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以支付巨額保證作為押後強制執行仲裁裁決的條件
在L v B (HCCT 41/2015),一宗關於在香港強制執行仲裁裁決的訴訟,原訟法庭(「法庭」)批准申請人要求巨額保證的申請,也批准答辯人要求押後強制執行法律程序的申請,是以答辯人提供保證作為法庭押後強制執行法律程序的條件。
 
在一宗以巴哈馬為仲裁地的仲裁案中,申請人獲判給大約4,180萬美元,另加利息及訟費(「裁決」);申請人得到法庭下令強制執行裁決(「命令」)。與此同時,答辯人以仲裁程序嚴重不符合規定為由,在巴哈馬法庭展開法律程序,要求撤消裁決,並且就裁決產生的法律問題提出上訴(「反對裁決」)。
 
答辯人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把命令作廢,以及在反對裁決有結果之前,押後強制執行法律程序。申請人要求4,100萬港元作為保證及60萬港元訟費保證金。
 
法庭對保證的申請作裁定時,考慮了兩項因素:(i)就裁決無效所持論據的強弱;及(ii)強制執行裁決的難與易。法庭裁斷答辯人沒有有力的理據反對裁決。答辯人所申訴的,似乎是仲裁庭在其權力範圍內可以決定的案件管理事宜,以及裁決對於答辯人陳詞爭辯指程序不符合規定的考慮。
 
答辯人聲稱由於他反對裁決,裁決尚未具有約束力;法庭不同意,強調只有在當事人可以在法官或上訴仲裁庭席前就仲裁裁決據理上訴的時候,該裁決才不具約束力。反對裁決並不符合這個驗證標準。另一個因素是,法庭甚至不確定答辯人可有權提出反對,也不肯定答辯人會否獲批上訴許可。
 
答辯人認為兩地判決有可能互相矛盾,因為結果可以是法庭強制執行裁決,而巴哈馬法庭卻接納反對裁決。法庭不被說服,指出如果反對裁決獲判勝訴,巴哈馬法庭可以命令申請人付還任何根據裁決收回的金額。
 
最後,法庭強調,仲裁裁決的終局性及快而有效率地予以強制執行,是立法框架原則的支柱,因此,不應無限期地推遲強制執行裁決(當時還未知道什麽時候會聆訊反對裁決)。法庭只願意批准押後強制執行法律程序四個月,但答辯人須先支付巨額保證及訟費保證金。
 
這宗判決是依循香港的案例作出的,有關案情都是保證金在法庭被要求押後強制執行仲裁裁決的申請時予以批准。香港法庭支持仲裁的立場仍然堅定,法官繼續以強制執行當事人自願訂立的仲裁協議的主要目的為導向,視仲裁裁決結果為終局判決,對當事人具有約束力。
Jurisdictions: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