仲裁中心並降低在俄羅斯的仲裁裁決強制執行風險。

香港的機會

如果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成為處理與俄羅斯有關的國際仲裁的主要外國仲裁機構,這將加強香港作為法律服務中心的競爭力。除了被歸類為「公司糾紛」(如上文所論及)的糾紛外,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亦有資格根據俄羅斯法律處理因非公司商業糾紛而在俄羅斯進行的仲裁。

限制

然而,根據俄羅斯法律,也有各種其他糾紛是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沒有資格處理的。首先,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沒有資格處理純粹的俄羅斯國內糾紛,無論是公司糾紛還是非公司糾紛。第二,根據俄羅斯法律,仍有一些類別的糾紛是不可仲裁的。第三,對於其他類型的公司交易(如股東協議)引起的糾紛,必須符合以下附加要求:

1. 仲裁地點必須是俄羅斯;

2. 仲裁協議必須由牽涉糾紛的各方、俄羅斯目標公司及其所有股東(即使這些股東不是股東協議的當事方)簽署;以及

3. 處理糾紛的合資格仲裁機構必須採納和應用專門的公司仲裁規則。

第(1)及(2)項的要求可透過雙方之間的合約安排予以滿足,不會妨礙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處理該等案件。然而,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並不滿足第(3)項的要求,因為該中心尚未採用法例所規定的專門的公司仲裁規則。儘管俄羅斯採取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行動來放寬這些要求,但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在這類糾紛中處理仲裁的能力目前仍然受到限制。

自《仲裁法》通過以來,俄羅斯的仲裁使用者曾經推測,一個或多個外國仲裁機構可能成功獲得必要的許可證。這一點,再加上某些仲裁使用者十分希望在俄羅斯境外進行仲裁,導致所謂的「瀑布結構」仲裁條款在與俄羅斯有關的跨國併購和金融交易中得到廣泛使用。典型的「瀑布結構」仲裁條款按偏好程度降序列出了一些外國仲裁機構。如果發生糾紛,仲裁將由持有俄羅斯政府許可證的名單上排名最高的機構進行。很多這類條款已將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包括在內,因此,除非其他外國仲裁機構取得所需的政府許可證,否則,很多現行交易所引起的糾紛,很有可能會流入香港國際仲裁中心。

編者按:這是“HKIAC Becomes the First Foreign Arbitral Institution Licensed Under Russia’s Arbitration Legislation”一文的摘要。該文於2019年5月經《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及刊登於《香港律師》網頁。

Jurisdictions: 

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John專攻以亞洲為重點的國際仲裁,及在多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國際商業和投資仲裁中擔任顧問,其中包括根據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規則進行的仲裁。John是《香港民事訴訟程序》的仲裁總編輯,是《香港仲裁條例:評論和注釋》的聯合編輯。John是英國特許仲裁員協會的資深會員,獲各種法律指南列為仲裁的翹楚。

富而德律師事務所知識管理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