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外地律師

以下為香港律師會會長在2019年法律年度開啓典禮的演辭摘錄:

「觸發2016年對外地律師的監管制度進行全面檢討,是律師會對有註冊外地律師從事香港法律執業,並在其官方網站作此宣傳,表示強烈關注。只有具能力、合資格及已獲認許人士,才能在香港從事香港法律執業,這才符合公眾利益。建議旨在釐清此原則,並在維持門戶開放政策的同時,培養一支強大的本地法律團隊。」

香港律師會建議對外地律師註冊規則的修訂進行諮詢。促使其提出這項建議的一個主要原因,是關注到有外地律師忽視只有具本地執業資格律師,才可從事香港法律執業和提供相關法律意見這項基本原則。這是一項合情合理,且並非新近才提出的關注。

香港律師會會長在其演辭中提到這一點,顯見並非空穴來風。

有關的諮詢期已於2018年12月31日結束。據了解,現時正在審視各項提出的意見(數目看來不少)。諮詢的過程和結論,將會在香港及其註冊外地律師於香港就國際私法、國際公法、法律衝突、外國法律等提供意見的多個司法管轄區(共約三十四個)引起重大關注。

在現階段,外地律師及其僱主和監督人應留意香港的外地律師制度。任何人要在香港以外地律師身份執業(不論是在本地律師行或註冊外地律師事務所),須向香港律師會註冊,而在香港經營的外地律師事務所亦同樣需要註冊。

律師會會對被指違反有關規定的外地律師採取紀律程序(例如,參見「紀律裁決」,2018年12月: In the matter of von Ortenberg(前註冊外地律師))。要申請註冊成為外地律師,申請人須承諾(除其他事項外)不會提供本地律師慣常提供的法律服務。此為一項個人承諾,違反它將會招致嚴重後果,而違反此規定的外地律師有被其律師事務所辭退之虞。

香港律師會(為公眾利益)介入香港外地律師事務所的業務,並非以前從未發生。

業界應制定若干內部風險管控規則,確保外地律師不會觸犯本地規例—尤其是律師事務所在法律執業過程中的書信往來(包括電郵),當中包括(例如):

  • 確保所內不具執業資格的人員不會宣稱其具有執業資格;
  • 確保外地律師不會從事香港法律執業或提供相關法律意見,尤其是在本地法院不具出庭發言權的外地律師;
  • 確保為該等受香港法律管轄的事宜提供協助的外地律師在適當的監督下工作;而任何本地法律意見的提供,須在本地執業律師的監督下進行;
  • 律師事務所在其法律執業過程中,須確保外地律師不會簽署任何信件。外地律師可在有限的情況下簽署信件,前提是首先獲得該律師事務所的適當授權。一項「獲認可的簽署」,可包括身份為外地律師的僱員,前提是有關信件所涉及的事宜,是在其專業能力範圍內。律師事務所在其法律執照過程中的所有往來信件,都必須遵守專業指引中的律師《實務指示D》(「實務監督」)第二條規則("Signature of Post")的規定。

令人鼓舞的是,香港律師會會長於2019年1月11日(即在其於2019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之前)的「會長致會員的信」中指出:

「作為理事會代表,我希望強調我們都歡迎來自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合資格人才,因他們能豐富香港的法律服務市場和香港的多元化。香港作為一個國際法律服務中心,香港律師會將繼續對其良好聲譽和地位給予積極的支持。」

是次乃首度由香港律師會女會長在香港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中致辭,標誌著該會的一個新里程。

編者按:讀者如欲進一步了解香港外地律師的情況,可閱讀2016年10月登載的「律師會秘書處資訊—短暫停留」一文。


該外地律師文稿在付印前的最新發展

下述內容摘錄自香港律師會2019年1月25日的「會長致會員的信」

有關外地律師和外地律師行的建議法例修訂

我在2019年1月11日的《會長的信》向各位匯報,律師會收到超過二百份關於在2018年10月23日發出的諮詢文件的回應。

經審視回應內容,大概可見回應者普遍不反對增加收費的建議,亦同意沒有香港法律執業者資格的人,不應從事香港法律執業,或就香港法律提供法律意見。有見於此,理事會決定進行有關增加收費的建議法例修訂的工作,並在詳細分析在諮詢期收到的意見前,暫停其他法例修訂的工作。我們將就有關進程向各位匯報。

-《香港律師》編輯,湯森路透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