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對稅務條約待遇的進取新方法

Travis Benjamin 稅務實務主管,的近律師行

2015年1月29日,稅務局宣布就有關在香港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稅協定網絡而申請取得香港居民身份證書實施新的強硬程序 。新規則已於2015年2月1日開始生效。

與過往做法截然不同,所有公司、合夥和信託如要求獲得香港稅務居民身份,現時向稅務局申請香港居民身份(下稱「稅務居留證書」)時,必須每年經過簡化稅務審核稽查。

如今,所有申請人在申請時都必須向稅務局提供大量資料。如果申請人是非上市集團的一部分,或是由一至兩名股東持有的私人財富工具(private wealth vehicle),提供資料所造成的負擔就更大。在香港成立的公司會最先感受到新規則帶來的負擔,因這項申請過往通常無須向稅務局提供資料。這些公司現在將要面對已發展地區中最繁多合規要求的申請程序。

香港不會向發放給非居民對象的股息及利息支付徵收利得稅,也不會就出售資本資產徵稅。因此,在香港的避免雙重課稅協定(下稱「協定」)下享有的稅務待遇,通常涉及協定夥伴管轄區減少或免除向香港居民就實益擁有的股息、利息及專營權費收入的徵稅。

根據香港的協定而獲取的香港居民身份,是協定本身所產生的一種身份。一般情況下,香港的協定將下列人士定義為香港居民:

  • 在香港成立的公司;
  • 在香港以外成立但一般在香港管理或控制的公司;及
  • 根據香港法律組成,或在香港以外組成,但在香港行使中央管理及控制的任何其他人(如:合夥、信託(或信託產業受託人)或其他團體)。

如恰當地理解,證明香港居民身份所產生的爭議很有限,而相關事實都在相對有限的範圍內。稅務局要求提供的大量資料,似乎與正確的法律問題(即稅務局應從稅務居留情況考慮)關係不大。

稅務局指出它實際上會使用已收集的資料,將自己代入協定夥伴的稅務機構的角色,並推測(香港)申請人在其他司法管轄區享有的協定待遇,這是一項不尋常的舉動。在這個巧妙安排下,這將包括釐定 (香港)申請人在協定下對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收入是否擁有實益擁有權。因此,凡稅務局認為申請人不應享有相關協定下的待遇(即對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的任何協定下的稅務待遇),便會拒絕發出稅務居留證書。

稅務局早前曾表示,拒絕向那些明顯地不可享有外國稅務寬免的人士發出稅務居留證書,以維持香港協定的條款及目的,這是至關重要的,理由是稅務局根據協定的條款必須秉誠行事。但這樣做,稅務局超越了其作為協定夥伴角色的通常範圍,並制定了一系列任意測試,混淆了經濟實質與實益擁有權,最終使居民身份模糊不清。

稅務局做法的隱含意義,相信是其藉著相關協定中防止濫用條文(如有),或本地法律中防止避稅規則,具有否認協定下稅務待遇的權利(如果香港在協定下保留這種權利)。這種觀點在技術上無疑是正確的,只要是受質疑的稅務待遇是香港的稅務待遇(例如,香港減少對非居民的專營權費徵收利得稅)。另一方面,很難賦予稅務局任何權力,令其針對在協定夥伴稅務管轄範圍內發生的受質疑稅務待遇(例如,降低對香港居民的專營權費徵收外國所得稅),有權引用防止濫用或防止避稅的條文。

稅務局公佈文件指出,在香港缺乏經濟/營運實質的公司、合夥及信託,不大可能獲發給稅務居留證書。因此,許多香港公司將無法獲得稅務居留證書,即使從法律的角度,他們在有關香港協定的條款下符合香港居民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