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殖民地時期的法律與政治

「國際法作為強權政治的工具」

(Meghana V. Naya的一個書評題目)

本文論述在殖民地時期的香港,兩宗涉及國際強權政治的著名和重要的法庭案件。

來自西貢的人

在1933年1月的一個寒冷冬夜,Russ & Co律師行的資深律師兼當時的香港律師會會長 Francis Henry Losby (1883–1967)(他的女兒Patricia Losby在1953年7月27日成為香港的首位女事務律師)以特殊及隱秘的方式,在他位於九龍漆咸道3號的住宅,接待了一位名叫Sung Man Cho的客人,這位客人當時正在逃避安南(當時的法國殖民地)當局對他的追捕。Sung當時以Nguyen Ai Quoc的化名,居住在中華基督教青年會。Losby偽裝為一名歐洲建築師,與Sung相約在青年會的門外等候洽商,然後將他接到自己家裡共進晚餐。Sung當時穿著一件由Mrs. Losby所縫製的長衫,臉上貼有鬍鬚,外表看來像一位中國教授。Losby安排他坐在背對著鏡子的座位,以免他的容貌被家中傭人看到。

其實,Sung是Losby所處理的一宗案件的當事人。在這宗於香港最高法院和樞密院進行的引渡訴訟中,Losby成功為Sung進行抗辯(參看In the Matter of Sung Man Cho v. The Superintendent of Prisons of Hong Kong and Another [HKCAMP 30/1931])。Sung於1929年10月29日被安南朝庭判處死刑,他輾轉逃到香港,但被逮捕及囚禁於域多利監獄。法國當局要求香港在無需審訊的情況下將Sung引渡,共產國際乃委託Losby擔任Sung的辯護律師。法庭就Sung的人身保護令進行了九次聆訊,Sung由一位剛獲委任的御用大律師Francis C. Jenkin作為代表。合議庭裁定Sung須被遞解出境,但批准他可向樞密院提出上訴。在樞密院的上訴程序中,Sung由御用大律師Denis Noel Pritt作為他的代表,而Sir Stafford Cripps(英國的前律政專員)則代表英國殖民地部(他與Pritt在同一時期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控辯雙方達成了一項協議,而根據該協議,香港政府承諾盡力確保Sung得以前往他打算前往的地方,並獲判給該案的訟費。

由於擔心Sung的人身安全(因為當時的法國政府和國民黨的偵查人員正在追捕他),Sung的追隨者乃訛稱Sung已經過世,而Losby則安排Sung居於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並同時向當時的香港總督貝璐(Sir William Peel)求助。1933年1月22日晚上,那是一個非常寒冷的黑夜,Sung偽裝為一名富有的中國商人,在Losby的陪同下,登上一艘由港督貝璐為他安排的駁艇,將他載往正在香港外海等待的安徽號輪上。在Losby的護送下,Sung離開香港前赴廈門,再轉往上海和俄羅斯。這位來自越南西貢的姓Sung男子,就是後來廣為人知的胡志明(1890–1969),而越南的共產黨,據說也是在他逗留香港時期成立的。

胡志明當時告訴Losby,他沒有錢聘請他作為其辯護律師,但Losby對他說:「我為你辯護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一份榮譽。」(參看The Legal Case of Nguyen Ai Quoc (Ho Chi Minh) in Hong Kong 1931-1933 (文件及相片) (由胡志明博物館轄下的國立政治出版機構彙編(2006)))。

航空法律戰

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國的執政黨和政府出現更替,並導致當權者的權力重新洗牌,而由此衍生的,是中國對在香港(當時屬英國殖民地)的多項資產提出申索,其中包括當時停留在啟德機場的大約40架飛機。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於1949年10月1日宣布其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當時的兩家中華民國主要航空公司:「中央航空運輸公司」(CATC)及「中國航空(集團)有限公司」(CNAC),連同其屬下二千多名職員,一起歸順了新成立的政府。在新政府的首任總理周恩來的命令下,這兩家航空公司的職員於1949年11月12日將首批12架飛機,以及次批80架飛機駕駛回中國,以保護該等公司在香港的資產,而這就是所謂的「兩航事件」。這兩家航空公司職員的歸順,以及他們將飛機駕走,引發了對仍然停靠在香港的飛機的控制權爭奪,而處於尷尬局面的香港政府則建議希望透過司法程序來解決有關爭議。

當時已遷至台灣的國民黨政府,為了取回該批仍然停留在香港機場的飛機,乃於1949年11月13日委任了「中央航空運輸公司」的一名本地職員Ango Tai作為該公司的代理總裁,全權處理該公司的一切事宜。Ango Tai獲法庭頒發一項臨時禁制令,限制該公司歸順新中國政府的職員挪移有關的資產,但這些職員並不理會該項禁制令,繼續維持對該批飛機的實際掌控。1949年12月5日,兩名美國人:一位是陳納德(他是一名前美國將軍,也是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飛虎隊」,以及國民黨政府麾下的中華民國空軍的指揮官),而另一位是Whiting Willauer(他是一名美國外交官),提出以150萬美元收購「中央航空運輸公司」的所有有形資產。國民黨政府於1949年12月12日接納該項收購建議,條件是該批資產於出售後,不得在共產政權所管轄的中國範圍內,作為境內外的運輸工具。這二人根據美國特拉華州的法律成立了一家公司,名為「民航空運公司」(CATI)。

1950年1月5-6日,英國政府承認中央人民政府為中國的法律上及事實上的政府。在這政治背景下,遂發生了在香港爭奪該批飛機的法律戰。

1950年5月19日,「民航空運公司」在香港法院向「中央航空運輸公司」提起訴訟,要求法院作出宣告:「該40架現時停靠於啟德香港政府機場的飛機,以前是被告人的財產.....現時則屬於原告人,及/或原告人享有獨一的權利管有該批飛機。」[Civil Air Transport Incorporated v. Central Air Transport Corporation (OJ Action No. 269/1950)] 該宗訴訟於1951年3月在首席按察司Sir Gerald Howe席前進行審訊,他駁回了原告人所提出的申索,但批准其向合議庭提出上訴。「民航空運公司」的主要論據是:「政府是藉繼承而進行更替。在當時,國民黨政府仍被英國政府承認是法律上的政府,因此有權訂立該項交易,而溯及既往的原則並不適用。」 主審法官根據兩項主要理由反駁了這一說法。第一項理由是,國民黨政府在1949年12月12日的處境,導致它未能有效進行該項出售,而該政府亦不能合法地就該項出售訂立條款;第二項理由是,英國政府承認中國共產黨政府為法律上的中國政府,其追溯力是從1950年1月5-6日開始。該法官所作出的結論是:「有關的作為是國民黨政府成員所作出的擔任受託人的作為,但它並非出於真誠,而是出於為外國人的緣故以及為不適當的目的。

「民航空運公司」向合議庭提出上訴 (Gould and Scholes JJ) (Appeal No. 5/1951) ,該法庭接納了首席按察司所提出的第一項理由(而Gould J就第二項理由提出異議),並於1951年12月28日駁回了有關上訴。Gould J在其提出異議的判決中指出:「中央人民政府不能在管有方面,證明其享有任何較高的權利或擁有權,也不能依據任何藉實際管有而產生的權利;因此,它並不享有任何可令致溯及既往原則生效的管有權.....本席認為,一般的持續性原則,並沒有因為須對溯及既往原則作出考量而被取代。因此,國民黨政府有權管有該批飛機,並對其享有管轄權。」事實上,英國作出了一項英王會同樞密院的特別命令,讓香港最高法院享有審理該宗訴訟的司法管轄權,儘管中央人民政府並沒有就該聆訊出庭。美國政府對此作出了憤怒的反應,其共和黨參議員William F. Knowland形容英國同意將該批飛機移交北京,是「非共產世界所遭受的其中一個最重大打擊」,而西方國家亦埋怨英國政府的此舉,實際加速了共產主義在亞洲的擴散和蔓延。[William M. Leary: Perilous Missions: Civil Air Transport and CIA Covert Operations in Asia 2006]

「民航空運公司」向英國樞密院提出上訴 ([1952] UKPC 15),樞密院接納了Gould J的論點,裁定該公司上訴得直。樞密院亦裁定,在1950年1月5-6日的午夜之前,國民黨政府須被視作中國唯一的法律上的主權政府,而共產黨政府在該時間以前,並非法律上的政府。國民黨政府在1949年12月12日是法律上的中國政府,而答辯人只是一個機關,因此該40架飛機的擁有權屬於國民黨政府,而這批飛機的擁有人有權將它們出售,並將其所有權轉移給買方。關於承認方面的溯及既往,其主要目的是為了使一個事實上的政府,當它後來成為一個新的法律上的政府後,它先前的作為亦得以成為有效;但這項原則,並不是要使先前的法律上的政府之作為成為無效。該宗訴訟審結後,勝訴一方隨即以一艘美國航空母艦,將整批71架飛機運往洛杉磯(該批飛機當時並不適於飛行)。

英國是其中一個國家,最早承認中央人民政府為法律上及事實上的中國政府,並與新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然而,1950年6月韓戰爆發,而根據一項聯合國決議案,英國與美國聯手協助南韓抵抗北韓的侵襲(北韓當時獲中國及蘇聯的支持)。它只是冷戰的一個序幕,而這冷戰一直維持至蘇聯在1991年解體。關於該兩家航空公司的法律戰,英國樞密院最後推翻了香港法院的原來判決,美國政府對此顯然感到高興,但換來的,是中英關係的進一步受損。

Jurisdictions: 

李鳳翔律師事務所 律師

陳少勳是一名律師,公證人和經認可的一般事務調解員。他目前是李鳳翔律師事務所的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