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否為家事糾紛引入仲裁?

法庭一直是離婚夫婦解決糾紛的主要途徑。儘管調解及協作能夠有效輔助當事人解決糾紛,但仍有一些糾紛是不適合進行調解且需要由第三方做決定,不過不訴諸法庭對這類糾紛而言,仍屬有利。

現時,英格蘭及威爾斯、澳洲、加拿大安大略省以及蘇格蘭可以透過仲裁解決這類糾紛的需要。香港亦應採納仲裁作為解決家事糾紛的另一渠道,協助離婚夫婦以及時、保密,及(在若干情況下)符合成本效益的方法解決糾紛。

過去十年,採用替代訴訟糾紛方式解決家事糾紛的情況有上升趨勢。現時家事法律師慣常地會向當事人建議使用調解及協作等替代方法去解決家庭破裂後出現的糾紛,而訴訟乃是迫不得已的最後方法。這是因為以法庭為基礎的解決糾紛制度往往令程序變得充滿敵意、過份進取,並引致高昂費用,故此我們發展出調解制度作為應對方法。

隨著香港引入金融糾紛調解計劃,最近去年十月更引入排解子女糾紛計劃,顯然法庭亦盡可能積極鼓勵以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

然而,香港尚有一個替代糾紛解決方法仍未落實作解決家庭問題之用——仲裁。這令人相當遺憾,因為對於不適合調解或協作的某類問題,仲裁有機會能夠解決它,而無需訴諸法庭。

仲裁尤其適合解決離婚案件的財務問題,這些案件的當事人均希望迅速解決糾紛,但彼此之間卻又無法對如何解決糾紛達成共識。

不過,如案件涉及子女的糾紛,則仲裁顯然不適合。此類案件須由法庭監督,因為在家長之間未能達成共識的情況下,僅法庭有權作出有關探視子女、管養、照顧及管束這些影響一生的重大決定。然而,即使案件涉及子女,當事人仍可以通過仲裁解決財務方面的問題,並僅把與子女有關的問題留給法庭解決。

何謂仲裁?

簡而言之,仲裁是一種保密、雙方同意的替代糾紛解決,而通過仲裁,當事人對有關程序及決策人(即仲裁員)的選擇有高度控制權。當仲裁員作出決定及發出仲裁裁決後,此裁決對各當事人均具約束力,並且通常可獲法庭認可並轉換為法庭命令,之後便可按一般方式強制執行。

家事仲裁的特點

處理家事糾紛中的財務問題的仲裁,與處理商業活動的一般仲裁非常相似,仲裁程序以仲裁員與當事人(家事糾紛則為配偶)之間的協議為基礎。當事人首先需要就委任仲裁員、仲裁員的權限、交換證據及陳詞的時間表、採納的程序、援引的證據以及仲裁員費用作出協定。最後一點相當重要,因為仲裁人的費用須由當事人承擔,但法庭訴訟中的法官費用則由公帑支付。

仲裁人一經委任,仲裁即當作已經展開,而該程序可自定各種仲裁方法。舉例,當事人可選擇僅以文件往來的方式進行仲裁,即當事人就呈交證據或誓章及陳詞的時間表達成協議,無須出席口頭聆訊。在某些案件中,此形式對於希望避免出席聆訊及被盤問的當事人尤其吸引。然而,某些案件則可能需要進行包括盤問在內的完整口頭聆訊,而仲裁程序非常靈活,足可應付這種情況。

為了獲得採用仲裁方式解決家事糾紛的益處,建議案件以較簡單的方法處理,例如以「文件往來」方法,呈交議定的事實陳述書、書面陳詞,及可能進行一次簡短的聆訊以處理書面陳詞。

目前,香港有些人士選擇透過私人的金融糾紛調解聆訊而非法院指定的解決財務糾紛程序去解決問題。這引申出一個問題—若金融糾紛調解失敗,當事人應否及何時向仲裁求助以解決有關糾紛;而仲裁應在金融糾紛調解(不論屬私人或其他形式)前進行,還是僅應在當事人已嘗試通過金融糾紛調解自行解決問題後才採納?毫無疑問,答案將取決於當事人的財政狀況,以及當事人是否希望在移交仲裁員處理前,先自行嘗試解決有關問題。

然而,我們必須謹記,如在仲裁過程中出現和解的機會,當事人可隨時「暫停」仲裁程序以試圖達成和解,而仲裁員毫無疑問會為此而暫時中止仲裁程序。

若干案件是否適合進行仲裁

目前,家事訴訟在內庭聆訊並不向公眾公開。然而,可能有些家事糾紛所涉及的問題對公眾有顯著的重要性,以使任何一方可申請以公開形式聆訊。上訴的決定亦對公眾公開。保密是仲裁的一個關鍵優勢,而不欲自己的事情由法庭處理或對外公開的知名人士相信會很歡迎這項優勢。

此外,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及須有法律代表的案件均適合進行仲裁。由於仲裁不會嚴格地應用證據規則,因此當事人可能在仲裁程序中感到較自在,相反法庭程序非常正規,有大量當事人並不熟悉的規則,而且費用高昂,有時甚至屬不合理。

當事人選擇仲裁員的權利亦是仲裁的其中一項優勢。如當事人在選擇為其案件作出最終決定的人選上有某程度的控制權,通常會使當事人較為安心。

誠如上文所述,儘管仲裁不適合處理子女的事宜,但尤其適合解決當事人之間的所有或部分財務問題。舉例,當事人之間或已就婚姻財產或某特定資產的分配比例或「劃分」達成協議,但就將被分配資產的估值或婚姻財產中多項資產的總額卻未能取得共識。

這些沒有關聯的問題完全可以通過仲裁並發出仲裁決定予以解決,令需要透過法庭解決的問題數目顯著減少。這做法有助大大縮短審理當事人之間事宜的所須時間。

仲裁的另一個顯著優勢是仲裁裁決屬最終決定,僅在若干有限情況下方可上訴(通常關乎法律論點或仲裁員超出委任權限)。終局性讓當事人對結果感到更明確,讓他們能夠「展開新的生活」。在標準的法庭程序中並不總是有這樣的確定性,因當事人可能會提出上訴。

相比法庭規定的正式透露要求,自定的透露方法對將來更有利,申請更改現行贍養令及為子女贍養費而提出獨立申請的案件就是好例子。

儘管仲裁對離婚夫婦而言具有許多好處,但亦並非人人也適合。雖然仲裁有可能可以快速及有效解決糾紛,但可能會產生高昂費用。當事人須負責各自律師的費用及仲裁員的費用,故此對某些家庭而言仲裁乃可望而不可及。在某些方面,這與私人調解相似,當事人須支付所有費用。仲裁的其中一個缺點是,當事人仍會被施加一個裁決,類似審訊後的判決,而仇恨和敵意的感覺可能仍然無法平息。然而,有人認為當事人就有關程序及仲裁員的人選達成協議(特別是他們同意受有關決定約束),令當事人對仲裁員的決定,比對法庭法官的決定,更容易接受。

如果案件涉及複雜的問題或眾多資產、不予披露或可能出現針對資產的第三方申索,便不適合採用仲裁。

但平衡過各項利弊,仲裁可以為離婚夫婦提供不少好處,因此建議把仲裁納入可供香港離婚夫婦選擇之解決糾紛方式。如案中的當事人已準備好展開新的生活及╱或已克服分開帶來的感情創傷,仲裁是理想的選擇,若當事人希望盡快解決問題則更是如此。此外,仲裁不會出現造成過多訟費的策略性拖延。仲裁為尋求盡早解決問題但又不能通過調解或協作自行解決問題的當事人提供另一個選擇,即法庭與調解之間的中間點。

家事法庭已不勝負荷,即使獲得到優先緊急處理會對案件有利,案件的下一次聆訊日期往往也要定在數月之後。仲裁使當事人能夠在他們協定的時間內把問題解決,而且從程序開始直到頒發仲裁裁決,可能只需數月而非數年。若更多問題通過仲裁決定,法庭便可騰出更多時間處理更為緊急或迫切的案件。

英國及澳洲的制度

儘管在法律上,仲裁仍然未成為香港解決家庭糾紛的方法之一,但其他司法管轄區早已應用多年且相當成功。擁有成熟家事法仲裁制度的司法管轄區包括澳洲、加拿大、蘇格蘭以及英格蘭及威爾斯。

澳洲在1991年修訂1975年的《家事法法案》,開始允許採用仲裁解決家事糾紛,可以說是在家庭糾紛上應用仲裁歷史最悠久的地方。儘管澳洲很早便採納家事仲裁,但首十年鮮有使用,部分原因是當時沒有機制令裁決能夠容易及自動強制執行;當事人取得裁決後,需要同意傳票法院才會承認有關裁決,而不滿裁決的當事人一般不願意簽署同意傳票。

為解決這個問題,澳洲在2001年修訂《家事法規定》規管裁決的登記。2001年的規定同時亦處理其他問題,包括仲裁人的所需資格、仲裁協議的條款及仲裁的行為操守及程序。

可惜,儘管訂立了大量規則而且在家庭事宜應用仲裁的歷史悠久,但是澳洲的仲裁制度實際上似乎並不成功。但是,有人認為此乃(至少是部分是)由於未能成功向執業者推廣仲裁作為替代糾紛解決方法的可行選擇。

近期,英格蘭及威爾斯推出家事法仲裁制度,這項行動得到英國特許仲裁員學會的支持,並提供培訓。當局亦特別成立了家事法仲裁員學會,專責草擬並落實有關制度。英國落實的程序與商業事宜的仲裁相似,而當地法律界的執業者及司法機構似乎均對有關制度作為解決家庭糾紛的替代方法予以支持。不少退休的法官在接受過培訓後,現已成為合資格的仲裁員並被納入獲認可仲裁員名單。隨著執業者認識到仲裁是替代訴訟的可行方法,他們對仲裁漸漸產生興趣。

英國的家事法仲裁制度的一些特點包括制定清晰簡潔的程序讓仲裁員採用,有人建議香港在制定其制度時應考慮這一點。有關程序包括採用家事律師熟悉又簡便易用的格式;定下該司法管轄區的適用法律,且仲裁員解決實質爭議點時只可採用該法律(與商業事宜的區別是,商業事宜中當事人可自行選擇仲裁地點);界定仲裁員的權力及可獲得的補救措施;以及界定屆時在制度下出現的爭議點(例如已婚夫婦的財務糾紛、未婚家長子女的贍養費及同居者的財產所有權)。

香港之未來路向

香港擁有發展完善的仲裁「心態」,並經常在國際上推廣其為領先的商業糾紛仲裁中心。大部分執業者及司法機構均明白仲裁能夠帶給當事人的真正好處,而且筆者相信,這種「支持仲裁的心態」將大大有助推動香港採納仲裁作為解決家事糾紛的方法。

然而,家事法的執業者一般在仲裁方面經驗甚少且沒有相關背景。因此,若將家事仲裁引入香港,必須投放資源為執業者提供教育及培訓。此外,香港亦須為培訓及認可合適和合資格仲裁員訂立所需制度。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及英國特許仲裁員學會等機構可在這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關於實質規則及規定,香港需要實施一系列特定的家事仲裁規則(很可能會以英國家事法仲裁制度的規則為藍本),並修訂本地仲裁法例的某些元素,確保仲裁裁決在法庭許可下與一般命令相同的方式強制執行。倘法庭授予許可,則有關命令的條文應與仲裁裁決的條文相同。

仲裁裁決的認可及強制執行,對任何家事仲裁制度的成功起著關鍵作用。若家事仲裁裁決易於強制執行或轉換為法庭命令,則家庭(及執業者)便有理由視仲裁作為可行且具成本效益的替代方法。

總結

香港在商業事宜方面的仲裁歷史悠久並相當成功,儘管仲裁可能不適合解決所有種類的家事糾紛,但亦不代表仲裁不能成功應用於婚姻事宜中的財務糾紛,尤其是如果對當事人而言,保密、迅速及具確定性是決定採用何種方法解決糾紛的因素。在這些情況下,仲裁對香港許多離婚夫婦來說,很可能是一個理想的選擇。
 

作者

Sasha Allison,律師 咸頓金仕騰律師行

Jain Brown,合夥人 協助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