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存在規管代母產子的法例

對於想生兒育女的香港家庭來說,代母產子現在是一個越來越受歡迎的選擇。對非傳統家庭結構的接納,生殖科技日益普及,國際旅遊漸趨便宜,意味代母產子不再一定是無私之舉,現在已較少見於家族或朋友圈之內。最重要的是,藉代母所生的子女是委託代母產子的父母(「委託父母」)的後代,通常的情況是,該子女遺傳了該父母其中一方或雙方的基因,而不是代母的基因。對於同性伴侶來說,代母產子可以給他們提供養兒育女的唯一可行機會。

本文從兩個方面探索代母產子,一是希望借代母產子而得子女的夫婦所面對的一些法律挑戰,一是克服挑戰的方法。

法律障礙

香港將商業性質的代母產子刑事化,其餘的加以規管。商業性質的代母產子是刑事罪行,無論發生在世上甚麼地方,沒有人能夠藉香港條例第561章《人類生殖科技條例》強制執行代母產子安排。

香港條例第429章《父母與子女條例》載有另一個法律障礙:依據代母產子安排而懷有子女的女子,即代母,會被視為該子女的母親。父親被確定是代母的丈夫(如有的話)。其他女子全不被視為母親,代母的丈夫如果要逃避父親身份的法律責任,必須證明他不同意代母安排。這些條文是全球性的。不論代母產子在甚麼地方發生,條文一律適用。

在國際間成功的代母安排之中,這種法律阻力可以嚴重地阻礙該子女在香港的成長。行政安排、醫療安排、社會安排要推行起來往往更加困難。該子女的「法律地位」與海外發出的出生證明書通常不一致,海外發出的出生證明書上會寫上委託父母的姓名。

我們相當可能在香港見到更多這類情況,因為容許超越國界的妊娠代母安排――父母一方或兩方與代母所生子女有基因關連――的司法管轄區數目日益增加。

判定父母身份的命令

香港的委託父母即時面對的問題是,他們怎樣才取得法律上的父母身份。

《父母與子女條例》(第429章)第12條明確賦權法院發出命令,判委託代母產子的父母的父母身份――不過設有限制,例如:

  • 發出的命令只可判婚姻雙方為父母;
  • 有關申請必須在子女出生後六個月內提出;
  • 委託父母雙方必須「無條件地」同意法院發出的命令;及
  • 如果代母產子是商業性質的,法庭必須批准安排。

因此,如果不符合上述一項或以上條件,但代母安排卻成功進行,看起來棘手的張力就可能產生。在法律上,子女的「父母」與該子女沒有基因關係,「父母」通常都身處海外,並且無意養育該子女。但事實上,在大多數情況下,該子女的最大利益必然是由與她有基因關係的,委託代母產子的,有心養兒育女的父母來教養。看來,每宗個案得交由法庭解決這種張力所拋出的種種問題。這是夫婦想避免發生的事。

周詳計劃

因此,夫婦務要好好計劃,周詳考慮。外國司法管轄區,例如加州,會發出寫上委託父母姓名的出生證明書。如此,在受養人簽證制度下,夫婦可以申請在香港撫養該子女。有基因關係的子女將繼承委託父母的永久居民身份。

那些希望或需要透過香港法庭申請的人士應當謹慎行事,確保沒有作出商業付款。各方亦應探究如何處理複雜的情況。有些情況會破壞代母安排,舉例說,懷孕期間出現併發症,以及發現子女有健康問題。各方一定希望考慮這些可能性,並就這些可能性達成共識,尤其是因為代母協定是不可強制執行的。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