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的小組委員會發表的《第三方資助仲裁諮詢文件》簡介

香港是一個領先的國際仲裁中心,正如一項在2015年10月公布的,名為「2015年國際仲裁調查: 改進和創新的國際仲裁」的國際調查研究所確認的(該項調查由倫敦大學瑪麗皇后國際仲裁學院及偉凱律師事務所共同聯合進行:http://www.arbitration.qmul.ac.uk/research/2015/)。

香港若要維持並提升其作為一個領先國際仲裁中心的地位,它所面對的潛在障礙是﹕在香港進行仲裁的當事人,是否獲准以第三方出資者向其提供的資金作為其仲裁費用,但在香港的現行法例下,這情況仍然不大確定。此等不確定性的產生,是由于在香港的法例中,包含了一項起源於13世紀英國的古老法則—「助訟及包攬訴訟」(參見Unruh v Seeberger [2007] 10 HKCFAR 31 per Ribeiro PJ at para. 77)。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13年6月成立了一個「第三方資助仲裁小組委員會」(以下簡稱「小組委員會」),以「檢討現時關於第三方資助仲裁的情況,以便考慮是否需要進行改革;如需要進行改革的話,則提出適當的改革建議」。

小組委員會在2015年10月19日公布了 《諮詢文件》,述明各項相關建議。該等建議主要反映小組委員會的初步意見,期望各相關方對其進行研議,而「諮詢期」將於2016年1月18日結束。

「助訟及包攬訴訟」法則

「助訟」被界定為「一名人士向訴訟的其中一方提供協助或鼓勵,而該名人士在該項訴訟中並不牽涉任何權益,也不具備任何獲法律認可的其他動機,可證明其具有適當理由介入有關訴訟」(參見Massai Aviation Services v Attorney General [2007] UKPC 12一案,該案亦援引於Winnie Lo v HKSAR (2012) 15 HKCFAR 16, at para. 10(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的評論))。

「包攬訴訟」被界定為「一種特定類別的助訟,意思是為某一宗訴訟提供協助,從而換取當事人的承諾,當有關訴訟獲得勝訴後,提供者將可獲得其中一部分標的物或收益作為回報。」(參見Winnie Lo v HKSAR (2012) 15 HKCFAR 16, at para 10一案(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的評論))。

「助訟及包攬訴訟」法則,禁止第三方在法律上不承認其涉及任何權益的訴訟中,向當事人提供資助,但有三種情況屬于例外(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在Unruh一案中的評論(第91-98段)),即是:

  1. 如果第三方能證明其對訴訟結果享有合法權益﹔
  2. 如果當事人能說服法庭接納,他應當獲准取得第三方的資助,使其可獲得提供尋求公義的渠道﹔及
  3. 所涉及的是雜項類別的法律程序(包括無力償債法律程序)。

「助訟及包攬訴訟」是否適用於在香港進行的仲裁

例如,終審法院於2007年就Unruh一案所作的裁決清楚顯示,倘若受資助的仲裁是在批准第三方提供資助的司法管轄區中進行,香港法院原則上並不反對由第三方資助仲裁。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在Unruh一案的主導判決中裁定,「原則上,香港的公共政策不應該」使得一項由第三方提供資助的仲裁協議無效,倘若該項協議在容許第三方為仲裁提供資助的司法管轄區並不違法。然而,香港究竟應否容許第三方為仲裁提供資助,李義法官在該案中不予置評(參見第123段)。

Unruh一案之前大約13年,Kaplan法官在Cannonway Consultants Ltd v Kenworth Engineering Ltd [1995] 2 HKLR 475一案中裁定,香港所進行的仲裁,並不在香港法例中的「助訟及包攬訴訟」法則的施行範圍之內。(當李義法官在Unruh一案作出判決,裁定有關協議並不屬於包攬訴訟,並就在香港進行的仲裁是否容許第三方提供資助,明確表示不予置評時,他並沒有提及Kaplan法官就這一爭議點所作的裁定。李義法官在其於較早前所作的判決中,表示同意Kaplan法官的說法,即是「助訟及包攬訴訟」法則明確構成香港法律的一部分(參見第78段))。

適用上的不確定性所帶來的影響

第三方是否獲准為在香港進行的仲裁提供資助,這在香港的現行法例下仍然是不大確定,而這一不確定性,導致人們普遍認為香港並不容許為仲裁提供資助。小組委員會認為,由於大多數其他國際仲裁中心均容許仲裁當事人接受第三方的資助,因此香港目前的情況,可能會使它作為一個仲裁地的吸引力減弱,並同時損害其作為一個仲裁中心的競爭力。

小組委員會在2015年10月19日發表的諮詢文件

《諮詢文件》載述了香港及另外12個經常處理仲裁案件的司法管轄區的相關法律概要,當中包括澳大利亞、英格蘭及威爾士、美國、若干歐洲國家(例如德國)及若干亞洲國家(例如新加坡)。小組委員會的調查顯示,幾乎所有(只有一個例外)主要國際仲裁中心皆容許第三方為仲裁提供資助。

除其他事項外,《諮詢文件》也討論了第三方資助仲裁所帶來的好處及其潛在風險,以及小組委員會所提出的各項建議的相關背景。小組委員會就《諮詢文件》所提出的各項「建議」,及就其產生的相關議題,邀請各界在「諮詢期」內發表意見,而「諮詢期」將於2016年1月18日屆滿。

各項建議

小組委員會的一致結論是,香港需要進行法律改革,以清楚表明香港法律准許第三方為於香港進行的仲裁提供資助﹔但前提是,它必須符合適當的財務及專業操守保障規定,從而:

  • 保持及增強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競爭地位﹔及
  • 繼續按照最高國際標準為仲裁使用者提供服務。

第1項建議:修訂《仲裁條例》

小組委員會的第1項建議是,應當對《仲裁條例》(第609章)進行修訂,訂明香港法律准許在香港進行第三方資助仲裁。

第2項建議:為第三方出資者提供明確的專業操守標準及財務標準

小組委員會的第2項建議是,訂定清晰並針對香港本地需求的專業操守標準及財務標準,以規管在香港進行的第三方資助仲裁,同時亦將其他相關司法管轄區的經驗和處理方法列入考慮範圍。

小組委員會已檢視了准許實行第三方資助的其他司法管轄區中程度各有不同的專業操守標準和財務標準,並發現國際上的主要趨勢,看來是採取以下的寬鬆規管方式:

  • 就財務事宜及利益衝突事宜作出法定規管(例如澳大利亞)﹔或
  • 實行自我規管(例如,英格蘭及威爾斯的民事司法委員會(英國司法部轄下的一個機構)所公布的《訴訟出資者行為守則》- 於2011年11月刊發﹔而 「訴訟出資者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Litigation Funders) 亦獲賦予實行與《守則》相符的行業自我規管責任)。

此外,小組委員會檢視的所有容許實行第三方資助仲裁的司法管轄區,也訂立了律師的專業操守規則及專業方面的規則,而內容則各有不同。

第3項建議:香港對第三方資助的規管方式以及須予規管的事宜

對於第三方為在香港進行的仲裁提供資助,究竟應以甚麼方式來進行規管,小組委員會對此並無定見。

小組委員會曾考慮通過法規來對第三方出資者進行規管的可能性(例如,藉《仲裁條例》中的附表),又或是通過《行為守則》(例如像英格蘭及威爾斯的情況般)。然而,上述的每一項提議都蘊含著潛在挑戰,而此等挑戰已在《諮詢文件》中論及﹔至於新制訂的規例將如何強制執行,這也是需要加以考慮的事宜。

香港若要成立一個第三方資助規管制度,首先需要詳細考慮下列事宜:

  • 第三方出資者的資本充足程度要求﹔
  • 利益衝突管理﹔
  • 保密性及法律專業保密特權事宜﹔
  • 應否批准第三方出資者對受資助的仲裁行使任何控制權﹔
  • 應否規定當事人須就其接受第三方資助仲裁一事作出強制披露﹔
  • 終止第三方資助的理據﹔
  • 投訴程序和執行事宜﹔及
  • 該項規管的域外適用範圍。

第4項建議:不利訟費令及訟費保證令

第4項建議涉及針對第三方出資者的不利訟費令及訟費保證令等事宜,而當中包括應否修訂《仲裁條例》,從而容許向第三方出資者作出此等命令,並述明進行此等修訂的法律與司法管轄之依據,原因是仲裁協議在一般情況下只對協議的當事人具有約束力,而仲裁庭對第三方(例如第三方出資者)並無任何司法管轄權。

結論

小組委員會歡迎各界人士在2016年1月18日的「諮詢期」屆滿之前,就《諮詢文件》中所討論的任何議題提出其個人看法、意見和建議。


* 小組委員會的成員包括﹕甘婉玲大律師(小組委員會主席)﹔鄭若驊資深大律師兼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主席﹔史密夫‧斐爾律師事務所解決爭議業務全球主管歐智樂先生﹔杜淦堃資深大律師﹔立祁律師事務所主管Jason Karas﹔彭耀鴻資深大律師。法律改革委員會秘書處高級政府律師馮淑芬女士是小組委員會的秘書。

Gilt Chambers大律師