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朝著被遺忘權走近了一步?

Mark Parsons、劉耀慈及Dominic Edmondson,霍金路偉律師行

行政上訴委員會(「委員會」)駁回David Webb的上訴。事緣香港司法機構十多年前在其網站刊載數宗婚姻訴訟案的法庭判決,當中列出案件與訟人的姓名,Webb先生不滿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專員」)向他發出執行通知,指令他從他的網站(webb-site.com)刪除該等與訟人的姓名,因而提出上訴。

個案背景

David Webb曾任投資銀行家,現為維權人士,自設網站提供與香港企業管治和經濟管理有關的資料,包括金融及公眾領域中各種由個別人士履行的職責。

委員會的決定

委員會確定,Webb先生持續在webb-site.com刊載連結到上訴法庭於2000至2002年期間宣布的三宗判決的超連結,由於司法機構其後曾經編篡該三份判決書,將各與訟人的姓名刪除,他因而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的保障資料第3原則。

釐定收集資料的相關目的

保障資料第3原則規定,未經資料當事人的同意,個人資料不得用於收集資料時述明的目的或直接相關的目的以外的其他目的。

委員會裁定,保障資料第3原則針對的是不當使用個人資料,不論相關的個人資料是否已在其他地方發布或是否屬公共領域資料亦然。

委員會認為,司法機構「在收集該資料時擬將該資料用於的目的」是讓他們的判決可用於「作為法律觀點、法庭實務及程序的法律先例,以及公眾利益」的用途上,並不是披露判決書中各與訟人的身份。Webb先生作為資料使用者使用資料的目的(裁定為「一般報告及發布用途」),相當於一個與收集資料的目的不相符的新目的,因而違反保障資料第3原則。

發表自由與個人資料私隱之間的平衡

委員會裁定,專員發出執行通知,在言論自由與個人資料私隱的保障之間作出的平衡,不是沒有理由。報導事實引起公眾利益的討論與某人的私生活作出庸俗的描述,專員在兩者之間作出區別。

委員會亦不接納Webb先生所指,他可基於公開公義的原則而獲豁免遵守保障資料第3原則的規定,以及保障資料第3原則造成不相稱的損害及違憲。

意見

公眾資料也屬個人資料

私隱專員公署主要提醒市民,從公眾領域取得的個人資料仍受保障資料第3原則所規管。

應把香港的情況與新加坡的對照一下,新加坡的《個人資料保護法》沒有規定機構在收集供公眾參閱的個人資料時,必須得到個別人士的同意。

僅是一宗為婚姻訴訟案案例彙編而設的判例嗎?

司法機構改變做法,不公開婚姻訴訟案與訟人的姓名,似乎是導致委員會作出是項裁決的因素之一。

我們會有興趣知道,如果司法機構不曾隱藏與訟人的姓名,委員會可會作出同一判決。

公眾利益:易失的平衡

第三,公眾利益在披露的問題上不是一張王牌,專員承諾會在每宗案件平衡私隱權和公眾利益。

委員會的決定不是基於「被遺忘權」(有些人指歐洲法院在案中以此為裁決的基礎)而作出,而是完全以保障資料第3原則為基礎,關注的是收集個人資料的原本目的。委員會給這權利一個狹窄的解釋。這宗案件在特定背景下發生,然而,將來很可能出現的屬新聞性質的披露,或會迫使專員接受更多挑戰,進行更多評估,在私隱和公眾利益之間找出平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